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物质控制了的灵长类高级动物
刘小备2019-12-23 14:082,445

  路晨带路曦在商场里四处闲逛,彼此都没有什么购物的心思,都在想着宴会那边会怎样。好在现场人多,路红霞也不会太在意走了她们两个人。

  路晨跟路曦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但是这次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尤钰就算还在路曦的心里路晨也不能强制地就伸手进去把尤钰连根拔起,路晨面对这件事,确实无力。并且也不想在路曦面前一再提起尤钰,遗忘是需要时间的。

  路曦反而也不提尤钰,这就让路晨更加担心了。刚刚明明已经看见了尤钰,此时为什么路曦闭口不谈呢?这不是路曦的风格。

  看来路曦是动了真格了的,还好及时刹车。路晨侥幸地想。、

  “姐,你看叔叔和婶婶他们两个人现在这样是不是太负能量了?让我这还对爱情充满期待的青春期小女生好惶恐啊,当年他们也是自由恋爱,也是为爱结婚,怎么过到现在反而击掌欢呼着离婚了?你要说是因为物质的改变,那人可是高级灵长类动物,怎么能还叫物质给控制了呢?”路曦望着商场内的满目玲琅,倒生出了许多感慨。

  路晨看了看路曦一脸的严肃认真,一时又觉得好笑起来,说:“你说的这番话只有一点我不能同意。”

  “什么?”

  “青春期的小女生……我对你对自己的定义不敢苟同。”

  “姐,别说我是青春期的小女生,你也是!”

  “哈哈,我也是?”路晨觉得好笑起来。

  “一个女生必须经历过一次奋不顾身刻骨铭心的爱情才能脱掉青春走向成熟。你有吗?你只有工作!”

  路晨想说我怎么会没有,想了想还是说:“真正跟工作相爱的女人才是真的成熟。以后你就会懂了。”

  “姐,我真不懂你了,你一个感情经历如此匮乏的人,怎么会有一种饱受情感摧残的冷血气质?我以前吧,一直觉得你就是理智,眼光高,很难找到自己看得上的人,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知道了爱情是什么之后,我就明白了,爱情这个东西是没有条件的,爱情来了的时候你根本看不见对方的条件。”

  “你这整天都在琢磨什么?过了年就要开始找工作了,哪个时候你再回过头来想你的爱情吧,连杯白开水都不如。”

  “所以我现在更要好好享受爱情喽,万一哪天我也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条件规矩,只知道赚钱生存的人,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毕竟,幼稚也好,痴心也罢,我也经历过了。”

  路曦似乎成长了很多, 路晨忽然发现这再也不是那个跟在她屁股后头崇拜地看着她的小妹妹了,以前路曦只知道姐姐说的就是对的,姐姐不可能有错,听姐姐的话就行了,人生如此简单。

  这个时候路曦的手机响了,尤钰发了一条信息过来:“看到你一切都好就好了。”

  路曦看了一眼,面上装作没事,心里却沸腾起来,尤钰这句话看起来像个病句,什么叫看到你一切都好就好了?可见尤钰在发这个信息的时候内心也是忐忑着的吧?说什么好呢?说不说呢?他一定也有这样的焦灼难耐,但是再怎么坚持,他还是忍不住要给她发信息,哪怕只发几个字呢?哪怕语焉不详词不达意呢?

  路曦这样想着,真恨不得立即回去,站在尤钰面前,管他呢,拥抱他再说!

  路晨看了看路曦,刚想问是谁发来的信息,曹心慧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爸爸今天好像喝得有点多,醉了,你们俩逛街完了从这里接一下我们吧。”曹心慧在电话里说。

  老路很少喝醉,虽然老路也经常喝酒,但是从来不醉,或者说路晨和路曦从来没见过老路醉酒,这几年老路胆固醇脂肪肝都上来后老路就改喝了茶,今天这个场合老路竟然醉了,路晨和路曦都觉得有点反常。

  “姐,你说老爸是不是有心事?”回去的路上路曦问路晨。

  “大人嘛,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心事的,这很正常。”

  路曦想想也是,自己心里也装着心事呢,别人怎么可能就没有。

  赶到酒店,路晨和路曦刚刚出了电梯,路曦忽然拉住路晨的手,说:“姐,你听,好像有哭声。”

  路晨停下脚步仔细一听,果然是有哭声,应该是从电梯后面不远处传来的。

  路晨和路曦小心地绕过电梯,然后在楼道口看见了坐在门口的李光荣。

  李光荣一个人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埋着头,哭声不大,但是看起来非常悲痛。

  路晨不声不响地又把路曦拉走了。

  路曦懂路晨的意思,一个人哭的自由,李光荣还是应该有的,毕竟,所有的不在乎,她都表演在了人前,就让她把眼泪留给人后吧。

  “现在你知道了吧?物质根本无法改变人内心的痛苦和情感,但是物质这个东西就像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物质有时候庞大到一定程度,有些个体是控制不了局面的。”

  路曦不太懂地点点头。

  路晨到底是姐姐,什么问题上都还是比她看得更深。

  客人们已经全散了,曹心慧陪着老路坐在桌边,路红霞的老公带着儿子在大厅里玩耍,路红霞正拿着纸巾给路意擦脸。

  路晨和路曦走近了才发现路意一脸血,不光脸上,胳膊上胸口也都是。倒不是血流成河的那种残忍画面,都是小伤口,血柳一样一道一道没有规律地分布着。

  “这怎么了啊?”路晨问道。

  路红霞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倒是对路意说:“这样也好,我妈出了气这事就了了。”

  路晨和路曦就懂了,这是被李光荣打的。

  曹心慧赶紧招呼路晨和路曦过去搀扶老路。老路看起来醉得厉害,不能站不能走,歪歪倒倒地头晕。

  “这是喝了多少酒啊?可是我闻着也没有酒气啊?”路晨说。

  曹心慧叹了口气,说:“一口酒没喝,醉的是茶!真出息了,整天捧着个茶缸子,倒是被茶给醉了。”

  老路说不了话,皱着眉头一心想要回家躺躺。

  曹心慧又说:“刚刚李光荣把你叔叔堵在卫生间里,反锁了门,一顿暴打!直到打累了才放你叔叔出来。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场戏,你爸也没能看到,只能在桌子上趴着。”

  老路抬眼无奈地看了曹心慧一眼,曹心慧识趣地不说了。

  路晨和路曦搀扶着老路刚刚走出饭厅,迎面撞上了刚刚整理完东西准备离开的尤钰和他的整个乐队。

  路晨和路曦都是一愣,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要打招呼,如果打招呼又该说什么好。

  尤钰也迟疑了一下,然后把身后的吉他嫁给了队友,走了过来,说:“要不要帮忙?”

  路晨看得清清楚楚,从遇见尤钰,到尤钰走过来,再到他开口问话,这整个过程,他都看着路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