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撕碎的梦想
王千赫2017-03-19 19:005,541

  “导演好,我是31号试演者韩星子。”韩星子紧张得结巴。

  “不要紧张。”詹姆斯低头扫了一眼韩星子的参赛资料,“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你就当是在学校的剧场排练,随意点!”

  “好的。”韩星子努力想放轻松,但是效果却适得其反,反而更加紧张。

  再加上临登台前的那通电话,也搅得她心神不宁。很快,韩星子的额头上就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手心里也布满了汗珠。

  但是音乐已经响起,她必须马上开始表演!

  “真希望艾利和莉莎能够马上来!”韩星子刚说了一句台词,气息就因为过分紧张开始变得急促紊乱,有种快要喘不上气的窒息感。

  不行,这样下去,她会失败。

  韩星子打起精神,想要补救,但是越着急越乱,错误也更多。尤其是她无意间发现评委席上的詹姆斯,频繁地摇头,似乎对她的表现非常不满意。

  不好,让导演失望了!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错事机会,错失梦想?不,不可以,她想要走上百老汇的舞台,她想要走到镜头前表演,被大家喜爱和认可,成为好莱坞演员。

  “这是惊人的……惊人的发现,关于我出生的秘密……”

  “停——”詹姆斯忍无可忍喊停,“这是我看过最糟糕的表演。”

  “对不起——”韩星子急得双眼通红,差点当场落泪,“导演,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没有发挥好。”

  “紧张不是借口,实力才是关键。”詹姆斯不耐烦地冷哼。

  “我……我很有实力的!这次试演,我们学校所有女同学都报名参加了,但是最后我打败了所有人,获得试演苏菲的资格,这足以说明我足够优秀。”韩星子不甘心和梦想失之交臂,激动地大声辩解,“从小我就热爱表演,并且比别人年轻一岁就成功考入美国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表演系。留学的两年时间里,我每天都在学校剧场排练,也曾经出演各种校园舞台剧的女主角,这些都奠定了我优秀的基础。这一次海选角色,我通宵读剧本,反复观看百老汇舞台剧,将苏菲的角色理解得十分透彻,我相信我有实力饰演苏菲。”

  “一个出色有实力的演员,不应该在舞台上紧张。”詹姆斯继续挑刺。

  “那是因为我真的热爱表演,喜欢苏菲这个角色,只有在乎才会在意,才会紧张。”韩星子紧紧握紧拳头,手心里全是冷汗。

  詹姆斯不由得抬头仔细看舞台上和自己据理力争的女孩。

  这一看,他有些愣住。

  今天参加试演的女孩,一个比一个漂亮,但是谁都没有韩星子这样一双让人心跳的眼睛。这双眼睛黑白分明,白的地方通透纯净,犹如天使的颜色;黑色的眼珠,比黑珍珠还要美丽,闪烁着犹如太阳般耀眼的光芒。

  “你很努力,这一点我很欣赏。这样,我最后给你三分钟时间。你准备一下,三分钟后重新开始试演。”詹姆斯说。

  “谢谢导演!”韩星子惊喜地捂住嘴巴。

  她急忙走下舞台,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一定把握最后的机会。三分钟很快过去,韩星子再次走上舞台。

  这一次,她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场戏,也是她练习最多,最能表现苏菲人物性格的经典场景。

  “可以重新开始了吗?”詹姆斯询问。

  “嗯,我准备好了。”韩星子认真点头。这一次她心无杂念,脸上飞扬着自信的笑容,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开始吧。”詹姆斯有些吃惊。

  “好的。”韩星子深呼一口气,情绪瞬间到位。

  这一刻开始她不在是为了追逐梦想不断努力的表演系学生韩星子,而是《妈妈咪呀》中那个可爱漂亮的女主角苏菲。

  “我——”

  “嘎吱——”巨大的噪音,吞没了韩星子极富感情的声音。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追随声音的来源,看向天花板。剧场内的天花板足足十多米高,上面搭建了灯架阁楼。这会儿灯架阁楼一阵剧烈摇晃,巨大的噪音不断响起,十分刺耳恐怖。

  “发生什么事了?”詹姆斯和其他评委,纷纷站起来。

  “吱嘎——”又一声巨响。

  接着,舞台顶灯毫无预兆地脱落,迎面朝韩星子砸下!

  “啊——”韩星子失声尖叫。

  危急时刻,一道黑影从灯架阁楼上一跃而下,在顶灯即将砸中韩星子的瞬间,抓住韩星子的胳膊,将她往后一拽,两个人纷纷跌倒,在地上滚了数圈才停下。

  “砰——”顶灯砸在舞台中央,将舞台的地板砸出了一米多宽的深坑。粉尘四起,呛得人睁不开眼睛,剧烈咳嗽。

  突发的状况,惊呆了所有人,舞台后面的人听到动静好奇地跑出来,看到舞台犹如遭遇了地震一样的惨烈,纷纷大惊失色。

  “星子,你没事吧?”焦急的询问声从头顶响起。

  韩星子这才从震惊中回神,抬头恰好对上一张俊脸,忍不住惊呼:“李俊泰,怎么又是你?”

