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泥偶,桃枝05
雾乌桑2017-04-12 18:032,442

  今天她要替演的是一场女主滚山坡的戏。妆早早的画好,她坐在片场角落等待着。这是一个高成本大制作的电影,片场上来来回回的都是Z国一流演员,就连配角都十分的出彩。

  女主正是她的闺蜜刘可儿,此时正在拍和男主患难见真情的戏码。连拍了好几条都没有过,男的明显有些不耐烦,倒是刘可儿热情澎湃得很。没一会儿,估计是导演不想得罪这两个大咖,让大家休息下再继续。

  趁空隙,刘可儿来到角落找米笑。

  “笑笑,你看我刚刚演的怎么样?”

  米笑竖起大拇指,“非常到位。”顿了顿,“我是说故意出岔子装的很到位。”

  刘可儿大大咧咧地蹲在米笑身旁,“纪斯兰太鸡毛了。你说说,有哪个男明星和女明星拍吻戏提出用替身的?!”

  米笑憋着不笑,严肃地点了点头。

  “他丫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不要面子的?我告诉你,姐又要上热搜了!”

  米笑安慰,“但是人家纪斯兰本来就不拍吻戏,不和你拍这也不能说明你没魅力,是吧?”

  “他不和别人拍没事儿,不和我拍就有事儿,而且事儿大了还!”刘可儿凑近她,“你说当年,他给我写情书的事,我们学校谁不知道?后来他又被记者找到很多还暗恋我的证据,所有眼睛都盯着这次我和他对手戏的!”

  “可剧本本来没有吻戏,就你和导演喜欢搞事,非要生插一个进来,谁能接受?再说了,你想想当年,人家一穷二白给你写情书的时候你怎么奚落他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读完了不说,还嘲讽人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现在牛逼了,你又去讨好,我要是纪斯兰也不买你的帐,好歹一个武打明星,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是有自尊的好吗!”

  “自尊?”刘可儿来劲了,伸手指了指远处的纪斯兰,“他?我告诉你米笑,你可以笑我势力,但他不行,他自己不想想,当年被奚落被欺负的时候是谁给他出的气?谁帮了他一把让他有了今天?结果呢?现在知道你得罪了雷神,人家理你了吗?还正眼看过你吗?嗯?”

  米笑沉默了。抬眸看向远方的纪斯兰,片刻后摇了摇头,“总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就算是这样,也是人之常情。他好不容易混到今天,凡事肯定会小心一点。”

  “好啦好啦!我的大圣母玛利亚!你待会儿替我滚的时候小心点,别太卖力,知道吗?!”

  米笑挺直腰板,“收到!小的保证给刘大小姐滚出一片天!”

  拍完戏后已经很晚了。从新建村往里走一路都是鱼龙混杂。街边穿着暴露化着浓妆的站街女排成排,一边抽着烟,一边卖弄廉价的风姿。偶尔路过几个鬼鬼祟祟的人贼眉鼠眼地扫着周围。

  本来就狭窄肮脏的巷子两边摆满了廉价的路边摊,稍微大点的空地上就能看见几人围在一起打牌赌博。

  米笑低着头,快步往里走。

  慢慢地,周围安静了下来,空气也清新了许多。只是越宁静反倒让人不安心。老厂区的居民楼快到了,这里就像有一个诡异的结界,没有人愿意靠近一步。

  远远的,米笑看见在巷头那盏昏黄的路灯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他蹲在墙角,一动不动。片刻后,他抬起头,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出夺目的光彩。

  “主人!”他站起身挥动着小手,拔腿就向她跑了过来,和往常一样,张开双臂,扑入她的怀中来回磨蹭。

  米笑轻轻搂住他,“等我很久了?”

  他摇头,“没有!”

  米笑蹲下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八音盒递到他的面前。这是她从片场回来时路过一个精品店买的。替他上好发条,音乐声响起,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下。

  八音盒非常精致,金色的底座上有童话世界里的花和云彩,上面是个水晶球,球里有三个白色的木马,音乐响起的时候木马会旋转,里面会亮起五彩的灯。

  安德里欣喜地捧过八音盒,抱在怀中,变换的灯光衬托着他精致美丽到不真实的脸庞,这一刻米笑觉得自己坠入了童话世界。

  “好好听的旋律。”安德里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晶球里的旋转木马。

  当时米笑想,她要红,她要赚钱,她还要给安德里买更好更漂亮的八音盒。

  米笑抱起安德里转身往黑巷里走。

  安德里抱着八音盒垂着头,一直看着它。

  一曲终了,安德里又上好发条,反反复复地听。

  旋律是夜的第七章。八音盒独有的音色在此刻的环境里越发的空灵,也非常的诡异。巷头那盏昏暗的路灯微微闪烁了几下熄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伴随着诡异的旋律,米笑心里发虚,“安德里,先把它关了好不好?”

  安德里沉默了几秒,似乎有些委屈,但还是说,“好。”

  米笑抱着他的手有些酸,“自己下来走好不好?”

  “好。”

  然后她拉着安德里的小手往更深更暗的地方走去。

  走着走着,安德里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一看,米笑被他这个动作吓出一声冷汗,战战兢兢地问,“怎,怎么了?”

  安德里视线的前方一片黑暗,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他却一直看着那边,“总觉得……有些奇怪。”

  “哪……”米笑狠狠咽口唾沫,“哪里奇怪?”她发现巷头的路灯灭了,手心一凉,头皮发麻,“他们说这个路灯经……经常这样……没关系的。”与其说在安慰安德里,不如说她在安慰自己。

  安德里摇了摇头,“不是这个。”而后道,“有人在看着我们。”他这语气肯定得让米笑脚软。

  “听说这附近有变态……”她胆战心惊地看着周围,然后加快脚步,拉着安德里就往巷尾跑,“蝴蝶说这里流浪猫身上全是伤。”

  安德里脚步一顿,“流浪猫?”

  “哎呀,别说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米笑拉着安德里一口气从巷子里跑了出去,回到家,把灯打开才敢停下来休息。安德里则乖乖地坐在她身旁陪着她,好一会儿后小声地问了句,“我可以听了吗?”

  所有的紧张气氛被安德里这一个小心翼翼的问题给消散了,米笑见他那一脸萌样忍不住笑,“不是不准你听,是那个旋律在巷子里显得好恐怖。”

  安德里紧紧抱着八音盒,“哦,那我以后不在巷子里听了。”

  “额。”米笑伸手揉捏他的头发,他的脸,头发软软细细的,脸蛋滑滑嫩嫩的,“不,你想在哪儿听就在哪儿听。”说罢抱起安德里,埋头在他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啵~”的一声,清澈响亮。

  安德里一惊,“啊?”伸手捂住被米笑亲过的地方,片刻后喜笑颜开,“谢谢主人!”

继续阅读:第6章 泥偶,桃枝0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男友是玩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