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就这样错过吧
露华浓2019-10-31 03:083,217

  喻言有些茫然地看了司空轩一眼,犹豫着又夹了一口面放到嘴里。

  “对了,”司空轩接着说道:“上次绑架你的那两个人抓到了,可是这两个人一口咬定只是求财,没有幕后主使。”

  喻言点点头,“不要紧,我心里已经有数了。”说完,又继续埋着头吃面。

  可是,直到喻言将自己那碗面全都吃完,又吃了司空轩的大半碗,那女孩子依旧趴在桌子上哭个不停。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走到了那女孩的身旁,喻言生怕打扰到她一样,小心问道:“请问,你还好吗?”

  女孩的脸依旧埋在胳膊弯里,头都没抬,语气里似乎有些伤心欲绝地说:“他不要我了……”

  喻言同情地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不要难过了,有什么我们能帮你的吗?”

  本来只是一句安慰的话,女孩却突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面都放着光,“真的吗?太好了!我正发愁呢!”说着,她便从包里掏出两张票来甩了甩。

  喻言十分尴尬地笑了笑,这姑娘变脸变得还真快。

  只见那女孩指着手里的两张票,目光灼灼地盯着司空轩,说道:“好不容易才买来的票,现在没人陪我看了,先生,你就买过去,陪你女朋友去看吧!”

  喻言听了,心里一急,连忙摆着手解释,“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司空轩却按下了她的手,温和地笑问那女孩:“好,多少钱?”

  女孩听到他这样问,再没有半点刚刚失恋的样子,立即眉开眼笑,“司空羽的演唱会耶,还是VIP,这样吧,我便宜一点,两张五千块,怎么样?”

  喻言一听,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司空羽是谁?这么贵……”

  女孩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看你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啊,从火星来的都知道司空羽,你居然不知道!人家现在整张天都红透了!”

  喻言嘿嘿笑了两声,每天所想的事情都是工作和生存,她实在没有闲暇去关注娱乐圈。

  司空轩却已经从他那棕色的皮质钱包中掏出了五千块,“幸好今天带得现金够多。”

  喻言就像看一道奇观一眼看司空轩,悄悄拉着他的袖子,小声提醒:“太贵了,还是算了吧。”

  司空轩却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绅士地笑着拿手里的钱换了两张“纸”回来。

  看着刚才还恨不得哭晕过去的女孩如今乐颠颠地离开,喻言真有些怀疑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专门卖票的,她无奈地看着司空轩,“医生……”

  司空轩却直接忽略了她的表情,将其中一张票递到喻言面前,“和我一起去看演唱会,不好吗?”

  喻言听着司空轩这好像随口一问的话,忽然就觉得没有任何办法反驳了,当然好,她在心里这样偷偷说,从司空轩的手中接过了票。

  司空轩淡淡地笑了,“明天再办出院手续吧。”

  喻言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票,轻轻点了点头。

  医院长长的走廊内,司空轩正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文雅”的名字出现在了显示屏上,“喂。”

  电话那边立即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轩,今天我的公司终于上市了,晚上有时间出来一起吃饭吗?”

  司空轩不由地勾起嘴角,“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了,本来应该和你一起吃饭庆祝的,可是明天我的一个病人要出院了,今晚我说好要送送她。”

  “哦?”那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玩笑,“莫非是女病人?”

  司空轩淡淡地笑着,“是。”

  文雅却好似没有半分生气,反而话里的笑意更浓,“司空医生,你总这么敬业,我可是会吃醋的。”

  司空轩抿了抿嘴,“下次我请你吃饭。”

  VIP病房内,喻言一边拎着个暖水瓶,一边嘱咐着奶奶,“您就安心在这里歇着,明天我们就回家了。”说话间,想要往杯子里倒热水,却什么都没有倒出来。

  喻言往暖水瓶里面看了看,“奶奶,我先去打壶热水,马上就回来。”

  出了病房的门右转,走出十几米便是开水房,大水箱的绿灯亮着,喻言放下暖水瓶,边耐心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边等着那指示灯跳到红色。

  想到晚上的演唱会,她的心里总是有些说不清的小激动,尽管她很喜欢唱歌,但是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一场正式的演唱会。

