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武侠世界(5)
赖尔2020-02-06 11:573,025

  就在二人交换着这样的对话时,突然听到几声惨叫此起彼伏:

  “啊——”

  “有……有飞刀!”

  “大家小心!注意戒备!”

  诸如这样的声音不断响起,沃华池和张宽德对望一眼,一起长长地叹了口气。他苦笑道:“收回前言,看来并非失效的样子,不过明显触发感应期长了一点。我们应该庆幸,古人没有发明出红外线防盗仪器那么高端的先进产品,否则我们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触发感应期?什么意思?”她疑惑地问。

  “哦,就是说,我举个例子:刚才咱们踩到的那个砖块其实就是机关。但是踩到机关,然后连带着机关内部运作,一直到放出飞刀扎人,其中所花费的时间比较长,大约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而在这几分钟间,我们已经走出了飞刀的范围,倒霉的就是后面的人了。”

  “哦!”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非常明显,这二人的对话严重缺乏危机意识。就在身后人此起彼伏的哀号声中,他们走到了墓道的尽头:在那儿,有一扇紧闭的石门。二人随即研究起怎么打开这扇门来,不一会之后,张宽德在一边的墙壁上发现了三个砖块,上面分别画了巨石、骷髅瓶子、飞刀三个图形。

  “这八成就是,按下了相应的砖块,就会出现相应的危险吧。你看,你想怎么选?”他把选择权交给了沃华池。

  “我想想,”她摸了摸下巴道,“巨石从那边滚过来,咱们又没地方躲也不会武功抵挡,一定是死路一条。不如咱们选毒药吧!”

  “啊?!”他没想到她那么干脆地就做出了选择,“为什么?”

  “因为,”她笑得将黑亮的眼眸弯成了月牙,“言情小说的主角,从来没有被毒死过啊!就算中了再厉害的毒,一定会在无意中找到什么解药,要不就是被高人所救。总之只会有奇遇好事情,不会死的。”

  她的逻辑让他无话可说,只是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你按吧。”

  就在他们二人做出了选择,并且沃华池将手按在了毒药标志的砖块上的时候,一直在后面跟各种暗器和机关做斗争的人也跟了上来,但是已经只剩下两成左右。他们还来不及发表抗议,提出反对意见行使自己的人权,就听“咔嚓”一声响,是机关被发动的声音。

  紧闭的石门缓缓打开了。屋里有一口石质的棺材,而一本蓝色封面的书就摆在上面。见到这种情景,众人一窝蜂地挤进了门里去。

  就在他们为抢夺秘籍大打出手、而后突然感觉到头晕目眩、最后一个个倒在了地上的时候,沃华池和张宽德二人,正蹲在石门的外面,在地上挖土。

  “你确定,记得是这么几层么?可是没有500毫升的雪碧瓶子,做出来的能有效么?”望着他从衣摆撕下来的布,她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地问。

  “应该没问题啦,人防课上有教过,你说的那种是防生化武器的防毒面具。现在条件不够,只能做一做简单的口罩。应该可以的吧,非典时期也不是用口罩的?”他将从衣摆处撕下的布片铺在地上,随即挖了地上的一层土覆盖在了布片上,再放了一块布片,再覆上一层土。这样大概做了三四层之后,他把布片的周围系好,然后递给沃华池:“快蒙上。”

  “恩。”她从他手中接过“简易口罩”,蒙在脸上,然后帮着他挖土做第二个。

  当他的那一份也做好之后,两个蒙面人大大咧咧地走进了石屋,在地上一干人等的呻吟和侧目当中,拿起了蓝色封面的武林秘籍。然而,并没有像二人预期的那样,出现蓝色的光芒将他们带回现代。

  “怎么没有效果?”他皱了皱眉,望着她问。

  “也许是没有触发相应条件吧。我再想想,”她抱着手臂想了一阵,“我知道了!既然说是要完成恋爱游戏的任务,那么就一定得触发到关键结局才行。”

  看她又停顿了下来,他知道又该是他搭话的时候了。不禁叹了口气后,无奈地接口:“那要怎么做呢?”

