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失落古国
乱想2017-05-08 15:002,132

  老陈说,不能掉头往回游,我也明白个七七八八,在金棺里和人家太阳美女三类接触这么久,临走再带上我咋办。

  这还没真正进墓,仅仅见了副棺材,就把人折腾这熊样,我和大头心里都清楚,这次是上了老陈的贼船了。

  闷着头,往前连游带爬走了半个多小时,已经能渐渐感觉到外面的凉风了,脚底下也不再是沙子,换成了碎石。

  最后,还是老陈坚持不住了要上岸,这才发现,丫个呸的,我们仨早就游出岩洞了,只是外面天太黑,连颗星星都没有没发觉出来。

  隐隐的大山黑漆漆的,又很陡峭,植被基本没有。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大家都笑了。

  大头湿漉漉的搂着我肩膀,“兄弟,咱胡汉三又杀出来了。”

  老陈说,“对了,唐小哥,当时你都陷在蚂蚁堆里了,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呢。”

  “是啊,天赏,你丫牛掰大发了,刚才就纳闷儿呢,我和老陈在河里时,那些蚂蚁都往脑袋上掉,一咬一个包,你这一下水啥事没有,福将啊。”劫后余生,大头那副怂德行又来了。

  我拿包甩了他一下,“俺祖师爷在天有灵,岂是蝼蚁奈何乎。”

  “忽悠傻子呢,祖师爷要有用,发明机枪***干啥,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我懒得搭理这孙子,拉开包链子,伸手摸了摸,还好大印没丢,怎么还多了个盘子,拿出来一开,顿时,大头也不叽歪了。

  居然是棺材里那面青铜太阳神镜,见鬼了,当时我和大头憋在棺材里,把这玩意嵌到棺底机关上,棺盖才打开的,什么时候跑我包里来了。

  老陈看到这块青铜镜时,表现的更夸张,结结巴巴的说,“唐……小哥,这是……”

  “金棺里的,你认识?”

  老陈怔怔的看着,从我手里拿过去摆弄了半天,“这是一种图腾,应该是太阳墓里的。太阳墓就在楼兰古国的西北方,但是却和楼兰有着两千年的断代史,甚至比楼兰更加神秘,连墓主人是谁,是哪国哪个部落的都无从考究。”

  看样子我和大头猜的不错,“老陈,你进过太阳墓?”

  “没有。”老陈一边上山,一边用手电微弱的光看着铜镜,“不过,我见过类似的图腾,就是我们要前往的‘羲和古国’墓,看来,太阳墓主人的部落,可能也是羲和古国后的一个分支。”

  “羲和古国?”我和大头疑惑的看着他。

  老陈笑了笑把铜镜递给我,“张骞出使西域所记录的西域三十六国,确实没有羲和古国。换句话说,汉武帝唯一没有征服的国家,就是羲和古国。”

  “为什么?”

  老陈顿了一下,“据传说,羲和古国是神话中的部族后裔,虽然国家小,但包括汉朝在内,都很尊重,所以战乱就少。不过……越是少,留给后人了解的信息救越少。”

  大头撇撇嘴,“老陈,你别装神弄鬼行吗,啥神话后裔。”

  老陈无奈的笑了,加快了脚步,说话间已经又翻到一座山顶了,“这些都是山海经中的记载,羲和其实是个女人的名字,不过她的儿子你肯定认识。”

  “放屁吧你就。”大头骂了句。

  老陈也不生气,娓娓道来,“神话中,羲和是个貌美的女子,是上古帝王帝俊的妻子,她生了十个太阳。这十个太阳每天要轮流升起把光明和温暖送到大地。而这些太阳劳累一天后,羲和都会给他们在甘渊里洗澡,洗完澡后太阳就躲在一棵大树上擦身子,这棵树就是扶桑树。有一天,十个太阳一起升起,才有的后羿背上弓箭,爬上扶桑树射日,当他射下九轮太阳后,感觉太疲惫了,于是爬到扶桑树最顶端,不料用力过猛,踩断了树枝掉下来,这才留下现在的这轮太阳。传说这根树枝掉进东海,也就是现在的日本,所以古时候也成日本为扶桑国。”

  其实,我和大头挺尴尬的,人家一个老华侨反倒对上古神话很熟悉,我们俩却跟二傻子似的。

  “我擦,看样子汉武帝也没啥科学文化知识啊,这摆明了是那什么羲和古国编个神话,让他害怕的。”大头紧走两步,马上到山顶了。

  我干咳了两声,“也就是说,羲和古国以太阳为图腾是吧。”

  “对,由于羲和古国地处西域,又在罗布泊腹地以里,甚至都不在丝绸之路上,所以和中原来往稀少。据我猜测,消亡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当然,正因为无人问津,也就无从考究。”老陈有些遗憾起来。

  说话间,大头已经站在山顶的一块石头上向下眺望了。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晨风习习,扫除一晚上的疲劳和惊恐。

  我还纳闷大头怎么不多嘴了,站到山顶的一刻,着实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住了。

  “咱们到……阳关了。”老陈扶着我的肩膀。

  怎一个壮丽景象,我们所处的位置确实是阳关,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陡峭的山崖形成一道自然的天然屏障,站在崖顶遥望,对面百十里地外是更为绵延的大山,山下就是玉门关。

  玉门关和阳关背靠两条山脉,是中原内陆通往西域的唯一通道。

  三人情不自禁的往阳关以西看去,茫茫大漠,一望无尽,过了阳关和玉门关,可就是真正的西域了。李白说,春风不度玉门关,确实不假,感觉阳关和玉门关之间,站一个孩子,就能挡住东风吹进这西北大漠。

  光秃秃的山顶,只有一种耐寒抗旱的芨芨草,被风一吹,呼呼啦啦泛白的草叶往东匍匐,不管是汉武帝还是唐太宗,在西域死了多少将士。

  朝霞照亮大漠边缘的芨芨草,风一吹,白色的草叶像招魂幡一样,把丢在大漠里的魂魄往关内召唤。

  “老陈,西出阳关无故人,咱们赶紧进阳关喝顿小酒吧。”大头看到这片西北大漠后,也感觉出来了,这次八成是要凶多吉少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鬼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鬼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