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是什么人?
莫等闲2017-03-17 15:502,390

  夜深了,莫清晓由着连翘将自己扶回到千秋殿,这路不算近,她越走越觉得脚步不稳。

  强撑进了殿门,连翘回头便惊呼了一声。

  她看莫清晓的脸颊泛着红晕,很是不正常的样子。

  她连忙伸手探了探莫清晓的额头,急声道:“娘娘这是发热了!”

  莫清晓蹙起了眉,难怪自己这么不对劲。

  她见连翘要转身,连忙喊道:“别声张了,我那里有药,你去煎一副来。”

  连翘咬了咬唇,“是。”

  还好发烧不过是简单的病症,莫清晓挑出一些药就交给了连翘,随后斜倚在了榻上。

  药煎好了,莫清晓忍着全身的虚软无力喝下了这一碗略苦涩的药汁,随后便昏昏沉沉睡下了。

  这个时辰,千秋殿守夜的婆子熄灭了院中的宫灯。

  似乎觉得眼前一道黑影晃过,她自嘲一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便出了内殿的院子。

  而一道黑影却是无声无息地接近了正殿的屋檐,随后一个起落便停在了回廊中。

  莫清晓不喜有太多人守夜,故而这回廊下空无一人,这黑影试探了几下便闪身拐过了拐角处……

  不远处的屋檐下,两个暗卫藏身于黑暗处,神色皆是一凛,“这次终于逮到他了!去报告皇上!”

  此时龙兴殿的书房中,慕容彻正凭窗而立,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蓝衣长袍的俊朗男人。

  “季子渊,你倒是长了本事,太皇太后的人也敢动。”慕容彻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唇角微微上扬。

  季子渊拍了拍衣袖,笑道:“我可不想看到那老太婆太早回来,况且华阳公主还在那里,这件事瞒得住。”

  慕容彻淡淡瞥了他一眼,“都处理干净了?要是留下什么……朕不会替你善后。”

  季子渊笑了笑,“皇上尽管放心……”他语峰一转,疑惑道:“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听说宫里多了位莫太后,可宫中哪有得势的莫氏妃嫔?”

  慕容彻想到这个莫清晓便微微垂下了眼帘。

  这个女人倒是让他很意外,简直和调查来的信息丝毫不吻合,功夫路数奇怪,还有那样的胆识,这哪里有半点像是个被养废了的懦弱傻子?

  “莫氏,莫正源之女,先帝驾崩之日是她入宫之时,没想到先帝还留了那么一手,立后诏书也没有留在太和殿,而是交与黎深。”慕容彻提到黎深,语气也骤然一冷。

  慕容彻暂时还动不了这个深不见底的国师,不过警惕之心和提防之意很是明显。

  季子渊大为惊叹,“我的天,难道这个莫太后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皇上就这样让她进宫了?如果是个祸害呢?”

  想到那日莫清晓竟敢和自己动手,慕容彻淡漠一笑。

  “杀她容易,倒不如留着她,既挡住了后宫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也能继续追查这件事背后的势力。”

  季子渊刚要说话就听到了门外的通报声。

  “启禀皇上,千秋殿有动静!”

  季子渊一愣,“千秋殿?”

  “是这位莫太后。”慕容彻微微眯起了眸子。

  那暗卫疾步入了书房,单膝跪下后拱手道:“有人潜入了千秋殿,看着身手和身形似乎就是前几日在千秋殿附近看到的。”

  慕容彻脸色微沉,周身的气息似乎都更加冷冽。

  季子渊沉声道:“我去会一会他!”

  慕容彻微抬起眼眸,“朕也想看看这人的来路,或许,和莫氏脱不了干系。”

  千秋殿外另一个暗卫还守在隐蔽处,他感觉耳旁的风声更大了,没想到一回头就多了三个人,他看到皇上就要下跪。

  慕容彻微抬了抬手,“免礼,人呢?”

  “在太后娘娘的寝宫内!”

  季子渊皱起了眉,“难道……是太后的人?”

  慕容彻没有开口,他身形一动,已经彻底湮没在了黑暗中,季子渊连忙跳下了栏杆,勉强跟了上去。

  内殿中,莫清晓勉强觉得高烧退了一些,可还是全身无力,口干舌燥,她刚要翻身就听到了窗户咯吱一声,极轻的声音,随后就是带动的气流让幔帐都微微晃动了几下。

  有人!

  莫清晓停住了动作努力去听,听不到脚步声,可却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在找东西。

  来这里找东西?这个宫殿分明多年无人居住了,况且陈太妃已经整个翻修了这里,难道是在找自己的东西?

  还不等她起身,那幔帐又微微一动,极轻的气息让莫清晓整个人都绷紧了,这人已经在她面前三步之内了,只要她睁开眼睛就能看到!

  气息越来越接近,莫清晓也在不断地衡量着距离,她要找一个时机……

  微微睁开一丝眼眸,一只大手探了过来!

  迅速抽出了枕下一只形状奇特的发簪,莫清晓身子一跃,手已经制住了那人的脖子。

  “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莫清晓在黑暗中也只能看到他全身都被黑布拢住了。

  似乎是感受到脖子上抵着的并非是刀剑,那人眼中的狠厉渐起,伸手就要袭向莫清晓。

  莫清晓冷笑了一声,那凶器也刺入了他的脖子一寸,那凶器实则便是几支金簪削成,尖利无比,上头的倒刺林立,刺进血肉就会紧紧扒住,一动就是剧痛。

  “还不肯说?”莫清晓加重了手中的动作,直到听见这黑衣人的一声闷哼。

  莫清晓虽然全身紧张,可仍然抵不住一阵阵的眩晕感,她扶着床柱的手也是一紧。

  那黑衣人似乎料到了莫清晓失神的一瞬,不顾脖子上的伤迅速抬手,那金簪也猛地被拔出,带着血肉模糊的一块皮。

  他来不及痛呼,直接拔出了匕首抵上了莫清晓的脖子。

  莫清晓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会这么做,她一把扔掉了金簪,冷冷地望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黑衣人顾不得脖子上汩汩流血的伤口,他刚要开口,没想到突然听见了屋檐上的动静,立刻掏出一颗药丸,厉声道:“把它吃了!”

  莫清晓只迟疑了片刻就感受到了脖子上的凉意和剧痛,她只得是接过了那药,“这是什么?”

  “吃了!”那人的刀又加重了一分。

  莫清晓刚要张开嘴就被他钳制住了下巴,随后那药也被塞进了喉咙。

  “跟我走。”那人一把拎起了莫清晓。

  莫清晓猛地咳了两声,可那药还没入喉就化了开来,很快她就没了力气,分明意识清醒就动不了,只要想动就会一阵痛意袭来。

  屋檐上,慕容彻听到殿内的脚步声,沉声对季子渊道:“不必等了!”

  季子渊一声口哨,四周的暗卫纷纷围了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