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吴真2017-03-23 17:392,513

  三人走过去,赶车人看看三人:“你们到底有钱没钱,没钱就别耽误我功夫了。”

  吴长策:“这不给你凑钱的嘛,你看这也凑了不老少呢。”说着就往对方衣服里塞。

  赶车人:“干什么,我还没数呢。”

  吴长策:“哎呀,差不多,就咱们这交情还数什么。”

  赶车人:“这是怎么说的,就咱们这交情差一个铜板也不行啊。”

  吴长策:“朋友,你这样不好,你看我后面俩兄弟都不高兴了。”

  赶车人看看两人:“吓唬我,拿着把破剑就把自己当响马强盗了,看看你们这副德行,一点绿林的风采也没有,人家是这么说话的吗,不得先把剑架在脖子上吗,用个马车还讲价钱,不杀人都不错了。”

  吴长策:“听你这么说,是遇到过响马劫匪。”

  赶车人:“我寻思着应该是这样,一直想着碰到一回,也给我的人生增添上一抹传奇的色彩,可惜天不遂人愿,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你们了,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就冲过来了,多希望你们对我出手,一鞭子就把我抽下车去,可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就一个出手的,还像是给我送武器的,就说他,拿着把剑也就让人觉得是卖艺的,你把剑架到我脖子上来啊。”

  说着走过去凑到裴得机的剑下,把衣领往下扒扒:“你拔出来啊,靠近点,让那凉凉的剑的冷锋划着我的皮肤,让我不自主地打着机灵,起着鸡皮疙瘩,让我的咽喉被压迫着随时会被割开,鲜血扑哧扑哧地喷涌而出,我吭哧吭哧地喘息着死去,在这一刻,我的眼神是不甘的是挣扎的是倔强的,我的心是-----,你把剑靠近点啊,我这一点心跳的感觉都没有,最好弄点血出来,场面才好看。”

  又对着万两:“愣着干什么,找个绳子把我捆了。”

  万两呆呆地点头:“哎哎,你稍等。”

  赶车人对不知接着干什么的两人:“别愣着了,说词啊。”

  吴长策:“说什么词我们也不知道啊。”

  赶车人:“你们绑架我是玩的啊,想让我干什么,不干就把我怎么着了。”

  裴得机:“不就让你载我们一程嘛。”

  赶车人:“你这什么语气,跟我撒娇呢,说话前应该先甩我俩耳光,腾不出手是吧,那就这位来,一定要留下俩红手印哈。”说着抬头看看:“我得冲着这边,让光线打到我的脸上,你也过来,上我对面来搭话呀。”

  吴长策:“我凭什么听你的,听了就拉我们一程哈,一言为定。”

  赶车人:“你们表现好点,动作表情都得到位。”

  吴长策走过来,握着拳头有些难为情地喊:“你载我们一程。”

  赶车人:“语气再凶狠点,注意表情。”

  吴长策:“你载我们一程。”

  赶车人:“有进步,再来。”

  吴长策:“你载我们一程。”

  赶车人:“还不够完美,再来。”

  裴得机一把把赶车人推开了:“去你的吧,你到底能不能走。”

  赶车人:“嗯,就是这样。”

  裴得机:“你还上瘾了是吧,我彻底成全了你。”冲正走过来的万两:“把他绑了。”

  万两上去绑人,赶车人配合地把手背向后边躬起腰,万两绑好。赶车人还撅着屁股:“再踹两脚啊,不会给自己加点戏。”

  万两:“行,我也真是忍不了了。”说着冲屁股踹出去。

  赶车人被踹的跑出好几步,裴得机一把抄住,把他往车上拉:“给我上车,走。”

  赶车人梗着脖子:“想让我从了你们,做梦,老子铁骨铮铮,宁折不弯,剑呢,架脖子上啊。”

  裴得机:“我可真搂不住了,你别这么找死。”

  赶车人自顾上了车:“什么素质,这不都台词嘛,你们得注意烘托我坚强不屈的形象。”

  吴长策冲几人摆手:“快走。”

  赶车人坐在车上晃着腿:“去哪啊。”

  裴得机:“往前走,不让你停就一直走。”

  赶车人:“好好的词愣毁在你嘴里了,你得压低了声说啊。”说着冲马踢出一脚:“驾。”

  几人在后边跟着走,马想翼:“你们还真把人给绑了,看不出来,居然还有这方面的禀赋啊。”

  吴长策:“都是让他给逼的,好好的车不赶,非要体验把刺激。”

  张德茂:“这不是有病嘛。”

  吴长策:“我们没事跑出来折腾也够有病的,相互理解吧。”

  赶车人悠然地走着,不时看裴得机:“朋友,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裴得机:“想找个山头安身。”

  赶车人:“听你这话,难不成真要当劫匪。”

  裴得机:“嗨,那算什么,啸聚山林劫富济贫都是老皇历了。”

  赶车人:“哎呀,失敬啊,我还以为几位是逃荒的呢。”

  裴得机:“你看出来了,都是错觉,我们的低调形成的错觉,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赶车人:“逼上梁山,你们的事我也略有耳闻啊,可梁山在哪呢,在咱们这片吗。”

  裴得机:“谁知道梁山在哪呢,我们可没那功夫去找,有座山就行了,关键是得有土地。”

  赶车人:“拉伙单干另立山头,好气魄。”

  裴得机:“我们也是刚开始,艰难点。”

  宋上门:“这还艰难呢,一天就抢了这么多东西,不过你们也太好说话了,这些破烂也要。”

  裴得机:“东西太多,不都拿着吧心不安,只能受累了。”

  赶车人:“怎么不在村里抢辆车呢。”

  裴得机:“没好意思冲老乡们张这口,就归置了归置眼巴前自己的东西就算了。”

  赶车人:“自己的东西,霸气,看到的都当自己的东西。”

  裴得机:“是,都是我们这行应有的觉悟。”

  赶车人:“那我这车。”

  裴得机:“没事,有规矩就有例外嘛,放心兄弟,哥给你照应着点,一句话的事,哥就这地位。”

  赶车人:“我不是这意思,哥,一辆车算什么啊,我是说能不能让我也在山上坐吧交椅,以后我就----。”

  裴得机看着赶车人不说话,赶车人:“哥,你就当兄弟不懂事说着玩呢,我不坐交椅,就当个外围喽啰也行。”

  裴得机想去抓赶车人的手,才意识到手在后面呢,兴奋地抓住了赶车人的肩膀:“兄弟,你想加入我们啊,有这想法怎么不早说呢。”

  赶车人:“没好意思,知道你们不随便收人,我也是一时情不自禁,才厚着脸皮开了口。”

  裴得机:“兄弟你这不和哥见外了吗,这点事对哥能算事吗,哥直接让你坐前十把,不,容哥算一下,兄弟,最次你以后也是六当家的了。”

  赶车人:“哎呀呀,多谢哥,兄弟以后一定听哥吩咐,毒誓就不发了,哥,你就看我这真诚的眼神,相信我。”

  裴得机:“哥信了,把车先停了,哥为你引荐一下其他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