第8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群山回唱2020-01-17 20:301,885

  中原大地战火连连,几年前满洲铁骑绕过山海关,经密云长驱直入,杀奔京畿,杨嗣昌力主议和,崇祯皇帝在和战间犹豫不决时,总督卢象升已在巨鹿战死。满洲后虽退兵,明军野战主力却悉数调往辽东,李自成得以遁入商洛山中休养生息。

  又过一年,张献忠降而复叛,把明军在关内为数不多主力引入四川,李自成趁机率数千人马杀入河南,攻州府,杀明官,开仓放粮,远近流民荷锄而往,应者云集,不多时日,洛阳失陷,当朝皇叔福王惨被与鹿共煮。明庭震怒,调集大军与李自成在开封城下展开三次攻守大战,在第三次大战中,决黄河大堤,虽打退农民军进攻,但洪水遮天,生灵涂炭,饥民流离失所,人相食大违人伦之事,在中原大地已有蔓延之势。

  就连洞庭湖一隅小城,虽繁华依旧,但酒楼街肆中,北方难民沿街乞讨,随处可见。街头巷尾人心惶惶,言语间全是福王如何被杀、谈及李自成已在西安建立政权,几十万大军已陆续开拔,直奔京城而去,人们都心照不宣,思忖朱家朝廷如此风雨飘摇,长江天堑是否能阻断战火蔓延。

  一连几日,释缘都对自己避而不见,府中不断有马车拉回刀叉剑戟,一支精锐乡勇在两位兄长训练下,就在后山喊声震天。月如心生烦恼,来到府中箭场,见她张弓搭箭,立定架势,神态从容,眉宇间轻轻一动,脸色一寒,前手凝重如推关山,后手轻柔似捋凤尾,箭弓已同满月,弓弦响处,利箭嗖一声疾射而出,正中靶心。引来周边下人连连喝彩,月如不为所动,手中虽还握着硬弓,但神情似有所思,望着远处怔怔发呆。

  就在这时,贴身丫鬟跑到女子耳边轻言细语,见她闻言扭头看着对方,脸颊渐渐有了喜悦之气。片刻之后,月如已跨上骏马,冲破家丁阻扰,奔出府门,向街肆驰去。

  还未到街肆中心,就见前方聚集了大批行人,一位青年和尚位于人群中央高出众人一头,显得鹤立鸡群,格外引人瞩目。月如见状,也不等骏马驻足,双足轻轻一点,便已跃下,向人群中心走去。

  小城不大,众人看俊秀女子径直而入,知道是冷府三小姐,感念他家宅心仁厚,对城中鳏寡孤独多有照拂,不用言声,纷纷让出一条道来。来到人群中央,见老妇将一具青年男子尸体牢牢抱在怀里,显然已哭了多时,此时嗓音嘶哑,尤梗咽抽泣不止,其声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虽是朗朗乾坤,但仍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旁边众人议论纷纷“惨啊,官军决了开封城外黄河大堤,虽挡住了闯军攻势,但开封城墙却挡不住黄水滔天,这老妇人家里五口全淹死了,母子好不容易逃难来到我们这里,眼看就要走到冷先生为难民开设的粥厂了,儿子却撑不住,死在了半道上。”一时间人群中又是唏嘘不止。

  女子虽触目惊心,却见释缘就在近旁,见他双手合适,两眼紧闭,口中念念有词超度亡魂,“来时欢喜去时悲,空在人间走一回。不如不来亦不去,亦无欢喜亦无悲。”语毕之后,也不睁眼,任凭两行泪水顺着清秀脸庞直落而下。

  眼前景象太过凄恻,月如不愿多作停留,从腰带里掏出荷包连同银钱递给老妇,也不理会众人惊异目光,拉着释缘就走,待来到一条人迹罕至小巷,她才停下脚步,回头问到:“这几日我来庙里找你,为何都寻你不着,你干嘛避着我?”一段话语,连珠而出,语调清新悦耳,但却有了许多埋怨。

  兴许释缘还在刚刚场景不能自拔,见眼前女子双眸似雾似烟,脉脉有情,他不敢对视,半饷没有言语。

  “说话呀,你既然避我,干嘛又下山来?”月如见他始终无言,有点急了。

  “师傅叫我来集市中买点灯油。”释缘这才喃喃回答。

  “果然不是为我。”女子闻言,语调中埋怨又多了几分不岔。

  释缘想叉开话题“月如,刚刚惨象如同阿鼻地狱,众生之苦,犹似我心。”

  “乱世之中,除了父母兄长,我就在意你的周全。”女子说完吐气如兰,世间芸芸众生似乎都不如眼前释缘,关切之情溢于秀丽脸庞。

  任换一人,面对此情此景,都难无动于衷,释缘轻轻吐气,仿佛为后话下定决心,“月如,我终究方外之人,再过些时日,就要受比丘戒了。”说完快速抬头,但稍一对视,便转瞬即逝,又把头匆匆低了下去。

  月如知道父亲当年把他送入庙中只是权宜之计,此刻听他真要剃度,仿佛不信,过了会才雨声喃喃 “浮屠塔高,修行路远,你真舍得万丈红尘,还有……?”语气中已有了几分哽咽。

  释缘见她面带委屈,粉面含忧,让人怜惜,几乎就要乱了定力,突然想起当年师傅问语“你可愿做那传灯人?”想到此处,嘴唇一咬,“舍得!”说完抬头直视月如双眼,那定力似就要耗尽毕生修行动力。

  目光清冷智慧,唯一丝真情都不得见,月如见状凄然一笑,手中马鞭一扬便决然转身离去。释缘没有躲闪,脸颊已多了一处鞭痕。见月如身影终究消失在巷陌之中,呆呆定在那里,许久没有言语。

继续阅读:第9章 幽燕十八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叹别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