  “我——”李俊泰尴尬地挠挠头,“这不重要,你快看看有没有受伤,哪里疼?”

  “我没事。”韩星子推开李俊泰想站起来,岂料她一动立刻痛得五官扭曲,倒吸凉气,“啊,我的脚!”

  李俊泰惊慌地急忙低头,一眼看到韩星子的右脚脚踝处又红又肿。

  “扭伤了?”他顿时满脸自责。

  “我送你去医院。”李俊泰急忙扶着韩星子站起来,用自己的身体做她的拐杖,支撑她摇摇欲坠的娇小身体。

  “等下,还有更重要的事。”韩星子制止李俊泰,急切地找到詹姆斯,“导演,我,我还没有表演完,可以继续吗?”

  “继续?”詹姆斯看着狼藉的舞台,无名怒火在心中燃烧。

  他态度傲慢地斜视韩星子:“第一次你失败,是因为你不够专业。第二次你失败,是你运气不好!不管哪一条,我都很不喜欢。31号试演者,你失败了,我永远不会录用你这种不专业的人成为我电影中的演员!”

  吼完,詹姆斯气呼呼地走掉。

  韩星子委屈地瞪圆了眼睛,愣在台上。

  刚刚詹姆斯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不但粉碎了她心中所遇期待,也带给她极大的羞辱!韩星子顿时羞愤交加,紧咬下唇。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成功,我要让你知道自己判断失误,我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我是最棒的演员!”韩星子暗暗憋了一口气,同时握紧拳头。

  剧场一片混乱,海选被迫中止。

  一会儿,警车和救护车先后赶到。李俊泰搬来一把椅子,想扶着韩星子坐下,却被韩星子一脚踢翻。

  “嘶——”韩星子扯到受伤的脚踝,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小心,你受伤呢。”李俊泰看着韩星子红了一圈的眼睛,非常自责,“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自己去,不用你管。”韩星子拒绝。

  “你自己怎么去?我开车送你。”

  “不用你操心。”韩星子转身要走,突然,剧场内一阵躁动。

  接着,人群散开,几个穿着制服的纽约警察走进来。

  “谁是事故负责人?”警察询问声刚落下,所有人纷纷看向李俊泰和韩星子。

  “不是我,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我是受害者。”韩星子急忙辩解。

  “是我造成的。”李俊泰主动承认。

  警察简单调查一下,然后走过来拍拍李俊泰的肩膀:“经过我们调查和目击者证词,现在断定你破坏舞台给剧场带来巨大损失,请跟我们回警察局。”

  “OK!”李俊泰点头。

  韩星子看着李俊泰被警察带走,愣了一秒,医护人员就找到了她。

  她被抬上担架,走出剧场的时候,恰好碰见准备上警车的李俊泰。她再次愣了愣,然后不自在地将头扭开。

  “韩星子!”李俊泰恰好回头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有点闷。

  韩星子手指动了动,没有回应。

  “韩星子!”李俊泰不甘心地再喊。

  韩星子咬紧唇瓣,直到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也没有回头。

  李俊泰看着坐在救护车上韩星子娇小的身影,目光灼灼。她微微蜷缩的身体看起来很悲伤,很失落,很委屈,让人心生怜爱。

  “我一会儿去医院找你!”李俊泰心中一阵悸动,在救护车门即将关闭的一瞬,对着韩星子喊。

  接着,救护车门完全关闭,救护车灯闪烁,最先驶离剧场。

  “走吧。”警察催促。

  李俊泰点点头,坐上警车的时候视线死死盯着前方的救护车。他下意识握紧拳头,刚好救护车转弯,视野里出现了几个醒目的红色大字。

  “是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李俊泰眼底突然迸射出灼热的视线。

  很快,警车停下,李俊泰被带到了最近的警察局。

  警察局里非常嘈杂,人来人往。警察按照程序告知李俊泰剧场要求赔付3万美金,他可以选择接受律师援助,减少部分赔偿金。

  如果是一年前,3万美金对他来说,就好像从是狮子身上拔下一根毛那么简单。

  可是现在,他逃离家里已经整整一年,仅靠打工薪水生活,很难支付这笔天文数字。

  找Nick帮忙吗?

  不行!Nick已经帮了他很多忙,他不能再给Nick添麻烦,而且Nick的酒吧即将到期,需要支付一大笔租金。

  似乎,唯一能寻求帮助的,只有他的爷爷李政权和哥哥李明哲。

  但是,真要联系他们?把已经得到的自由重新埋葬?

  李俊泰的眼神不由得黯淡下来。

  “你好,请问李俊泰在吗?”清爽的男中音突然响起。

  李俊泰愣了一下,猛地站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哥!”

