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揍你也只会用一种方式
一纸深秋2018-03-27 12:372,303

  刘楠一噎,却极力的掩饰住眼底的恨意,柔了音色,“小雨,你别倔,暮凝的事情,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慕家毕竟是你的娘家,你别犯傻。”

  慕泽也跟着点头,他现在就怕权北琛对慕家出手,他若出手,慕家绝对没有活路。

  慕雨烦躁的蹙眉,权北琛冷冷的扫向慕泽,慕泽大惊,这眼神带着杀气,他吓得拽着刘楠落荒而逃。

  慕雨真正烦躁的,是权北琛。

  其实,她是应该高兴的,但是,他去见慕泽的时候,说了句话,看她的表现,这特么有什么好表现的吗?

  献身?

  她想不到这个男人缺什么,难不成缺爱?

  扯淡!

  病房之中,只剩两人,还是以这种尴尬的姿势。

  “权少,您可以放我下来了。”慕雨低声说道,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权北琛冷冷一哼,“你倒是有种。”

  慕雨一咬牙,“权少不就喜欢我有种的样子吗?我要是唯唯诺诺,你会喜欢?”

  艹。

  她敢打度,权北琛身边绝对不缺温柔如水,小鸟依人的女人,毫无特色的女人,怎么可能入了他的眼?

  “这倒是。”权北琛垂眸,看着明明紧张,却死撑的慕雨,不由得想笑,刚走了一步,就听慕雨尖叫,“权北琛,绅士是不会打女人的,也不会把女人扔下楼的。”

  慕雨紧紧地闭着眼睛,身子也忍不住有些发抖,小命在人家手里,表现的稍微的柔弱一些,是不是更能博得同情?

  权北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双眼紧闭的慕雨,嘴角一抽,“本少疼你都来不及,揍你也只会有一种方式。”

  清冽的男子气息,喷洒在慕雨的耳边,一股电流倏地袭遍全身。

  慕雨在他的怀中,一动不敢动,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道,不重,却很好闻,“什,什么?”

  素来精明的慕雨,在权北琛靠近的那一刻,竟然脑海中一片空白。

  权北琛轻笑一声,嫌弃的看了一眼歪了的病床,“本少带你回家。”

  回家这两个字,说的十分的戏谑,却让慕雨头皮发麻。

  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吗?

  不过,“权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人家住进你家,宝宝不开森。”

  撒娇。

  想权北琛这样的男人,应该都喜欢撒娇的女孩子吧?

  她不确定。

  “你想以什么身份?”权北琛挑了挑眉,仍旧不动声色的问道。

  “你媳妇。”慕雨很严肃的看着权北琛,“这是原则问题,万一到时候我看上你爹,跟你爹私奔了,你怎么办?”

  她今天一定要得到权北琛的准话,不然,她心中没底。

  她也学着权北琛录音,好使吗?

  “本少答应你的,不会少了你的。”权北琛淡淡的说道,抬步就往外走,却听慕雨说道,“那不行,万一到时候你吃完不认账,我往哪里哭去?”

  这明明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怎么到了权北琛这里,就这么随意?

  她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权北琛眯起眼睛,看慕雨一脸坚定,冷哼一声,“你倒是聪明。”

  话音一落,万特助再次进来,手中多了份文件。

  目不斜视的看着权北琛,“爷,您要的文件。您的笔。”

  慕雨看了一眼万特助,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冷意,跟权北琛有的比。

  “不是要保障吗?签了。”权北琛依旧抱着她,万特助把文件跟笔递给慕雨,“请您签字。”

  慕雨深吸了口气,“我能看看内容吗?”

  权北琛不语,万特助还很贴心的替她把文件打开,慕雨看的很快,看完之后,还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就我签,你不签?”

  万特助此刻才正视了慕雨一眼,真心觉得这个女人有勇气。

  “本少签?”权北琛冷笑一声,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形同虚设。

  他想要反悔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拦得住。

  慕雨眯起眼睛,“那我也不签,哼,反正你就是想吃完不负责,孩子没了,你也不管我了。呜呜呜。”

  万特助很识相的往后退了一步,还没有哪个女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他们爷说话。

  “不签?”权北琛冷眸微眯,看着慕雨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不少,“容不得你不签。”

  卧槽。

  慕雨一把甩开权北琛,跄踉的落地,瞬间感觉一股热流汹涌而下,她的脸色也是涨红的,“权北琛,你不签,我为什么要签,卧槽,你这见鬼的不平等条约,不应该是相互的吗,三年之内,我不能有其他的男人,你也不能有其他的女人,毕竟,像我这么娇弱的姑娘,斗不过情敌,打不过流。氓……”

  “闭嘴。”权北琛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怀中一空,属于慕雨特有的馨香与柔。软消失,让他顿感烦躁。

  慕雨很上道的闭嘴,笑眯眯的看着他。

  “出去。”权北琛从万特助的手中拿过一纸协议,眼中闪过不耐,“慕雨,别考验本少的耐性。”

  慕雨也知道,权北琛陪她演了一场好戏,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爷,您不能怪我,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如今只有抱紧爷,才能扬眉吐去,我当然得小心谨慎了。”

  一脸楚楚可怜相,让权北琛心中的不耐消散了一些,“你想怎么签。”

  “爷先签。”慕雨怯怯的看着她,那小眼神,别提有多勾人了,权北琛走近她,将人抵在墙上,单手住在她耳边,“你跟本少谈条件?”

  慕雨笑容一僵,鼓起勇气,挺了挺胸,身子往前倾,蹭着他的胸膛,“我都是你的人了,爷不应该多多包容一点吗?”

  权北琛眯着眼睛,不动,任由她的手在腰间肆意走动点火,“我不介意见血封穴。”

  尼玛。

  流氓。

  慕雨想往后退,权北琛却不给她机会,直接抵住她的身子,“签了。”

  慕雨磨牙,一把抓起他的手,张口就咬,他的大拇指被咬破,然后抢过他手中的协议,直接摁在签名的地方,狠了狠心,把自己的手指也要破,手印摁在权北琛手印的旁边。

  得逞后的慕雨,一脸胜利的笑着,“宝宝没上过学,不会写字,摁手印吧。”

  权北琛眸光一深,蓦地低头,吻住她的嘴。

  慕雨本能的往后退,想要避开他,却被他扣住,凶狠的劲头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