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速之客
乱想2017-05-08 15:001,856

  关于师傅和儒雅华侨他们去罗布泊的事,我只有这些线索。

  随后的这些日子里,天天给大头打电话,询问尸体面部还原的适宜,搞得那孙子都躲着我,发短信告诉我别着急,那可是一具九年不烂的死尸,还是罗布泊发现的,不是臭鸡蛋。

  周六的傍晚,我趴在店铺柜台上发呆,快五一了生意还不错,十分钟前,有俩二傻子花了八万块钱买走个痰盂,这东西放潘家园,一千块钱俩,还丫官窑,土窑都称不上,蛤蜊光是我自己磨的,上个月包了浆、做了旧,也没指望卖,插个鸡毛掸子什么的就成,所以就放货架子底下了,谁承想还卖了个高价。

  虽然挣了钱,却高兴不起来,心里七上八下的。

  “老板,阴沉木什么行情?”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趴在柜台前,和我搭讪。

  我都懒得抬头,敷衍道,“看材质和年头,下等货我看不上,买来出不了手,只能烧碳锅涮羊肉;中等的价钱高,我买卖小;你东西好的话,出门右转派出所,交给国家就行。”

  “那麻烦小哥儿,走一眼我的这块。”男人也不生气,掏出一块手绢,缓缓的展开。

  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我顿时来了兴致,捏过那一小块炭黑的木材掂量起来。

  刚才我断定这小子没好货,现在看来倒是我狗眼不识泰山了。阴沉木这种东西,是红椿、麻柳等树木因地址变迁自然灾害埋入淤泥中,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经长达成千上万年的碳化过程形成的。号称,东方神木,植物木乃伊。

  “金丝楠!”我掂量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识货!”墨镜男人颔首称赞,“金丝楠、银杏、紫檀、胡杨沉淀而成。”

  我说怎么和我见过的阴沉木不一样呢,感情这东西是极品中的极品,光是走遍大江南北,这几样木材都是稀有树木,换句话来说,这几种木材生长在南北两地,能在史前文明压缩成一块木材,绝对是大自然绝无仅有的巧合。

  欣赏了一下,我再抬头看这个墨镜男,疑惑的问,“一小块这东西,顶一桶黄金了,你会卖我?”

  “呵呵,小哥儿是生意人,开口就是钱。您就不好奇这东西哪儿来的吗?”

  看着这块古雅神韵的化石木材,我鄙夷的问,“挖来的吧?”

  墨镜男会心的笑了,“因乘天地灵气,集日月精华,乃万木之灵,灵木之尊,因为它本身就是土里埋着的木材,所以不会腐烂。古往今来,确实是帝王首选的棺椁材质。”

  我心里暗骂,哪个皇上这么暴殄天物。墨镜男见我来了兴趣,又拿起柜子上的放大镜给我,“小哥,还请您再看一次。”

  我心说,你装个毛线,跟我这显摆是吧,一会儿再报警逮你,反正买不起。欠着身子,用放大镜看,这才知道他的意思,这块阴沉木上居然都是密密麻麻的咒文,我做古董行,古代咒文认识些,不过这个还真是第一次见。

  “经过碳14鉴定,这块阴沉木形成于五万年前。上面的文字和一千多年前,一夜之间从地球上消失的古楼兰文明相似。也就是说,在楼兰还没有灭绝前,已经有一座惊世骇俗的大墓沉睡于罗布泊地下了。”

  听到罗布泊三个字,大夏天的,我浑身打了个冷战,还真他妈有人活着那里出来了,而且那里真的有大墓?“你……”

  “呵呵,小兄弟,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墨镜男缓缓的把墨镜拿开。

  当我看见他脸是,胃里头翻江倒海的,恨不能连去年的饭都吐出来,墨镜底下,那是一双咋样的眼睛,眼珠子凸凸着,大半部分漏在外面,都快掉了,眼球布满了血丝,而眼眶则深深的凹陷。

  “对不起,我只想让你看得仔细些。”男人也很抱歉,重新戴上了墨镜。

  我瘪瘪嘴,这才忍心端详起来,确实有点眼熟,看着看着,蹭地蹦了起来,“是你!”

  我脑袋懵瞪一下,这孙子就是九年前来找师傅去罗布泊腹地的儒雅华侨,刚凉了的血,瞬间冻成了冰坨,大头他们科考队在罗布泊湖心到楼兰古城一代,发现了九年前探险队的一名死者,也就是说,只有这名死者跑到了茫茫大漠的边缘,要知道,这可是数万军民,地毯式搜索了八次,不可能有幸存者。

  而且罗布泊那种地方,我也有所了解,根本不可能存在风沙掩埋的事,被野兽吃了,也得留块骨头吧。

  我惊恐的看着墨镜男,“你丫是人是鬼?”

  “自我介绍下,鄙人姓陈……”

  “打住!”我激动的抓住他领子,迫不及待的问,“你不是死了吗?我师傅呢?”

  “我们当年进入罗布泊腹地库鲁克塔格,发生了一些事……张老师他就已经驾鹤仙去。”

  我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多孝顺谈不上,可要是师傅九年前就死了,五年来一直折磨我的这封求救信是谁写的。

  师傅是双天官,那封信正是出自他的左手,专给阴人写的。别看只是几个简单的汉字,出自师傅的手,里面的玄机,不亚于达芬奇密码,绝对不可能有人临摹代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鬼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鬼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