  “根据我多年观看言情小说的经验,到了这种故事的时候,一定是男主角在拿到武林秘籍之后,毅然抛弃了秘籍,而向女主角告白,表示要和她结伴双飞,玩遍名山大川。”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场重现这一段剧情,就可以回去了?”他挑眉毛问。

  “应该是的。”

  “哦。”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开始按照她所提供的剧本表演:

  随手将秘籍往旁边一扔,他在她的提示下,开始温柔俊秀地笑。然而那张国字脸要做出那种表情着实困难,再NG了好几次之后,好容易面部抽搐着摆出了她满意的笑容,然后说道:“哼,武林秘籍,要它何用?!既然我先拿到了秘籍,那么就是我赢了。”

  “我愿赌服输。”她做出女侠的气势,扬起了高傲的头。

  “那么,我要你嫁给我,陪伴在我身边,游遍名山大川,看遍人间美景。”

  然后便是深情对望,然而望到眼睛都瞪得酸了,期待中的蓝光还是没有出现。

  “CUT——CUT——”她忍不住大叫,眨了眨眼睛放松了一下之后,冲对方道:“一定是你刚才的表现还不够深情,所以不能触发条件,再试一次!记住,扔秘籍的时候要扔得潇洒一点。”

  “还要再来啊。”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将扔在一边的秘籍拣起来,继续尝试。

  不料这次扔秘籍的时候,不小心手力气扔得大了一点,竟然砸破了石屋唯一的窗户,飞了出去。张宽德从窗户的破洞处探出头去,却见外面是一块平台。他正想伸手去够那本不远处的秘籍,不料背后突然受到重重一击。人飞了出去,在墙壁上开出了一个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沃华池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当她看见张宽德飞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位灰袍老者竟然站了起来,并且对他打了一掌。她这才想到,在秘籍打破了窗户的时候,空气流通,说不定毒药就已经驱散了,而像那灰袍老人那么高的功力,不久也就自行逼出了体内的余毒。然而这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她立刻从被轰出的大缺口那儿穿了出去,奔向躺在平台上吐血的张宽德。

  “张,你没事吧!张宽德!”看见他满口的鲜血,她慌了神。小说中纵使有千般万般类似的情节,她却丝毫回忆不起来如何应对的方法。只能无助地看着他吐血,然后用自己的衣袖将他嘴边的鲜血擦干。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灰袍老者也走到了平台上,冷笑道:

  “没想到你们两个真的是不会武功的小鬼头,”他冷哼一声之后,冲张宽德狠狠地道,“秘籍呢?交出来,我或许会饶了你们两个的狗命。”

  “咳……”他咳出了一口血之后,气若游丝地道,“刚才……刚才我被你打出来的时候,在地上拖行了数步,然后……那秘籍,不小心给我推到山崖底下去了。”

  “什么?!”那老者大怒,随即冷笑,“你骗我!快把秘籍交出来,否则我就把你们扔到山崖底下去!”

  “山崖”这个词在沃华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这才注意到,原来平台之外便是万丈悬崖。一种奇异的电流穿过她的脑海,然而未等她分析出究竟是什么想法的时候,就被那灰袍老者捏住了脖子,身体被提到了平台之外:“你再不交出秘籍,我就把她丢下去。”

  “不是不交!是真的掉下去了!”张宽德大急,吼出来的后果,就是让他又吐出数口血来。

  老者见他的表情不像是做假,勃然大怒,手一松,将沃华池丢了下去。张宽德一口鲜血喷出,提了一口气奔过去,在电光火石间抓住了沃华池的手。但自己的身体也有大半伸出崖外,再加上受了重伤,根本无法承受。

  这一幕!就是这一幕!在这一瞬间,沃华池的脑中一片清明。然而未等她说出结论,那灰袍老者就一掌向张宽德击下。在这一击之下终于承受不住的他,紧抓着她的手,向山崖下坠落。就在此时,一阵耀眼的蓝色光芒亮起,将二人包围在其中。

  在离开这个武侠言情世界的最后一瞬间,沃华池大吼一声:

  “天!武侠言情世界的终极定律——崖边见真情大法,这才是这个故事的终极任务啊!我怎么早没有想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