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剩
刘小备2019-12-23 14:082,390

  大家立即都往李光荣所在方向望了过去。

  “好!你可要说话算话!”路晨的叔叔路意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李光荣的要求。

  李光荣一看路意答应的这么干脆又觉得自己吃了亏,改口说:“不行,三万不行,五万!”

  路意一听,眉头一皱,指着李光荣说:“你看你这人,刚说完就反悔谁还能信你?”

  “就五万,你要是答应咱们就离婚,谁也不拖累谁,不过可就是现在,到了明天我可不知道还会不会改变主意。”

  路意一听,心一横,说:“好,五万就五万!但是口说无凭,咱们今天当着这么多亲友的面,立个字据!”

  曹心慧这个时候拉了拉老路的胳膊,说:“好歹是你们老路家的事,你也不上前劝劝,这当着自己女儿女婿的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样胡闹,太任性了。”

  “没事,他们怎么闹,别人也不会当笑话看,有钱,他们胡闹别人还得鼓掌呢!”

  老路刚刚说完,竟然真的掌声四起。

  原来路意和李光荣已经在纸上签好了临时协议,就等着双方约时间去民政局办理手续了。

  不知道亲友中的人忽然提议道:“二位这离婚都离得这么潇洒这么快活,不如再办个离婚晚宴吧,庆祝二位重获自由,重新开始人生新篇章嘛!”

  “这个主意好!”路意是真的觉得好,在李光荣签下名字按上手印的那一刻,他心里只觉得一阵舒爽,终于解脱了!三十多年的艰难岁月,说是抗战那也一点不为过,这一刻的轻松自由真的让他想要庆祝个三天三夜!

  路意接着说:“等我们正式办好了证,我定个日子,请大家吃大餐喝大酒,全免费!”

  路晨和路曦看着路红霞,也不好直接问她现在是什么感受,毕竟是亲父母离婚,但是从路红霞的脸上也看不到焦急看不到悲伤,于是路晨和路曦又互相看了看,各自眼里都是不解。

  倒是路红霞看出了路晨和路曦的尴尬,宽慰她们说:“没事,他们俩闹大半辈子了,现在大外孙子都这么大了,我估计他们也实在没什么好闹腾了,离婚就离婚吧,反正他们谁也不能少疼我一分,说不定这因为离了婚,都加倍对我好呢!”

  “你倒是想得开!”路晨说。

  “对,你说的对,现在离婚实在不算什么,你都这么大了,也不存在对孩子造成什么心理上的创伤之类的后遗症,他们怎么高兴就怎么过吧!”路曦也笑嘻嘻地说。

  这个时候李光荣又在增加补充条款:“我可说好了,虽然我这离婚了,咱们该是亲戚还是亲戚,还是朋友还是朋友,曹心慧,咱们可永远是一家人!”

  曹心慧赶紧接话说:“那是当然!”

  李光荣这才满意地坐了下来。

  路晨这个时候觉得李光荣真的像个孩子,有点单纯,又有点任性,有点可怜,又有点可爱。

  李光荣和路意结婚后一直吵吵闹闹,路意曾经一直跟老路抱怨,说娶了个不称心的老婆,你跟她谈今天应酬有多累,她跟你计较你跟多少个女人交换了电话号码,你偶尔想跟她谈谈国际形势或者足球篮球,她只关心谁家的小狗咬了谁家的孩子,但是她也不知道一棵白菜一把米要多少钱,各种各样的面膜和新出的明星她都门儿清。

  后来路意的生意忽然好了起来之后两个人倒是消停了好些年,因为见面少,而且每次见面路意就大把地给李光荣钱,李光荣那几年被路意突然发财的事实镇住了,懵懵懂懂地享受了好些年,除了吃喝玩乐做美容讲八卦,李光荣的人生也没有别的事要做,而这恰好是她最钟爱的生活。

  但是时间久了李光荣又觉得不对劲了,她开始有了危机感,生怕路意哪一天不要她了她就得告别这样的生活,从此流落街头,惨不忍睹。

  李光荣让路意写过保证书,让路意发过誓,跟踪过路意,也调查过路意,经过好几年的监督观察,李光荣终于发现了路意有情人这一事实。

  后来就闹得无休无止。

  大概也都累了吧,什么样的日子都有累的时候,以前李光荣过着她钟爱的日子的时候会累,现在过着折腾不休的生活更会累。

  于是大家都不想折腾了,不如就轻松一点,好好过个晚年生活吧。

  但是这样高调的离婚,确实符合他们爱折腾的个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全场都在为路意和李光荣开启新时代而欢呼的时候,路红霞三岁的儿子吉米,今天原本的主角,忽然哇哇大哭。

  “怎么了宝贝?”路红霞抱起吉米。

  “为什么没有人祝我生日快乐?哇哇哇……”三岁的吉米又伤心又委屈。

  是啊,难道大家不都是来看他的吗?

  “啊,吉米,生日快乐!”大家赶紧围过来,哄吉米。

  连两秒也没有,吉米破涕为笑。

  孩子真好哄啊。

  路晨倒是在心里感谢这一场闹腾,她终于不用应付路红霞安排的相亲了。

  刚刚心里松了一口气,却被曹心慧拉了过去。

  “晨儿啊,你看,这是谁?”曹心慧拉着路晨走到一位男士面前。

  路晨想了又想,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小时候有过什么伙伴或者邻居是长这样的,毕竟这位男士看起来倒是干干净净一表人才。

  倒是路曦在一旁说:“咦?你是不是那个什么什么节目的主持人?”

  “抬爱了,我是‘缘来是你’节目的主持人白龙马。”

  曹心慧还在充满期待地看着路晨,等着路晨的回答,路晨只好说:“哦,想起来了。”

  曹心慧立即跟白龙马说:“我就说吧,我们家晨儿是你们节目的忠实观众,她一直还说想去参加呢!”

  “您女儿这样的标准到我们那儿去,肯定是要被哄抢的。”

  “是吗?对了,小白,你有女朋友吗?”曹心慧热心地问道。

  “哦,我还没有,我毕业没有几年,还年轻,不着急。”

  白龙马先生已经很明显的一脸尴尬了,曹心慧却又指着路曦说:“这是我小女儿,还没毕业……”

  路曦腰一弯,皱着眉头,哎呦哎呦地对路晨说:“姐,快快,扶我去厕所,我肾上的老毛病可能有犯了,哎呦,快!”

  路晨一听,一脸紧张地扶着路曦就走,一边走一边还说:“你怎么不注意点啊,是不是肾上腺激素又分泌过多了?”

  曹心慧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俩,一时搞不懂肾上腺激素是个什么东西,以为路曦真的生了病,也不管白龙马黑龙马了,赶紧走上前扶着路曦,一边往洗手间去一边问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