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们离婚吧
冰可人2019-09-28 15:272,104

  叶启宁听罢叶母这样子说,紧紧地蹙着眉头,说:“妈,白苏是我的老婆,她以前的事情我也知道,这不能怪她!”

  “你都知道?”叶母听罢,更是一副了不得的模样,提高了音量,叫了起来说:“你都知道,你当初和她在结婚的时候,我问起来这些事情,你说也就谈了一个男朋友什么的,没有生什么事情,那怎么现在会发现这样子的事情,打掉过孩子,还子宫内膜壁很薄,怀孕概率很小?这不知道是打掉过多少孩子,才会让子宫内膜壁变得很薄的,你知道不知道?”

  叶母一副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痴情的儿子的呢?

  居然是对白苏这么上心,这子宫内膜壁很薄,分明就是打掉过好几个孩子才会是这样子的,他到底懂不懂?

  “妈,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严重,她就只打掉过一个!”

  “也就你这个傻瓜才会相信,妈是一个女人,对这些事情能不了解?若不是打掉过好几个,怎么会让子宫内膜壁很薄,连怀孕都怀不了呢?这分明就是在你之前,她打掉过好几个孩子!”

  叶启宁一听叶母这样子说,微微一怔,拧起了眉头,说:“可是白苏只打掉过一个,哪有那么多?”只是心底却是怀疑了起来,妈妈是一个女人,对这些事情自然是懂的,按妈妈这样子说,难不成,白苏还是在骗他?

  而此时,白苏听罢叶母这样子说,心真的冷到了骨子里去了,她真的没有想到,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她白苏在她们的心底,居然是如此的不堪,甚至,此时的她都没有勇气去看叶启宁的心底在想什么。

  沉默了半天,她终于是忍不住地站了起来,提高音量大声地喊了起来:“好了,够了。”

  白苏的话让叶母和叶启宁还有叶父皆是微微一下,一个个的有些诧异地盯着她看,叶母脸色直接就是拉的更加的难看,说:“什么够了,你还想要发脾气的吗?自己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还不许我们说?”

  白苏看着叶母,苦涩地一笑,扯了扯唇角,说:“妈,我嫁到叶家来四年了,我在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的时候嫁给了叶启宁,我和你们一起生活了四年,四年了,我在你们的眼中,竟然是这么不堪的一个女人的吗?”

  叶母一听白苏这样子说,她微微一怔,整个人下意识地愣在了那里,确实,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白苏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她应该是心底有数的。

  只是一看到这个,她也不知怎的,就仿佛是许久以来终于是找到了白苏的毛病一样子的,不愿意放过,她说:“谁知道是不是你掩饰的太好了?”

  白苏听罢,闭上了眼眸,扭过头来,看着叶启宁,说:“叶启宁,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是不是在你的心中,你认为,我也是这样子的一个女人,不知检点的女人?”

  叶启宁一听,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说:“不,不是,我没有想这样子想过,我没有!”

  未曾等白苏说话,叶母立马紧接着又问了起来说:“那你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是女人,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对这些事情也有所了解,打过一次孩子的女人不至于子宫内膜壁很薄,就连怀个孩子都怀不上,这明显就是打过好几次的!”

  “够了。”白苏的眼泪终于是忍不住地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说:“既然爸妈你们这样子想,叶启宁就连你,你也不相信我,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嫁到你们家来四年,自问问心无愧,却没有想到在你们的心中,如此的不堪,既然如此,那叶启宁,我们离婚吧!”

  离婚两个字白苏一说出来,就仿佛是万箭穿心一样子的难受,对于一个习惯性的享受了一个男人的宠爱的女人来说,忽然之间说要离开他,这就仿佛是把自己身上的肉生生地撕扯掉一样子的,痛不欲生。

  只是此时,她被她一直是当着亲妈的婆婆这样子说,她真的难受,一起生活了四年,她对她问心无愧,甚至比对自己的妈妈还要孝顺几分,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子说,而叶启宁,竟然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也没有解释。

  这样子的老公,这样子的婆婆,这样子的家庭,还要着有什么意思?

  白苏的离婚两个字一说出口,就仿佛是晴天霹雳一样子的,立马从头顶上直接就是劈了下来,甚至是让人无法相信。

  这看似多么幸福的一个家庭,怎么会提出来离婚两个字呢?

  不光是白苏没有想过,叶启宁,叶父叶母也从来没有想过,对白苏虽然并不是特别的满意,但是她为人处事十分的聪明,让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赞不绝口,让他们二老也是十分的有面子,更是让叶启宁省了许多的心。

  他怎么会想到离婚的头上的呢,这些事情,是他真的没有想过的!

  这个幸福的家庭里面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

  白苏更是不想,她爱叶启宁,她真的很爱很爱叶启宁,为了叶启宁,她愿意承受所有的委屈,甚至,她愿意委曲求全。

  可是,她努力地做,是为了让这个家庭可以幸福快乐,而不是为让她变得如此的不堪啊!

  她甚至是想都没有想过,她会在她一直是视为这一辈子的亲人的眼中,是如此的不堪的一个女人。

  想到刚刚那些话,真的就仿佛是如同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地割碎了她的心,碎成了一地,再也拼凑不全了!

  叶启宁一听到离婚两个字,整个人立马怔在了那里,吓得脸色都变了变,他立马急急地拉着白苏,说:“离婚?白苏,你开什么玩笑,离什么婚,我又没有怪你,再说了,医生又不是说你永远不能怀孕,离什么婚,怀不上孩子,我们可以去医院治啊,离什么婚,开什么玩笑,我不同意!”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叶启宁,你太过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复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