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你到底想怎样?
一纸深秋2017-06-02 20:362,257

  慕雨错愕的看着权北琛,这跟她想的结果不一样。

  “我流产了?”慕雨咽了口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权北琛。

  尼玛。

  她很想奋起反抗,但看看权北琛高大结实的身形,好吧……她胆怯了。

  权北琛一脸不耐的看着她,“医生说,流产需要卧床休息。”

  说完,不等慕雨有所反应,他是身影已经消失在厕所。

  慕雨挺着的双肩骤然垮下来,对于权北琛确定以及肯定她流产的模样,慕雨觉得自己肯定还没睡醒,导致出现了幻觉。

  无精打采的回到病房,权北琛已经在了,手中还端着保温杯,老远的地方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鸡汤香味。

  慕雨竟然有一种,看到权大爷洗手作羹汤的美好场景。

  飞快了看了权北琛一眼,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碗。

  下一秒,只觉得锁骨以下部位滚烫,连带着把手中的小碗也扔了出去。

  “嘶。”慕雨往后退了两步,低头看了一眼洒在自己身上的鸡汤,本就处于暴躁跟惊惧的边缘,更加的焦躁,“大爷,您是故意的吧?”

  她已经很尽力的再装柔弱了好吗?

  吸气。

  再吸气。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如同小豹子一般的看着权北琛。

  权北琛勾唇,“有活力多了。”

  可能是在会场上如同小狐狸一般的模样,让他印象深刻,病怏怏的慕雨,他看不顺眼。

  慕雨一怔,无语望天,“爷,您英明。”

  尼玛。

  比起这个,她更想知道,这权北琛究竟是什么意思。

  假怀孕的事情,他肯定知道。

  可是这权北琛却真当她流产给供着,要说这里面没阴谋,她还真不信。

  但是,权爷的儿子要什么没有?这什么阴谋能用得着她?

  “想明白了?”权北琛音色更淡了。

  想着是不是自己被阴谋了的慕雨,猛然听到权北琛说话,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一个咯噔,心说,来了。

  “明白,什么?”自己给自己的挖的坑,掉下去了爬不上来。

  看着一脸防备的慕雨,权北琛轻笑,不再是清冷,而是带着一些暖意。

  正想着,权北琛的电话响了。

  权北琛看了慕雨一眼,转身走出去。

  慕雨松了口气,这货刚刚的笑容太风骚太耀眼,导致她呼吸不良。

  刚刚回到病床上,慕泽跟刘楠两人就开门进来,那姿态,一副高高在上的睨着慕雨。

  没有权北琛在跟前,慕雨此刻的战斗值瞬间满血复活,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们。

  “小雨啊,你可能不知道,”刘楠笑的十分温柔,那神情,绝对的白雪公主她后妈。

  慕雨看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慕泽,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尤其是刘楠这副伪善的嘴脸。

  “在宴会,答应你的慕家股份,这个恐怕,你现在拿不到手。”一想到这些股份现在还安稳的呆在她手里,她的心都舒畅了。

  “你要反悔?”慕雨冷笑一声,看着两人的目光十分的清冷。

  刘楠笑的更温柔了,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的慕泽,继续说道,“本来之前答应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给你当嫁妆的,是要你在嫁人的时候才能有,或者说,你登记结婚之后。”

  慕雨一顿,染上一股恼意,“你之前可没这么说。”

  这是铁定了要反悔了,那可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见慕雨变了脸,刘楠赶紧开口道,“这些可不是我事后定的,你看看。”

  说着,将一份文件递给她。

  从始至终,慕泽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慕雨将信将疑的看了刘楠一眼,总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对劲,打开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落款的名字,竟然是林月婷,她妈妈的亲笔签名。

  “你在怀疑什么?难不成我们会害你不成?”慕泽越发的不耐烦,看着慕雨的神色如同看着大敌一般。

  慕雨扯了扯嘴角,根本没打算辩驳,“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尽快找个人嫁了?”

  “胡说八道什么,”慕泽越发的烦躁,“没看到你妈上面写的,是要嫁给权爷才算数。”

  要不是这慕雨还有利用价值,他根本就不屑跟她废话。

  慕雨的手紧紧的攥着那份文件,上下牙齿开始打颤,她知道妈妈肯定不会害她,可是这个权爷是谁她都不知道,怎么嫁?

  尤其她现在还有把柄攥在权北琛的手中,这种情况下,能嫁得成吗?

  她不由得好奇,这个权爷究竟是什么人,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倏然扬起笑脸,“我可就等着你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双手奉上。”

  刘楠温柔的笑容一僵,随即笑着,“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咬牙切齿,只有她自己知道。

  慕雨躺下,闭上眼睛,表示不想看到两人。

  慕泽早就不想见到她了,立刻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就见权北琛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套新的病号服。

  “权公子。”慕泽迅速调整脸上的表情,一副谄媚相。

  刘楠听到声音,赶紧给她掖了掖被角,一副我是你亲妈的模样。

  慕雨双手放在胸前,心中酝酿着百分之二十股份该怎么才能拿到手,难不成要去求权北琛?

  一想到他那个大爷样,慕雨就呵呵哒。

  这要上赶着去找死,肯定会死的更惨。

  一定要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

  敌若动,一刀砍死。

  “睡了?”权北琛素来说话简练,可是慕泽却听懂了,赶紧点头,就差没有奔过去抱权北琛大、腿了。

  “刚睡着。”慕泽一扫刚刚的不耐烦,狗腿的回答道。

  “可以走了。”权北琛直接越过他往病床走去。

  慕泽脸色一僵,虽然不高兴权北琛此刻的态度,可到底知道分寸,给刘楠使了个眼色,什么话也没说,就往外走。

  慕雨觉得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

  她觉得自己真心无敌了,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慕家百分二十的股份,这种时候,索性也不做无谓的斗争了,睁开眼睛,就对上凉薄的戏谑。

  一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开门见山,总比这样提心吊胆要好得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