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尴尬相遇
凉茶cs2018-02-09 11:253,177

  李苏航出现在特殊事业部的门口,向晴惊讶得心跳加速,当他宣布他就是特殊事业部的负责人时,向晴感觉眼前一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样爱岗敬业的优秀员工,会从高大上的销售部经理助理,沦为特殊事业部卖姨妈巾的业务员。更要命的是,她的上司,居然是被她戏弄要挟过的男人,一个姨妈巾专家!她瞬间觉得人生灰暗。作为平凡人,平凡就是幸福,而幸福,让人疲于奔命,却还那么遥远,若要稳稳的幸福,定当不甘平庸。

  1、尴尬相遇

  周一,向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说服自己从温暖的被窝里挣扎着爬起来,无论如何,今天还是应该去单位瞧瞧,万一真的如人事部邹静所说,不是裁员而是个新机会呢?

  上周五,向晴接到人事部通知,她从销售部经理助理岗位调职到公司新成立的特殊事业部,凶多吉少,个中原因,说来话长。

  向晴穿戴一新,新剪的板寸头,新买的中性服装,配着她五官精致的脸,活脱脱一帅气小鲜肉,难怪死党罗娜说她雌雄难辩。

  她在镜子前将自己的短发再抹上一点啫喱水,看上去更精神,不,甚至有点小叛逆,她想到了侧颜杀三个字。她对自己的新形象甚是满意,她吹着口哨出门。虽然工作上前途未卜,但气场不能输。

  特殊事业部到底是什么鬼?这是她一路上想了千百遍的问题,但自己都不能给自己像样的答案。她唯一知道的是特殊事业部的办公室和销售部同处12楼,然而销售部一出电梯就是亮丽堂皇的接待台,而特殊事业部在最角落的地方,那里原来是物料仓库,不知什么时候稍微拾掇了一下,挂了一块牌子:特殊事业部。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神秘的特殊事业,其实,就是变相辞退人员的集中营。向晴在公司也算老员工,非常熟悉公司人员调整的潜规则。只是原来仅看别人来来去去,一不小心,自己也当了主角。

  特殊事业部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的,里面闹哄哄的。向晴默默地走了进去,里面已经有近二十来号人。有熟悉的,比如信息部的何帅,还有策划部的赵雷,原来销售部的马景天,办公室的刘笛,也有些不太认识的,只是有些面熟的人,平时没什么交往。

  向晴和赵雷关系比较近,原来销售部经常要做策划,少不了找策划部的同事。赵雷被调整到这里来,估计和他不羁的性格有关。他其实很有才华,但是也很有个性,不是那种什么都听领导安排的,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溜须拍马,如果和领导意见相左,他就会使小性子,估计领导也忍他已久,这次,借此机会调岗了。

  “HI,向晴,没想到,你也和我一样的命运?我其实有思想准备,领导经常穿我小鞋,但是你不应该啊,你工作多努力啊,有目共睹的。”赵雷看到向晴的时候,十分不解。

  “有什么应不应该的,人生路上多坎坷。我们部门换了新领导,领导用人各有喜好嘛。”向晴极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真正原因,不能与人说啊!

  “也是。你怎么想?你看看这里,所谓的特殊事业部,除了桌子椅子,什么办公设备都没有,摆明了不是人呆的地方啊。”赵雷提醒向晴。向晴环顾四周,果然,大家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直接坐在桌子上,三三两两扎推议论着,无精打采,用残兵败将来形容合适不过。

  “看来,是赶我们走的节奏。不过,这个部门有头吗?”何帅也凑过来聊天。

  “谁知道?里面是设了经理室,但是,你看都几点了,没看到谁来主持工作。”赵雷摇头,打开手机:“算了,我原来还有所期待,现在彻底死心了,我先在网上投几份简历,找新工作。”

  向晴的心也降到冰点。

  突然,有人敲了一下门,向晴回头瞄了一眼,她惊得跳了起来,站在门口的居然是上周五晚上捡到的醉鬼苏航!今天的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配上他那张只能以妖孽来形容的脸,还真是一(人)表(模)人(狗)材(样)。他的后面跟着一个男的,手上抱了个纸箱。莫非他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来了这个部门?老天,真是猿粪啊。

  醉鬼吊儿郎当的走进来,后面的男子将纸箱放在一张办公桌上。

  “大家安静。”

