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泥偶,桃枝11
雾乌桑2017-04-17 16:441,530

  一周之后她所有的戏份就已经拍摄完毕。接下来她只有静静的等,只希望她的戏不要被剪掉太多。

  而在这一个星期里她每天出门回家都不忘敲一敲蝴蝶的房门,有空的时候就去那间小酒馆打听情况。

  可是,蝴蝶不见了。

  时间拖得越久米笑便越是不安。总觉得蝴蝶出了什么事,不然不可能连电话都打不通。

  直到这晚,夜深人静。

  米笑已经睡下多时,睡梦中她似乎听到了一个婉转动听的歌声,下一秒她立即从床上起身,侧耳聆听。

  睡意在瞬间消失无踪。

  那个歌声她很熟悉,是蝴蝶!是蝴蝶在唱歌!她回来了!她总算回来了!歌声从后巷里传来,米笑抬头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

  曾经也是这个时候,蝴蝶每次回家路过这条黑巷总会唱着这首轻柔美妙的歌曲。

  米笑随手拿起外套披在身上,一边兴奋地念叨,“蝴蝶回来了,蝴蝶回来了!”一边穿鞋准备出门迎接。

  她的动静把熟睡中的安德里也吵醒,他揉了揉眼,米笑已经穿好鞋打开了门,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安德里早已经习惯了默默跟在她的身后。

  米笑跑出房门,马不停蹄地往黑巷跑,安德里抱着他的音乐盒,静静地跟在后。

  “蝴蝶?!蝴蝶?!你回来啦?!”米笑跑到巷口,兴奋地冲着黑巷里面喊。

  夜已深,万籁俱静。她的声音穿透浓厚的夜色,传得很远很远。

  可是,喊着喊着,跑着跑着,米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照理说蝴蝶应该早就听到了她的声音,毕竟周围这么静,毕竟蝴蝶回家就只有这条路。可是为什么,还没有听到蝴蝶的回应,不仅如此……她此时已经跑到了巷子的中间,为何……为何还没有看到蝴蝶的身影?!

  回过神来的米笑忽然有些崩溃。好一会儿没有动作,她停下了脚步,停下了呼唤,紧皱着眉头盯着黑漆漆的前方。

  更要命的是,蝴蝶的歌声还在继续。

  明明就在她的耳边,很近很近——

  头皮一阵发麻,从脚底窜出一阵凉意,她打了个冷战,默默往后退了几步。

  巷子里好黑。关于这条诡异黑巷的无数传闻瞬间涌现在她的脑海。

  ——很多年前,这里死过人;多年来这里时常闹鬼,被封的窗户,诡异的符咒,不明的变态,满身是伤的猫,以及莫名失踪的人……

  手心渗出冷汗,脚下如同注了铅般沉重,她觉得自己在做梦,可这种诡异恐惧的感觉是任何噩梦都给不了的。

  而耳边的歌声在此刻听来完全变了味道,凄婉的旋律仿若阴冷的寒气,无孔不入。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她从恐惧的深渊中拉了回来——

  “主人……”安德里揪着她的衣角,拽了拽她,“你怎么了?”

  米笑回神,回头看着安德里,那透彻的瞳孔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信心。弯下腰,将安德里抱起,她出奇的平静,“我们走。”不是往回走,而是往前走。

  她就是要把这条黑巷走完,看能不能碰到蝴蝶。

  为了缓解紧张,为了解除疑惑,她一边在和安德里说话,“你听见歌声了吗?”

  “听见啦。”

  “那是蝴蝶的声音。”

  “哦。”

  安德里对于蝴蝶的失踪一直不太感兴趣,准确的说,是安德里对于除了她和那个音乐盒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没什么兴趣。

  “是在这条巷子里,对吗?”她怕自己听错。

  安德里回,“对啊。”

  然后她抱着安德里走到了尽头,出了黑巷,巷头有一盏昏暗的路灯在闪闪烁烁。放下安德里,她转身回头看向她走来时的路。

  “可是我们没碰到她,对吧?”

  这个时候安德里也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黑巷中太暗了,今晚没有月亮,巷头那盏昏暗的路灯根本渗不透要命的黑暗。

  二人沉默许久。

  只听安德里认真地回了声,“是的。”

  而这一次他似乎感兴趣了,就连那双透彻的眼睛里都闪烁着米笑从未见过的光彩。片刻后他偏了偏头,笑着,“嘻~”浅笑的声音可爱至极,“……真好玩。”

继续阅读:第12章 泥偶,桃枝1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男友是玩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