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好对付
莫等闲2018-03-27 10:001,734

  夏太妃见到莫清晓这冷得彻骨的脸色,竟然心里一慌,连指甲都蓦地折断了。

  她站稳了身子,一股油然而生的厌恶感深深燃起,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她凭什么,凭什么可以踩过自己当了太后!

  她和陈宜秀两人争斗了大半辈子,最后竟然被这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截了胡。

  “清秋阁就是本宫安排的宫室!听明白了么?”

  夏太妃看也不想再看这个莫清晓了,对着身后的一群太监嬷嬷道:“还不快将那挡着太后路的宫女拖回来,伺候太后进去休息。”

  她身后的一群人仗着人多,本就不把这太后当一回事,这时候更是不屑了,撸起袖子就要去扯地上嚎叫的青霞。

  还有几人则是走向了莫清晓,想要拉住她的衣袖。

  莫清晓眸子都没有抬一下,一个走在最前面的太监就朝着夏太妃的方向扑过去了。

  那太监被莫清晓的手肘砸到了鼻子,这时候一脸的鼻血,直直地撞上了夏太妃的胸前,一下子就染得一片殷红。

  夏太妃吓得下意识就要伸手捂胸口,却沾了一手的鼻血,又是惊吓又是厌恶。

  她瞥了眼手指间还在流淌的血迹,竟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尖叫声几乎要破音了,“来人呐!来人呐!”

  她望着悠闲朝自己走来的莫清晓,眼睛瞪得极大,连连向后退去,却撞在了一处石柱上,“你别过来!”

  莫清晓轻蔑一笑,重重地捏起了她的下巴,“在我的面前,就别摆什么本宫的谱了,今天我就当做是松活松活筋骨了,不过太久没有动弹了,这身子骨也硬得很。”

  夏太妃早就吓得花容失色。

  这时候冷清的冷宫中也没有人会让这里来,她随手抓住了一块尖利的石头,寻到了空档就猛地向莫清晓砸去。

  莫清晓急忙一个侧身,一脚踩住了她的右手。

  却不料夏太妃惊叫之余左手猛地抓向了莫清晓的衣领,一下子就扯开了她那件月白色的披风。

  这下莫清晓都不用动手,夏太妃已经两眼一翻撅了过去。

  莫清晓想到她刚才的举动,知道她这是典型的晕血,低头望了眼一身的血衣,不由得无奈一笑。

  “你们两个,对,就是你们,过来,把你们太妃弄醒了,哀家的寝殿还没定下,难道在这里陪着吹风?”

  莫清晓指了指最近的两个太监,不耐烦地催促道:“还看什么?谁跑的慢哀家让他掉脑袋!”

  “是!”那两个太监早就领会了这太后的厉害,此时此刻连主子都晕在地上没有动静了,谁还敢去冒犯?

  半个时辰后,夏太妃派人送走了莫清晓就被人抬上了一乘软轿,等到出了西六宫她才觉得胸口好些。

  回到兰宁殿重新沐浴后换了衣裳,夏太妃才缓过神来。

  “娘娘,您怎么能将千秋殿给了她?那可是华阳公主出嫁前住得寝宫,这几天华阳公主必然会回宫奔丧,这可怎么是好……”

  夏太妃斜看了眼身边服侍着着衣的嬷嬷道:“本宫当然知道,嬷嬷倒是说说看,这华阳公主能不能让这莫氏女狠狠栽个跟头?”

  一旁的嬷嬷替她系腰带的手一顿,眼睛也是蓦地亮了,“娘娘这招倒是高。”

  夏太妃不悦地揉了揉额头,恨声道:“这莫氏女真是可恶的很……也不知哪里来的讹传,傻子?我看分明就是个疯子!”

  不过莫太后难对付?这华阳公主可更不好对付!曾经有个宫女点错了熏香就被华阳公主以污了千秋殿的名义给活活用鞭子抽死了。

  想到自己给莫清晓下了这么大的绊子,夏太妃这才觉得心里好多了,仿佛已经能看到莫清晓被华阳公主踩在了地上。

  夏太妃称病闭门不出,将太后安排至千秋殿的事便交还到了陈太妃的手里。

  明仁殿内,陈太妃端坐在上首,她颠了颠手里的一块白玉令牌,望着眼前的丫鬟道:“秀芝,兰宁殿的人当真是这么说的?”

  秀芝忙低着头回道:“没错,娘娘,兰宁殿的人今日都被下了封口令,据说是夏太妃吃了大亏,不然也不会将太后安排到千秋殿去。”

  陈太妃嘴角微扯,“她夏琴倒是难得聪明了几分。”

  秀芝不解地问道:“夏太妃不是吃了亏才……”

  陈太妃将白玉令牌轻轻往红木小几上一放,“这千秋殿这么多年为何一直空着?”

  秀芝恍然,惊呼道:“因为华阳公主!”

  华阳公主可是当年后宫里脾性最暴烈的皇女了,只要不悦就会闹出事来,要是华阳公主得知自己的宫殿被人占了,还是个无权无势的莫氏女……

  陈太妃缓缓起身,“伺候本宫更衣,既然这事儿推到了本宫的手里,那就不如再推一把,本宫也想知道,这莫氏女到底藏了多少能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