  两个小护士每人手里拿着个水杯也在等着开水,喻言冲她们友好地笑了一下,继续看着外面的蓝天。

  等了一会儿,两个小护士觉得有些无聊,站在一旁闲聊起来。

  “刚才我碰到咱们院长了,好像正在和他女朋友打电话,你说,像院长这么好的男人,女朋友得什么样啊?”一个个子稍高些的护士颇有些八卦的意味。

  另一个护士不禁笑了,“你还没见过吧,咱们院长的女朋友可漂亮了,家境又好,人还很随和,上次来过咱们医院一趟。”

  高个子护士不由地点着头,“难怪,刚才看院长打电话时春风满面的,好像在讨论什么晚上一起吃饭的事。”

  大水箱的指示灯在这个时候突然变红,两个护士接满了水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只有喻言,手里紧紧捏着暖水瓶的提手,依旧一动不动地看向窗外,瘦削的身形映在窗前,显得有些形单影只的落寞。

  站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过身来,直接回了病房。

  奶奶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关切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她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奶奶,我们回家吧,现在。”

  司空轩在看完今天最后一个病人之后,低头看了看时间,嘴角轻轻勾起,拿出那张演唱会门票,径直走向了VIP病房。

  透过房门的玻璃,他愣了一下。

  奶奶住的那张床的被子被整整齐齐地整理好,床单平整得就像是从来就没有人住过一样。

  他不禁微微蹙了蹙眉心,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桌子上一张字条,上面工工整整写了一行小字:医生,这段时间谢谢你,是你给了我这二十年来少有的温暖,还是要说声对不起,我和奶奶有事先走了。

  秋日的阳光顺着窗户斜斜地洒了进来,照在雪白的床单上。

  司空轩迎着阳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笑了,将那张小小的字条折了几折,放进了口袋里……

  回乡下的大客车上,喻言望着窗外的一闪而过的景色沉默不语,有些人就像那些疾驰而过的风景,虽然曾经带给过自己美好,却永远不应该据为己有。

  奶奶轻轻地握了握喻言的手,“言儿……”

  喻言转过头来看奶奶,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了,奶奶,是不是心脏又不舒服了?”

  奶奶慈爱地笑了,“我很好,倒是你,平时那么开朗活泼的孩子,这一路上都没听你说句话。”

  喻言抿了抿嘴,刚想说话,口袋里那部老式诺基亚剧烈地震动起来。

  喻言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顿时有些意外,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了奶奶一眼,又把头转向车窗,小声应道:“您好,伯母。”

  “喻言啊,最近在忙什么,有没有空?”司空太太手里握着电话,坐在窗前,优雅地端着咖啡问。

  “最近还好,伯母有什么吩咐?”喻言礼貌地问道。

  司空太太将咖啡杯放下,又拨弄起她侍弄的那两株吊兰,“也没什么事,只是今晚昊儿会回家吃饭,想请你也来我家做客,毕竟上次你们没见到,你们将来是夫妻,应该多交流。”

  喻言想了想,十分乖巧地应了声“好。”

  奶奶看到喻言接过电话之后表情更加不对劲,有些好奇又纳闷地看着喻言,“言儿,出来什么事?有事一定要和奶奶说啊。”

  喻言看着奶奶那沧桑的脸和关切的眼神,忽然心里一酸,抿着嘴唇,“奶奶,对不起,我不该瞒着您,其实……我要结婚了。”

  奶奶顿时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孙女,用手捂住了胸口,喘着粗气。

  喻言有些慌了,连忙帮奶奶从口袋里面找药,奶奶却摆着手,“不碍事,都怪奶奶没有能力保护好你,现在连你的婚事都不能为你做主。”

  喻言的眼圈立刻红了,“奶奶,这怎么能怪您呢,喻家的大恩我是一定要报的,况且,听说司空家的大少爷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华,都是出类拔萃的,我嫁过去不会受委屈的。”

  奶奶抚着喻言如丝绸般柔顺的头发,将她揽在怀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傻孩子,你不明白,就是因为你们之间有这样的距离,奶奶才担心啊。”

  喻言紧紧拥着奶奶,“您放心,不管我是喻言,还是司空家的媳妇,我都会努力幸福,将来还要靠自己的双手,接奶奶过来跟我一起生活!”

  奶奶轻轻拍着喻言的背,浑浊的眼睛里面泛着泪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妻太火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妻太火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