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梦三年
杜月笙2019-12-07 03:021,580

  帝都。

  宽敞明亮的房间内,布置的舒适而得体,顺着玄关往里延伸,凌乱的衣物交错一地。

  大床上,蜷缩着身子的女孩身姿纤细,丝薄的被只掩盖到腰身以下,露出白皙莹润的脊背与其上青青紫紫的痕迹,灯光下,迷离而暧昧。

  女孩似乎睡的极不安稳,秀气弯弯的眉紧蹙,嫩粉的唇不时吐出几声呓语,随即身子轻颤,猛地睁开了眼。

  温然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脑海里似乎还残留着那种虚幻到让人疯狂的蚀骨快感,她眨了眨眼,带着几分茫然。

  怎么回事?

  她这是死了?还是没死?

  太阳穴突突的疼,温然伸出手指揉了揉,刺痛减缓,记忆终于渐渐回笼。

  好一会儿她才伸手抚上额头,低低的笑出了声,直到眼角溢出了泪。

  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脑海中的另一断记忆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一个事实,她又活了,或者说重生更贴切些。

  原身名阮凉,家中独女,父母宠爱,只是因为喜欢一个明星就义无反顾的投身娱乐圈,半路出家演技差,出道两年,一直是个花瓶般的存在。

  这次,似乎是因为家里遭了难,被逼无奈找了个大金主,一夜缠绵,不知怎么就昏了过去,猝死,再睁眼就变成了她。

  怔愣片刻,温然抹掉眼角的泪,手指无意识的抚上手臂。

  那里,似乎还残留着针尖刺破皮肤的冰冷感觉。

  温雨凝,洛铭熠……

  眼底划过一抹恨意,温然无声的重复着这两个名字,似乎要将它们死死的刻在心底,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突然起身,翻找着原主的手机。

  指尖近乎颤抖的点开屏幕,看到上面的日期后,猛地瞪大了眼。

  三年!

  离自己死亡的那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而今天,恰好是原本自己的“忌日”……

  温然深吸口气,继续翻看着三年来关于温家的消息。

  “温家小少爷车祸重伤,双腿残废,被送出国疗养!”

  “有情人终成眷属,温影后与洛少喜结连理!”

  好一对有情人!

  温然咬牙,看着上面男俊女俏的照片,差点儿捏碎了手机。

  既然她回来了,那么总要有人为自己的不幸买单,更何况……温然想起自己临死前听到的那番话,唇角掀起一抹冷笑。

  他们欠她的,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从记忆中回神,耳边有清晰的水声响起,温然终于想起这房间内似乎不止自己一人,传说中的金主大人,正在浴室里洗澡……

  忆起金主大人的身份,温然蓦地白了脸,急急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双脚落地,从未感受过的异样酸痛感觉让她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心底暗暗唾弃一声,还是快速的从凌乱的衣物中找出自己的穿好,匆匆出了房门。

  片刻后,浴室门被人打开。

  身材挺拔的男人裸着上身缓步走出,只在腰间松松围了一条浴巾,露出白皙的胸膛以及性感刚硬的八块腹肌,视线往上,便是一张如同上帝精雕细琢般的完美脸庞。

  特别是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眸底沾染些浅浅的琥珀色,衬着白皙的肤色,像是镶嵌进美玉里的深色琉璃。

  此时他扫视着房间,发现空无一人后兀自皱起了眉。

  刚找到的小宠物,没有主人的命令竟然敢私自离开?

  顾玺城倏地勾唇,笑容邪肆。

  半个小时后,温然站在了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上面那张熟悉的脸,再没有比这一刻更清楚的意识到,以前的那个温然,已经死了。

  那个温家所谓的私生女,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别人垫脚石的温然,即使死了大概也没几个人记得。

  她红了眼框,却尽力扯开嘴角,弯腰将手里的花放到墓碑前,视线在另一簇花束上扫了眼,随后站起身,看向墓碑上的自己。

  就算是和以前的自己做个告别。

  从今以后,她就是阮凉。

  滴答,似乎有水声落在冰冷的墓碑上。

  “你认识温然?”

  突然有清润的声音从一边传来,阮凉顺着视线看过去,就见一侧的小道上站了个温雅俊朗的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些疑惑。

  “宋檀……”

  阮凉慌乱的抹掉眼角的泪,无意识的念叨出了男人的名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主大人,你吃饱了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主大人,你吃饱了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