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十日为限
莫等闲2017-03-17 15:502,276

  没有多久台阶上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次从刑部被季子渊拖来的是个头发半白的老头儿。

  他一走进这里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又见是御前侍卫统领亲自来传唤,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果然一下台阶转个身就见到了皇上,他就算是猜到还是吓得一急,随后颤颤巍巍地躬身行了礼,“微臣李准叩见皇上!”

  他还要抬头去看那一旁隐约是个女子的身影时,慕容彻望着地上那具尸体,冷冷道:“验尸。”

  李准连连点头,“微臣遵旨。”

  莫清晓望着他颤颤巍巍的动作,蹙着眉指了指那心口旁的伤口,“心口下方半寸。”

  那李准看了许久,又伸手探了探那伤口,沉默了片刻后这才回身道:“皇上是要微臣查明这伤口的缘由?”

  慕容彻眼眸微沉,“这伤如何?”

  “不敢欺瞒皇上,这伤口的形状很是奇特,微臣验尸几十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口,但细看就能看出,这伤口的淤血有问题,甚至腐化的程度也有区别,依微臣看……这伤口应该是两道隔了几日的伤,致命伤应是第一道,看伤口的深浅,应是极细的短箭。”

  他说着皱了皱眉,“这第二道伤口却很难看出所用何物。”

  慕容彻眼眸一紧,瞥了眼站在一旁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切的莫清晓,他审视地望向了站在一旁的莫清晓,却见她始终不紧不急,很是坦然和镇静。

  李准愕然地望了眼珉唇不语的慕容彻,拱手道:“皇上,还有何事要吩咐?”

  “李大人应该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冷冽地扫了眼李准,慕容彻抬了抬手,“季子渊,送他离开。”

  季子渊连拖带拉地将吓得瘫软如泥的李准拖走了,他认命地撇了撇嘴,谁让今天皇上和太后杠上了呢?

  等到这地牢中只剩下慕容彻和莫清晓二人时,慕容彻逼近了她一步,强迫她同自己对视,“你早就知道了?”

  慕容彻的语气中已经带了一丝怒意,可眼眸中却又一丝他自己都难以察觉地赞叹一闪而过,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临危不乱且进退有度,就连和人对峙僵持也拿捏得精准。

  莫清晓身体往一旁一让,随后整个人都逃脱了他的桎梏,她真是拿这个昏君没办法了,怎么样都是自己的错!

  “这人的死和我没有半点关系,皇上现在可以放我走了?”莫清晓转身就要往台阶上迈步。

  “你以为你走得了?”慕容彻衣角微动,眨眼间人已经坐在了一把太师椅上,有些慵懒的坐姿同方才的怒意格格不入,但一身的气势不减反增,周围的气压都像是低了。

  他微微眯起眼眸,清冽的声音缓缓响起,始终带着股上位者的威仪,“你懂兵器。”

  莫清晓唇角一勾,她斜倚着靠在石壁上,秀眉一挑,“自学成才,略懂略懂罢了,皇上还想着查我祖上三代?我没记错的话,我祖上五代都是武将,懂兵器很稀罕么?”

  慕容彻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即使是在这昏暗的地牢,他仍像是神祗一般高高在上,“查出这两样兵器,朕饶你欺君之罪。”

  “哀家从没欺君,哪来的欺君之罪?”莫清晓拨弄着自己的指甲。

  “倒是皇上,不是拿了哀家的发簪就是大半夜地劫走哀家,这究竟是闹哪样?哀家怕得很。”莫清晓微微侧着头,笑得明媚,反正这昏君现在不敢彻底翻脸。

  慕容彻眼眸一暗,这女人当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想谈条件,唇畔勾起一抹讽意,“你想如何?想要什么?”这女人心计深沉,所求必不是一般的东西,地位?权势?

  “哀家每日闷在宫里,哪能有头绪?这脑子里倒像是有线索,又一时心口闷……”莫清晓叹了一口气,随后眼眸中波光流转,在这昏暗的地牢里都显得熠熠生辉。

  “我想要出宫的令牌,你给我令牌,十天之内我给你一个答复。”莫清晓收起了轻慢之色,正色以对的眼神让慕容彻心中一惊。

  果然是有意思!这个女人,有意思的很……

  “你若是跑了呢?”慕容彻漠然地抬眼一瞥,“朕不想满天下地通缉一朝太后。”

  “皇上不是一直怀疑我隐藏这么多年的动机么?好,我就招了,我就是打心眼里想要入宫,想要高高在上的地位,好不容易当了太后,我都恨不得要去庙里烧香还愿了,你说我逃是不是傻?”

  莫清晓也不再多说,顿了顿问道:“就这一个条件,不成交的话我现在赶回去还能多睡一个时辰。”

  气氛在慕容彻冰凉审视的目光中变得阴寒。

  半晌,他起身,“好,朕给你十日。”

  莫清晓早就猜到了,他还会怕自己跑了?只怕现在他恨不得塞一堆暗卫日夜监视着自己这个可疑人物。

  不过,要想要从这样的上位者手中得到什么,那就要让他看到自己的价值,甚至勾起他的兴趣,不然,谁愿意和一个傻白甜对弈斗阵?

  出了地牢,外头一溜烟站了两排人,看到慕容彻出来便躬身行了礼。

  季子渊这时候才赶回来,他还没开口问要不要自己送太后回去,谁知道已经看到慕容彻一把拎起了太后,随后身形一跃便没了人影。

  “季……季大人……这人是?!”一个侍卫吓得嘴都合不拢了,他们都是长年追随皇上的,可打死他们也想不到皇上会抱着个女人走了!

  季子渊瞪了他一眼,“不该看的、不该听的你还敢问?小心皇上拿你开刀。”他看那一群侍卫吓得胆战心惊的模样,这才觉得出了口气。

  回到千秋殿已经是快天亮了,慕容彻从窗口扔下她,冷声道:“朕的玉佩便是出宫令牌,别忘了,十日为限。”说完身形一动已经没入了黑夜中。

  “昏君……”莫清晓低骂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已经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块玉珏,果然这是个好东西!

  随后她关紧了窗子,想了想还是在窗前摆了个香炉,不得不防,这皇宫倒像是广场,夜里也能人来人往热闹得很!

  窗外,廊柱后的慕容彻黑着脸听她这一声“昏君”,黑暗中,他眼眸愈加深邃,仿佛不见底的深渊。

  他望了眼那窗子,这种感觉越来越重,这女人有种从骨子里透出的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