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午夜惊魂
欧若2017-05-12 17:342,420

  晚饭时分,那位刑先生如期回来了。

  莫晓宁问过玛利亚,刑先生叫什么名字。可玛利亚也不知道,事实上连那群工人也不知道,大家都只称呼他刑先生,毕竟他们都是一群拿钱做事的人,对于老板的名字是什么,没人会感兴趣。

  不知道为什么,莫晓宁总觉得怪怪的。这个刑到底是哪个刑呢?

  晚餐的量并不比午餐少,因为装修工人在晚上依然要开工。而且晚上多一个刑先生用餐,莫晓宁就多了一份压力。玛利亚说,这位刑先生的嘴巴挑剔得很,也不知他是从哪个国家回来的,总之就是吃不惯中国菜。当然也有可能是吃不惯玛利亚煮的菜。

  原本莫晓宁打算弄几盘大锅菜让那位刑先生和工人们一起吃,可玛利亚坚持要让她开小灶,说是不能怠慢这位大贵人。无奈,莫晓宁只好重起炉灶,另外替刑先生做了菜。

  莫晓宁心想,我只是临时客串一下厨师而已,怎么整的跟参加厨艺大赛一样费神。这个刑先生到底何方神圣,干嘛住在这里为难别人?

  所幸的是莫晓宁的动作还算利索,在没有玛利亚打副手的情况下,也在半个小时内做了四菜一汤。

  贵人就是贵人,连吃饭的地方都跟别人不一样。

  莫晓宁端菜上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位刑先生一个人坐在一张雕花的西式餐桌旁,神态自若地翻着手中的一叠文件。

  可是,玛利亚去哪儿了?莫晓宁一边想着玛利亚的行踪,一边撑起笑脸,以绝对低姿态的语气说道:“刑先生,您的饭菜做好了,请享用!”

  刑先生放下文件,抬眼看她,接着又看了看端上桌的菜,随即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当然。”莫晓宁回答得毫不犹豫。

  “看起来不错,闻起来挺香,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他这是在故意试探还是准备刁难?莫晓宁有点不乐意了。

  “刑先生,好不好吃不是我说了算,您吃了之后才知道。”

  刑先生挑了挑眉,似乎表示认同莫晓宁的说法。随后,他伸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鱼放进嘴里,慢慢咀嚼。他吃饭的姿势很优雅,就连咀嚼的样子都那么有吸引力。莫晓宁又看呆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实在太有气质了。

  “你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我会很有压力的。”

  一句话让莫晓宁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她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调侃呢!

  “我……我只是看你吃饭的样子跟我小时候的一个朋友挺像的,所以才一时走了神。”

  这种听起来苍白无力的解释,莫晓宁也不指望他能相信。但是,这些话并不是莫晓宁随便瞎编的借口。

  莫晓宁还记得母亲刚去世的那年,她连学校都不想去,天天往教堂跑,一待就是一整天。就是在那段时间,她认识了一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孩,那个看上去像王子般的男孩似乎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什么话都不说。起初莫晓宁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可玛利亚说男孩刚来的时候还说过话,不知道怎么的后来就不说话了。连玛利亚也不知道,男孩到底从哪儿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个孤儿,因为好多天都没有人来认领。

  大概两人都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当时的莫晓宁就觉得自己跟那个男孩有种特别的亲切感,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彼此可以依靠。只是在两人的关系渐渐熟络之后,就有人将男孩领养了。自那以后,莫晓宁便失去了男孩的消息,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刑先生看着她,眸光幽暗,“虽然你的解释很牵强,不过我接受。还有,谢谢你的晚餐,菜很好吃。”

  这话中显然有了赶人的意思,莫晓宁很识趣,毫不犹豫地接受道谢之后就离开了。当然,莫晓宁并不觉得生气,至少这位挑剔的刑先生对她的厨艺还是抱肯定态度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了个地方睡觉的关系,这一晚,莫晓宁睡得很不踏实。她做了个可怕的噩梦,梦到了那个男孩被熊熊烈火包围,他向她求救,可间隔在两人之间的是一片汪洋大海,莫晓宁根本无法救他。最后,她眼睁睁地看着男孩一点一点被巨大的火光吞噬。

  就在那一瞬间,莫晓宁猛然惊醒,结结实实吓出一身冷汗。怎么会做这么可怕的梦?难道是那个男孩想告诉她,他过得不好吗?可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以后才做这样的梦,会不会太诡异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莫晓宁从床上起身。因为口有点渴,所以她准备去厨房喝点水。

  初秋的天气,半夜里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寒意。莫晓宁出门匆忙,连厚一点的外套都没带,这会儿走出房门外,还真的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

  装修中的教堂一片狼藉,到处堆满了材料和工具,为了防止摸黑被绊倒,莫晓宁不得不选择了绕远路。但绕远路的后果就是要经过那间阴森恐怖的骨灰堂,莫晓宁从小就怕鬼,虽说基督教没有鬼神之说,但那个骨灰堂里面毕竟安放着很多死人的骨灰盒,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每次不得已经过那里,莫晓宁总是闭着眼睛,假装没看见,然后飞速跑走。

  白天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晚上。

  风吹动着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真有一种月黑风高杀人夜的感觉。莫晓宁不禁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出来的,口渴忍一下就好了,又不会死。

  骨灰堂越来越近,依照莫晓宁以往的作风,应该是闭上眼睛往前跑的,可现在是晚上,可见度不到一米,怎么跑。

  好吧!大胆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没有鬼……

  在无计可施之下,莫晓宁只能如此催眠自己。

  莫晓宁走近了才发现骨灰堂内竟然有亮光,而且窗户上还有人影在晃动,吓得她差点晕过去,稍稍冷静下来一想,鬼是没有影子的啊!难得她还有精神分析。

  大半夜的会是谁在那里呢?莫晓宁第一个想到的是小偷,可哪个小偷这么没长眼,居然跑到教堂里来行窃。跑到教堂里行窃也就算了,偏偏还跑到骨灰堂,那就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莫晓宁壮了壮胆,一步一脚印地朝门口移动。深更半夜往骨灰堂靠近,这可以说是她最大胆的时刻了。

  事实证明,没有哪个小偷会这么不长眼,跑到骨灰堂这种地方来偷东西。莫晓宁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的人竟然是那位刑先生,只见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幽暗的灯光落在他的背上,给人一种孤独而悲凉的感觉。

  这么晚了,他一个人在这里干嘛?

  好奇心掩盖了之前的恐惧感,此刻的莫晓宁只想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从来只是妄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从来只是妄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