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大案惊天
天桥艺人2017-05-18 22:012,087

  看到阿婆手中的金丝手镯,越晴不顾一切地跑上前,从她手里抢过来,双手捧着贴在胸前,眼角的泪水慢慢地无声地滑落。这可是她最为珍贵的东西,是妈妈留下来的唯一的一件纪念品,失而复得之下,她怎么会不喜极而泣呢?

  一旁站着的阿婆,静静望着她,刚刚一闪而过的凶戾眼神变成了理解和释然。她一手拉过越晴,指着面前的深坑问道:“孩子,告诉阿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越晴,被阿婆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抓紧手中的宝贝,朝阿婆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深约一米,直径五十多公分的坑出现在眼前,坑底有一片衣服的边角露了出来。这时候,她才想起了这件事,那正是自己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偷偷摸摸才完成的。平时都是用那些枯草遮盖住了,一般人看不到,不知道阿婆怎么会发现的。

  越晴想起了尚老师的惨死,想起了自己所受的委屈,一时间难以控制,禁不住扑进阿婆的怀中痛哭起来。只是她不敢太大声,怕被其他人听见,就紧紧咬着嘴唇,把脸死死捂在阿婆的衣服中,极其压抑地哭着!

  阿婆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

  一老一少两人,就那样拥抱着,在阳光下如此地动人,投下的影子也是那么的温馨!

  等到越晴安静下来的时候,阿婆问起了金丝手镯丢失的经过。越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却能断定是在自己挖那个坑的时候不小心掉落的。于是,她将尚老师死的那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阿婆。

  越晴的叙述,让阿婆震惊不已。越晴还记得阿婆当时的样子,她两眼大睁,嘴唇颤抖,脸色发青,一双骨节粗大的手牢牢攥在一起!

  被阿婆样子吓坏了的她,不敢说一句话,也不敢偷偷跑掉,怕生病还没有好的阿婆发生什么意外。只能胆战心惊地站在一旁,盯着阿婆的脸色暗自焦急和害怕。

  过了一会儿,阿婆总算恢复了正常。她一手摸着越晴的头顶,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双眼无神地看着远方的天际。皱纹满布的脸上,是一种苍凉和绝望!那一刻,越晴甚至怀疑阿婆很快就会死去,是因为阿婆的心已经死,身上也就有了一种奇怪的阴冷和无奈交织在一起的味道。

  那天下午,在阿婆的帮助下,越晴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尚老师还没有腐败的尸体挖了出来,并借助绳子拉出了土坑。

  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坑底居然还有许许多多的骨头,而且都已经腐败不堪。当那股臭味飘上来的时候,越晴差点被熏昏过去,幸亏阿婆及时用衣袖给她遮住了口鼻。

  等到看清坑里面的东西,阿婆就像一下子被抽取了脊梁骨,浑身瘫软在地。浑浊的泪水,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向下滑落。她两腮深陷,就像是一个形容枯槁的活死人!

  越晴虽然年龄小,却十分聪明。尽管她没有辨认出坑里骨头是什么动物的,却从阿婆的表现中得到了答案:这些都是死人的骨头!

  那一刻,原本就被尸骨臭味熏得头晕眼花的越晴,弄清了骨头的来源,自然更加的恐惧和害怕,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两眼呆呆看着桂花树,大脑中一片空白。

  越晴后来听慧慧说,自己那天就像一个梦游的人,痴痴呆呆地回到宿舍,衣服也不脱,就那样倒在床上,一直睁着眼睛。送到医院以后,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是用了一个非常拗口的名词打发走了孤儿院来的人:间歇性针对性自我封闭式综合症。

  总之,从那天开始,越晴就发现自己会时常嗅到一股死人味,而且无法回避。即使是在梦中,那股死人的味道也会纠缠着她,令她痛苦不堪!

  孤儿院桂花树下发现死人的消息,是阿婆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报告给警方的。曾有人私底下议论,说阿婆没有人情味,自己的儿媳当院长,这件事应该是尽量瞒着任何人的。不管别人怎么想,越晴却觉得阿婆真伟大真正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

  警方的介入,令真相大白,也彻底铲除了以院长简闵菲为首的,戕害人命的黑组织,并顺藤摸瓜,一举打掉了拐卖儿童和贩卖器官的黑恶势力。

  据警方调查,坑中那些尸骨,都是孤儿院里被迫害致死的孩子。他们也都是被那些人贩子从外地拐骗回来的,准备慢慢加以培养,等待着更好的买主。还有一些身体较差,或者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则被简闵菲几人迫害致死以后,摘取体内器官,通过黑市卖给那些医院或者是中间商。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有时候他们竟然是采用活体解剖的方式,从那些幼小的身体里获取他们需要的东西!那些弱小的生灵,就在辗转痛苦和磨难中咽下最后一口气,所以很多是死不瞑目的!

  当案情被曝光的时候,无数的市民和乡下的老百姓,纷纷涌向政府部门,要求严惩凶手,从严法办。各大报刊和杂志,电视台,广播,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报道。

  由于影响太大,孤儿院也被民政部门暂时接管,所有的工作人员一律收押,待审查结束后另行安排。

  警方的工作虽然算得上细致,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那就是孤儿院里的孩子!这些孩子才是真正的知情者,却没有任何人来找他们了解情况。以至于以莫天为首的那个流氓团伙,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留下一个极大的隐患,这才造成了后面血案的发生!

  就在法院宣布公审的头一天晚上,孤儿院的院长简闵菲在看守所内自杀身亡。而其他涉案人员也在当晚同时翻供,无一例外地表示自己是被屈打成招,请求法院延期开庭,并给以上诉权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魂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魂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