  “俊泰!”李明哲看到李俊泰没有受伤,顿时松了口气。他大步走过来,拥抱了一下李俊泰,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哥,你怎么来纽约了?”李俊泰吃惊地问。

  “谈生意,然后爷爷让我接你回家。”李明哲打量了一下李俊泰。一年不见,李俊泰没有像他想象中被生活磨光意志和傲骨,双目依旧炯炯有神,脸色看起来和电视里一样,始终洋溢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和傲骨。

  从小大到都是这样,他们兄弟俩分开的时候,都是人中之龙。但是站在一起,他总是会被李俊泰比下去,一个是天生的帝王,一个只能屈居人下,做个看人脸色的臣子。

  “幸好你没出事,否则爷爷那边,我没办法交差。”李明哲的眼光暗淡一下,自卑感再次冒头。

  “那些黑衣人是你安排的?”李俊泰皱起眉头。难怪消失半年多的追踪者再度活跃起来,而且像是训练有素的警犬,总是能够准确地嗅到他的气息。

  “还不是为了找到你?”

  “所以把我当贼抓吗?”李俊泰想到韩星子难过得眼圈发红,想哭却拼命忍着的模样,激动地难以自控,“你知不知道,这些黑衣人不仅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影响,甚至还毁灭了别人的梦想?梦想啊,是你赚几亿几十亿都无法买到的,这个世界最宝贵的财富!可是,就因为你,梦想破碎了!”

  李明哲愣了,从小到大李俊泰从没有对他吼过,更别说当场翻脸。

  “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不过如果是我造成的,我很抱歉。”李明哲收敛心神,但是脸色却难以掩盖地阴沉了下来。

  “对不起不是万能的,无法改变对别人的伤害!”李俊泰大吼,突然一拳狠狠砸在墙上,手背肌肤顿时崩裂十多道细小的伤口,鲜血顺着伤口溢出来,鲜红一片。

  “你想怎么办?”李明哲扫了一眼李俊泰手上的伤,再次感到意外。

  他和李俊泰只是短短分别一年,但是眼前这个李俊泰,太陌生了。他不由得重新审视李俊泰,却发现对现在的李俊泰缺乏了解,也没有详细资料来判断。

  “剧场的事因你而起,赔付你负责。还有,马上给我办理保释手续,我要出去!”李俊泰心急如焚,比起和李明哲吵架埋怨,他更想马上赶到医院找到韩星子。

  今天的事,他欠韩星子一个补偿。

  “多少?”

  “3万美金。”

  “不多。”李明哲掏出钱包,填好一张支票,递给警察。

  很快,保释手续就办好了。李俊泰头也不回地走出警察局,李明哲紧随其后。

  刚出门,李俊泰就走到玛莎拉蒂旁边,一脸不爽地朝李明哲伸手:“钥匙呢?”

  “手痒了?”李明哲自以为了解他地笑了笑,然后把钥匙掏出来丢给李俊泰,“从小你就喜欢车,最喜欢黑色的玛莎拉蒂。一年多没碰车,憋坏了吧?”

  “交通工具而已,好坏能用就行。”李俊泰焦急地接过车钥匙,解锁,上车,踩油门,动作一气呵成,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吱嘎——”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李明哲愣了一下,随后苦笑:“这算是抢车逃逸?”

  车上,李俊泰心急如焚,打开GPS后,很快就找到了救护车所属的那家医院。他一个急转弯,立刻朝医院赶过去。

  而这个时候,医院里,韩星子刚刚上了石膏板,坐着轮椅被医护人员送回病房。

  “真是无妄之灾,该死的李俊泰,麻烦精!”韩星子躺在床上恨恨地摧床。

  医生说她运气好,腿并没有骨折,但是踝关节外侧韧带拉伤,3天内不能运动,卧床静养。

  可是她哪有时间住院三天?

  试演失败的事,还有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都等着她处理。尤其是那通电话,一直搅得她心神不宁。

  究竟是诈骗电话,还是真出事了呢?

  韩星子越想越着急,越想越担心,立刻掏出手机打给妈妈。

  很快电话就通了,但是传来的却是机械的提示声:“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对不起……”

  “怎么会关机,难道真出事了?”韩星子心咯噔一下,有点慌。

  自从她来纽约留学,妈妈的手机就24小时开通,洗澡做饭睡觉……不管任何时候手机都不离开身边,就怕错过她打来的电话。

  但是,现在妈妈居然关机了!

  “怎么办?”韩星子急得眼圈发红,突然摧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猪脑袋,怎么忘了张阿姨?!”

  张阿姨是妈妈的好友,妈妈有什么事都会找张阿姨商量。

  如果妈妈真出事,张阿姨一定知道。

  韩星子立刻拨打张阿姨的电话。

  “喂,星子啊!”电话接通的瞬间,张阿姨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飘了出来。

  “张阿姨,我妈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韩星子焦急地喊。

  “这事……说来话长。”张阿姨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始讲述事情的原委。

  一周前,韩星子的妈妈陈倩云被人欺骗,风投失败,辛苦打拼半辈子的资产全赔了进去。

  陈倩云大受打击,精神失常。

  银行急于找到韩星子办理资产拍卖手续,才有今天那通电话。

  韩星子心情沉重复杂地挂断电话,有些发呆。妈妈投资失败,破产了不说,还赔上了所有家产。

  她的家即将被银行拍卖,而她和妈妈不但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她也再没有能力支付巨额学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光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光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