  “你谁啊,牛轰轰的!”人群中有人不客气的问他。

  “我,就是你们的头,特殊事业部负责人,李苏航。”李苏航不紧不慢地介绍,声音不高,但铿锵有力。

  李苏航?他叫李苏航,他那天明明告诉她他叫苏航,这个骗子。向晴再次鄙视他。

  大伙瞬间安静。总算来了个负责的,总得带点政策过来吧。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没有一点靠谱的感觉。他说是负责人,倒像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向晴觉得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她觉得他就是一混混。在别的地方没混好,混到特殊事业部来了。看来这里从上到下都是要被扫地出门的人。

  “我想大家都是从各个部门被调整到这个所谓的特殊事业部的吧?不瞒大家,我也一样,是被调整过来的。”李苏航干脆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

  “哄……”下面哄笑起来。特殊事业部的头,也是被贬过来的,这,还有半点希望吗?向晴不禁觉得好笑,什么鬼负责人,不过是同道中人,都是将要扫地出门的,别想他是救世主,他是自身难保的主。难怪那晚去酒吧喝闷酒。

  “安静!这个办公室大家也看到了,一无所有。我有话直说,摆在大家面前,两条路,一条路,继续工作,努力卖我们部门的新产品赚工资,另一条路,我眼前的这个东东,每人发两箱,当路费,自动走人。”

  “要我们卖什么?”大家异口同声,部门还有新产品?

  李苏航不慌不忙地将纸箱打开,拿出一包,放在手上,向晴虽然站在第三排,她还是看到了几个大字:卫生巾。

  老天,卖姨妈巾?

  这下大家彻底炸开了窝。

  “我们部门就是卖这个的?我们公司一直都是卖药的,高大上,什么时候卖姨妈巾?”马景天大声嚷嚷着。他原来在销售部负责的是医学部学术工作的,那相当的高大上。向晴觉得他被调整过来不是因为水平问题,而是工作风格老油条,刘跃肯定不喜欢。想到刘跃,向晴的心,又刺痛了一下。

  “安静。他们销售部是卖药没错,所以我们叫特殊事业部。不瞒大家说吧,现在我们办公室什么都没有,我们部门帐上没有一分钱,公司是给了我一百万,不是现金,全是姨妈巾。如果咱们三个月卖完了这一百万存货,工资奖金照拿,所有人续签劳动合同,我们成为销售二部,将享受现在销售部一样的待遇。不想继续的,每人领两箱回家,算我私人送的。”他那种爱谁谁的态度,也混到这里了,居然还拽拽的。向晴想,混到这里的他,唯一有权处理的,就几箱姨妈巾吧。他的特长,只懂姨妈巾吧。

  “奶奶的,这狗屁公司,我受够了。我才不要这龌龊东西。我走了。”人群中有一个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将工作牌扔在地上,拂袖而去。

  紧接着,又走了两个中老年妇女。向晴呆呆地站着,有些不知所措。她看了一眼李苏航,此时的他,居然不再是嘻皮笑脸的样子,表情严肃,就那样冷冷地站着,既不阻止,也不恼怒,十分平静,不,应该说冷血。

  “还有要走的吗?”看到大家都一片安静,李苏航旁边的男人突然开腔了,他又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润,暂时是李经理的助理,既然大家留下了,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咱们关上门来说话。”杨润真的去将门关上了。

  “向小姐,你是留下来还是走?”李苏航故意问向晴。她看到她站着,既不走,也没坐。

  “我留下来讨债!”向晴白了他一眼,特意将讨债二字说得很重,然后坐下。她现在想留下来看好戏。不是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吗,既然聚了头,怎能少了对手戏呢?

  “欢迎。”他居然冲她眨眼。人生何处不相逢,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那个曾经威胁他持有他艳照的女人。她到底有没有他的照片?他一直心存疑虑。

  说完,李苏航从纸箱里拿出一叠资料,“这是大家的个人资料,人事部提供的,我现在点名,点到谁就答应一声,算是相互认识一下,点名之后,大家将纸箱里的姨妈巾分下去,看说明书,看实物,下午两点准时开会。”

  李苏航宣布之后,和杨润一起进了经理办公室。向晴此时才回过神来,她觉得这个部门有点意思了,至少,有戏看,不为别的,就为演员李苏航,哦,卖糕的,姨妈巾专家李苏航。

继续阅读:2、自生自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撩了我别想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