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还要朕抱你进去?
莫等闲2017-03-17 15:502,531

  莫清晓立刻就要起身,可全身仍然没有力气。

  她身上穿着的月白寝衣也被她挣扎间皱得凌乱了,甚至露出了一点春光。

  慕容彻脸色更冷,伸手扯过衣架上的外衣扔在了莫清晓的身上,“穿上!”

  莫清晓费力地披上了外衣,瞪了慕容彻一眼,“这可是我的寝殿!”

  慕容彻冷冽一笑,“这皇宫内……何处不是朕的?”

  莫清晓语塞,她没好气地穿起了鞋,可还是站不起来。

  她干脆盘腿坐在了床上,眉头也蹙了起来,“皇上非要站在这里,难道是来看我穿衣穿鞋的?”

  “昨夜之事,你还没有给朕一个交代。”慕容彻盯着她的眼睛。

  “我什么都不知道!倒是我要问一问皇上,自家的后院被人随意进出很有脸面么?不去查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跑来看我这个受害者能有什么意思?”

  莫清晓想到昨夜的事就觉得很不对劲,这人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

  “那人已经服毒自尽了。”慕容彻仍旧是死死盯着她,像是要戳穿她的面具。

  “什么?死了?怎么能让他死了?他昨晚是想劫走我!”莫清晓瞪了眼慕容彻。

  看她这样的神色,慕容彻没有发怒,而是微眯起了眸子,冷冷地沉声道:“一个满口谎言的女人,朕凭什么相信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你胡说什么?!”莫清晓冷冷地望着他。

  她不喜欢被人这样上下打量的感觉,甚至这个人还在怀疑自己自导自演了这出戏!

  “莫家嫡女,多年来在莫家后宅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风浪,一个懦弱无用的女人居然会身藏改造的武器,甚至……上头还淬了毒,莫清晓,你倒是让朕意外。”

  慕容彻长腿一迈,那张俊美的不像样子的脸也顺势逼近了她,伸手桎梏住她的下巴,慕容彻锐利的目光像是要看透她一般。

  莫清晓想到昨夜袖中的那支发簪,看来是被这昏君得到了。

  她皱了皱眉,那只是两支普通的簪子而已,又能说明什么?就算是武器,可除了昨夜自己也没有用过。

  她被箍住了下巴,动弹不得却又没有力气反抗,索性别过了脸。

  “我听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不管皇上信不信,我就是莫清晓,如果皇上怀疑我的身份是假的,大可以去查!”

  这一点莫清晓根本不怕,整个北均恐怕也再翻不出第二个莫清晓了。

  她已经和这具身体融为一体了,就连那些记忆也完整地留在了脑海中。

  慕容彻轻哼了一声,随后放开了她,片刻后他将那发簪扔在了她面前,“这东西是你做得?”

  莫清晓摸了摸还有些痛的下巴,转瞬却是被这话问得一愣。

  她狐疑地眯起了眸子,这昏君打得什么主意?“我不明白。”

  “不想死就将这东西的来历说清楚了。”

  慕容彻怀疑地盯着她,可那尸体死去的时候应该就是大婚当晚,这女人不可能动手,况且那尸体上的其他伤痕都同这女人的身手路子不吻合。

  莫清晓珉唇望着他,轻笑道:“皇上对女人的发簪也这么感兴趣?”

  “不知死活!”慕容彻一把拎起了她的衣领。

  “你做什么啊?!”莫清晓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为了不撞到那屏风只好用尽全力揪紧了慕容彻的腰带。

  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那股淡淡的龙涎香涌进了她的鼻子。

  莫清晓抬眸瞪着他,“慕容彻!你放开我!你别忘了我的身份!”

  “放肆!敢直呼朕名讳者,这普天之下还没有几人。”

  莫清晓此刻披头散发,外衣也歪在了一旁,甚至都露出了一点荷叶边的肚兜。

  慕容彻眼眸微沉,心中有一丝地烦乱,随即一把将她摔在了榻上。

  不顾她的痛呼,慕容彻伸手用披风将她裹了个严实,“不想死就别出声。”

  “你到底要……”莫清晓还没说完身子就是一轻,她惊愕地望着横抱起自己往窗边而去的慕容彻,这个昏君疯了?!

  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喧嚣,莫清晓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她被裹得严实,连手都伸不出来,这种生死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让她紧紧地皱起了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喜欢。

  在这个时代,权势是最好的武器,她必须要强大起来,才不会被这些人当做蝼蚁一般!

  慕容彻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偶尔传到她鼻中,倒是缓解了她的不适。

  宫城的重岩叠嶂雕梁画栋极快地从眼前略过,慕容彻虽然怀中抱着一人,可轻功却丝毫不受影响。

  等到停下时,莫清晓咬着牙强迫自己清醒起来,可还不等她有反应,慕容彻就将她摔在了地上,“跟朕走。”甩下了这句话后他已经迈进了一处院落。

  “昏君!”莫清晓呢喃着骂了一句,随后用手撑着地爬了起来,她想到自己里头凌乱的衣衫,还是裹紧了那件几乎能拖到地上的披风。

  自己没有黑色的披风啊,莫清晓蹙了蹙眉,这披风是那昏君的?

  “莫清晓,你还不过来?”慕容彻冷冽的声音响起。

  莫清晓抬头望了眼眼前看起来很是荒僻的院落。

  夜色中,这院落黑漆漆的看起来很是诡秘,里头似乎有一点昏黄的灯光,让这个地方更加恐怖了。

  这昏君居然带自己来这种鬼地方?

  他就算想杀了自己也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吧?

  莫清晓扶着墙走向了那扇门,戒备地望着慕容彻,“你究竟要做什么?”

  瞥了她一眼,慕容彻冷声道:“你没有资格问朕。”

  说着他冷笑道:“莫非太后还要朕抱你进去?”

  “不可理喻!”连皇帝都敢进的地方,要是真有什么妖魔鬼怪,吃亏的可不是自己。

  莫清晓头也没回地迈了进去。

  走进去莫清晓才发觉不对劲,这院子有问题。

  今晚的月光虽然不够亮,可还是能隐约看得见地上的地砖,地砖缝隙内居然一点杂草都没有,和外头的荒凉一点都不契合。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外表的荒僻只是掩护,这地方一定是个秘密基地。

  莫清晓跟着慕容彻走进了一间屋子,唯一的一点灯光正是从这间屋子里传来。

  一个人影一晃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莫清晓下意思地做出了防备的动作。

  “我的天!皇上!您把太后带来了?!”季子渊吓得连下巴都合不上了,这就是皇上所说的确定的方法?他怎么不知道皇上做事已经如此直率了?!

  莫清晓这才发觉这人一身的侍卫服饰,她这才放松了拳头,静静地立在一旁。

  慕容彻头也没有,只冷冷甩下一句话就迈步进了那屋子。

  “带来又何妨?要是她真有问题,杀了便是。”

  莫清晓一口气堵在了喉中,这昏君要是暴虐成性,要杀就杀,这么折腾有什么意思?

  可跟着走下了一段长长的阶梯,莫清晓就没了方才的气势,她已经背后发毛了,这地方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