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养肥你再吃了你
十桑2020-01-15 20:584,979

  楔子

  自云家小姐死后第二天开始,小白再也没有抚过我了。

  云家小姐死在大红花轿里,一身夺目的大红嫁衫,她微微闭目,美丽的脸容上无喜也无悲,仿佛只是安静的睡着了。宽大的袖袍里,右手紧紧拽着一个梨木簪,似乎是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力气去拽住她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

  那梨木簪是小白在舞榭楼抚了半个月的琴为云家小姐买下的。他们许诺好生死不离,但终究是逃不脱俗世的门第观念,一个是官家小姐,一个是穷书生,最后,她因逼婚而死,而他,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云家小姐成亲那日,小白满目悲伤的伏在案前,一遍又一遍抚弄着我的弦,有那么一滴灼热的泪滴落在我的身上,沸腾了我的血液,我的灵魂仿佛在那一刹那苏醒过来,我有了知觉,我心里满是涩苦,像是感同身受了小白的绝望与悲伤。

  在小白滴落那滴泪前,我只是一把普通的名琴,而在那之后,我有了精魂。

  是的,我只是小白的琴,我叫夜筝。

  小白已经好几日不曾进食,他有时立在窗前,一站就是好半天,眼眸平静,无喜也无悲。有清风顺着半开的木窗透进来,微微扬起他的白色的衣摆,清俊的面容,颀长的身影,仿若谪仙。

  我看着他,深深地看着他。

  云家小姐下葬当日,他在梨木案前执笔作画,他应是将所有的爱都倾注于此了,所以他的神情那样的专注,那样的认真。

  案角是一个褐色的信封,正面是七个娟秀的字:吾爱木子萧亲启。

  那信很是简短,想必是写信时间太过仓促,那句“后日子时,沿江码头,不见不散”倒像是心中起意已久,不见分毫犹豫。

  最后的落款笔锋利落,我仿佛可以想象到一个柔弱的官家小姐,在写下这封信时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落笔才能如此坚决。

  于云家小姐而言,小白就是整个世界吧,不然她不会用如此决绝的方式,用生命来表达她对他的爱意。

  哎,多么匹配的才子佳人,只可惜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直至拂晓时分小白才放下笔来,他的眼里有着细碎的光芒,氤氲了双眸。

  他看着画中的女子,深深地看着她。

  画中的女子侧身而立,纤细的身子自有一种柔弱的美,她回眸浅笑,眉目含情,仿若一株怒放的白色海棠,雅致又满是小女儿家的娇羞。

  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抚上画中女子的脸,低声呢喃:水蓉,是我负了你,是我负了你。

  有那么一滴眼泪滴落下来,晕开了未干的画,那墨香在整个房间里弥散开去,晕染一室的思念。

  我多想抱抱他,然而我只是一缕精魂,我甚至看不见自己,触不到自己,又怎么能靠近他,拥抱他,给他温暖呢。

  这是他第二次为云家小姐落泪,他的心一定很疼很疼,因为她。

  我的心也很疼很疼,因为这个总是一身素白衣裳的俊逸男子,这个给予我精魂的痴情男子。

  我因他而生,他是我的主人。

  我的主人叫木子萧,他总爱着一身素白的衣裳,我便唤他小白。

  第一章:养肥你再吃了你

  我不知道小白为什么会独自一人住在这深山老林里,这里四面环山,了无人烟,每日所见均是绵绵绿意,每日所闻均是鸟啼兽鸣,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止流动,仿若千百年前便是如此,千百年后亦不会变。

  我最烦恼的是自己没有形体,它让我觉得小白与我分明是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但更多的时候我是欣喜的,这样我便可以明目张胆的跟在他的身后,悄悄模仿学习着他每一个动作与神态。

  这日,小白携了剑,出了屋子,我想他大概又是要去林中练剑了。自从云家小姐下葬后,小白既不抚琴也不作画,唯爱舞剑,好几次我见他手心磨破出血,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阻拦,真真是有心无力。

  小白,你要是难过你就抚琴吧抚琴吧!

  我常常用尽全身的力气朝他呼喊着这句话,然而可惜的是他听不到,后来我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发出声音呢?哎哎,我无法回答自己,也没有人可以回答我。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小白身后,担忧的看着小白的手,微不可闻的叹息。

  有风袭来,卷起小白素白的衣摆,树叶摩擦沙沙作响。

  我下意识的眯了眼,待风浪平静睁开眼来,却再不见小白的身影,我环顾四方,才发现这竟是一个陌生的丛林,树繁叶茂,生生将那灿烂的阳光遮挡住,只投下星星点点的斑驳,令人觉得阴凉。

  小白在哪里?这又是哪里?

  我满心疑惑,刚刚迈出步子,眼前却蓦地出现一个绿衣女子,一头青丝如瀑一泻而下,将她的脸遮得若隐若现,双臂隐匿在宽大的袖中,她的裙摆很长,像是藏了条尾巴般细微的晃动着。

  感受到她灼人的视线一直落在我的身上,我顿觉疑惑,伸手指了指自己,“你是在看着我么?你看得到我?”

  “呵。”一丝轻笑自她唇边逸出,不过刹那她那一头青丝便疯狂生长,将我全身缠绕,她靠近我的脸,丁香小舌舔了舔殷红的唇,在我脸庞呵气道:“我的好妹妹,我不仅是在看着你,我还要吃了你呢。”

  她呼出的气息竟是如此的冰冷,令我全身也泛起了凉意,无暇去思考她如何能束缚住连我自己都碰不到的自己,我挣了挣,那青丝反而缠得更紧,我停止徒劳的挣扎,试图看清楚她那张脸,“姐姐为什么要吃了我?”

  “姐姐?哟,你倒真是会套近乎。”

  我故作无辜的眨眼,“不是姐姐先叫我妹妹的么,要套近乎也是姐姐先套的吧?”

  “我倒没看出来,妹妹竟是如此的伶牙俐齿呢。”她轻笑,舌头就这样舔上我的脸,“你既然认了我这个姐姐,那就乖乖让姐姐把你吃掉吧。”

  那微凉带着湿润的触觉让我浑身一颤,心里翻江倒海,只觉得一阵阵的呕心。

  只要我一动那青丝便会紧上一分,恐惧盘踞在心头,令我的语调也开始颤抖,“你……你为什么要吃了我……?”

  “你的精魂至纯至净,吃了你可以长好几百年道行呢,你说,姐姐我为什么要吃了你?”

  说罢她俯身靠过来,我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恐惧将我笼罩,令我窒息。

  “青蛇。”

  一道低沉悦耳带着些午后阳光般懒散的男声蓦地传来。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俯在我身上的女子顿时僵硬了身子,与我稍稍拉开了距离,那张脸依旧被青丝所挡,有什么样的神情我看不分明,却依稀可以看见她的唇抿成了不甘的弧度。

  “你打扰到本殿下午休了,该当何罪?”

  男子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语调轻缓尾音上扬,煞是迷人好听。

  闻言青蛇惶恐的跪倒在地,却仍舍不得收回缠绕我的青丝,连累我栽倒在一旁,摔得一身生疼生疼的。

  “青蛇该死,青蛇不知殿下在此午休,无意打扰殿下,青蛇这就告退,望殿下饶青蛇一命。”

  我暗暗叫疼,好奇的抬头,想寻寻这位殿下的身影。

  粗大的枝干上,有黑衣男子姿态随意的卧坐着,逆光里他的表情模糊而悠远,低声道:“那就快滚。”

  “青蛇这就滚!”青蛇如获大赦,急忙用青丝将我拉至她身旁,迅速离去。

  “慢着。”不过眨眼,这位殿下便不急不忙的落在我们眼前,眸光似剑,“不会听本殿下的话么,我是叫你自己滚。”继而偏头,唇角带笑的看着我,“她,本殿下要了。”

  我知青蛇心有不甘,她愤愤的看了我好几眼,才悻悻的收回缠绕住我的青丝,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我长叹一声缓过气,这才打量起眼前的殿下。

  他眉若星剑,斜插入鬓,配上高挺的鼻梁,自成一股英挺的风采,那双凤眼似笑非笑,眼瞳竟带着浅红,叫人看着看着便不忍离开视线,那薄薄的唇微微上扬,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而他的肤色却是病态的苍白,仿若许久不曾见过阳光一般。

  我得承认他的相貌同小白一般出色,当然,在我眼里,小白永远是最好看的。

  他弯弯眉眼,眼神里带着些戏谑,“你看够了没有?本殿下十分清楚自己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是姑娘,身为女人要矜持,本殿下喜欢矜持的女人。”

  “哦。”我乖乖收回打量的目光,接着莞尔一笑,道:“我是一把名琴,我叫夜筝,你是谁?你叫什么?”

  他眉毛微挑,似乎在思量着该不该告诉我,半刻后才答:“我即将成为魔界之王,掌管妖魔两道,我叫离陌,你既是琴妖,以后也归我管了。”

  “即将?”

  他掩唇轻咳,眼神里似带了些嘲弄与不屑,“我的父亲是魔王。”

  我会意的点头,其实我想告诉他,我是有精魂的琴,我不是琴妖,转念一想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来他是魔界王子,怪不得青蛇如此怕他,虽不知他是否看得到,我还是朝他俯了俯身子,诚心诚意道:“夜筝谢过殿下的救命之恩,他日有机会夜筝一定会报答殿下的。”

  嗯嗯,虽然做不到,场面话还是要说说的,反正今日一别,我想日后也不会再有相见之日。

  “不用谢我,因为……”他故意拖长语调,满眼狭隘,“我救下你只是为了吃掉你。”

  我心下一凉,顿时哀嚎不已,怎的刚脱狼穴又入了虎口,我连那青蛇都对付不了,更不要说是眼前这位魔界王子了,难道我今日真的免不了被吃的命运?

  “那个……殿下,吃了我对你没有好处的……”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认命,乖乖让他吃掉我啊。

  “哦?”他唇角的笑意渐浓,眸里的玩味更深,“如何这样说?”

  “殿下,你是魔界的王子殿下啊,吃了我不过长那么区区几百年的道行,这几百年道行对殿下而言轻若鸿毛,只有对那些小妖,像青蛇这样的才有用啊。”

  “如你这般所言,吃了你,倒是贬低了本殿下的身份了?”

  我重重的点头,欣慰道:“殿下果真聪慧。”复而一脸可惜的看着他,“哎哎,原本殿下要吃了我,是夜筝的荣幸,可夜筝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贬低了殿下的身份,他日被青蛇这种小妖耻笑。”

  他敛眸看我,若有所思,最后微微颔首,“你说的有理,嗯,我现在不吃你了。”

  闻言我心下一喜,却又不敢表露,只有状似不经意的垂下头去,掩饰住唇边肆染开来的笑意。

  但下一秒他便伸手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对上他的视线,“我现在不吃你,等把你养肥了再吃了你,等到吃了你可以增加几千年道行的时候,吃了你总该配得上本殿下的身份了。”

  我震惊的睁眸,心中悲愤不已,却又偏偏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真真是魔界王子,好变态!

  “不要骂我哦。”他像安抚宠物一般拍了拍我的头,“小家伙,你道行尚浅,心里在想什么本殿下都一清二楚,要是再让我发现你骂我,为了不贬低本殿下的身份,我只好把你扔给青蛇咯。”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我心中憋屈得慌,却又只能强颜欢笑道:“没有,殿下误会了,夜筝怎么敢骂你呢,夜筝只是在想,殿下道行真是高啊,夜筝自己都看不到自己,没想到殿下不仅可以看到夜筝,还能看到夜筝的心里呢。”

  离陌轻笑,“你不过就是一缕精魂,又没有实体,道行浅得近乎没有,怎么可能看得到自己,来来来,本殿下看你乖巧,赏你几百年功力,让你化为人形,拥有实体。”

  “真的?”我眸色一亮,立马不去计较他之前对我说了些什么,欣喜又期待的瞧着他。

  如果可以化为人形,如果可以拥有实体……

  那么我便可以触到小白,可以感受小白的体温,可以在小白难过时温柔的抱住他。

  离陌没有多说,只是伸出食指抵在我的额心,闭上眼去。

  感觉有股气流在我体内穿梭,我试图去控制它,片刻后它终于安静的与我融为一体。

  我垂首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双足开始,一点一点的呈现在自己眼前,那种感觉太过奇妙,令我无法言说。

  我抬手触摸自己的脸,四处寻找着可以让我照看容颜的地方,寻找无果,我心念一动,踮脚环住离陌的脖子,趁他怔忪间将他的头向下拉,睁大眼睛,对上他的双眸。

  他眼眸清亮倒也可以凑合着当镜子用一用。

  待看清楚了他眼眸里的自己,我竟有几分失落,哎哎,这张脸找不到一点同云家小姐相似的地方。

  小白喜欢的是云家小姐啊,我若长得不似她,他必是不喜的。

  离陌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呼吸却渐渐粗重起来,他浅红色的眼眸泛起迷离的雾气,似乎是不曾料到我这样的行为,怔忪的瞅着我。

  我失望的松开他,向后退了退,捏了捏自己的脸,道:“哎哎,殿下,这张就是我的脸了?”

  他神情间似乎有些尴尬,抬手掩唇轻咳了一声,道:“不满意这张脸?我倒觉得……呃……我觉得还勉强凑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然不满意,小白又不会喜欢!

  “殿下,你教教我如何变成另外一张脸,如何让凡人看见我,好不好?”

  离陌掀了掀眼眸,眼神闪过一丝不耐,“你这个麻烦精,本殿下看起来很闲么?我又不是你师父,为什么要教你这教你那的?”

  我立马跪倒在地,俯身一拜,带着三分敬意七分哄骗,伸手拽住他的衣摆,软软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离陌急忙甩掉我的手,连连退了好几步,避我如洪水猛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