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坑妖呢
凉允2017-05-26 18:011,686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空荡荡的厅堂里,只能听到老嬷嬷铿锵有力、高亢昂扬的声音。

  一个人都没有的婚礼就是这种感觉吧!

  空寂而孤冷,没有祝福,没有喧哗——

  花怜影只是机械化的跟身边的这位妖孽王爷拜着堂,她的眼神充盈着麻木。

  她不知道这个妖孽王爷心里究竟在算计着什么,为什么不惜一切也要把她娶进门。

  可是现在“弱小”的她无从选择,只能阳奉阴违的顺从。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随着一声“送入洞房”,花怜影彻底清醒过来。

  妈呀,再不回神,就要被人家吃干抹净了!

  “一刻值千金,爱妃,我们这就回房吧!”妖孽王爷长袖一挥,讪讪笑着。

  爱妃个头啊!真给他一点颜色他还就开染坊了!

  “那个我今天……不大舒服……”花怜影把眼睛一闭,豁出去了!

  虽然这个谎言不能耐多久,但能混一天是一天吧!

  说不定就是这几天的功夫,她就能逃出去,守得云开见月明呢!

  “没事,本王会温柔点的——”箫君奚轻柔一笑,不再多言,一个打横将她抱起。

  花怜影没有料到这个理由居然也不能击退他!

  这个王爷不仅长着一张妖孽得魅惑众生的脸,还是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大流氓!

  “放开我——放开我——那样会很痛的。”花怜影作势掉出好多眼泪,一颗一颗的滚落下来,像是垂坠晶莹的珍珠似的。

  然而她心中却暗自默念:我还就不信了,我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还不能让你望而退步!要知道老娘原形就是花!哭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最容易不过了!我就不信了!你区区一个小王爷,还能逃出我的五指山!哼!

  然而箫君奚却纹丝未动,一双俊脸依旧挂着那般清新迷人的微笑,抱着她进了屋。

  他含着笑,眼里掠过一丝兴味。

  其实他并未想强要这个小女人,只不过逗弄她实在是太好玩了。

  他喜欢看她一会气鼓鼓的,一会莫名惊诧的神情变幻。

  “王爷你要……干什么?”

  箫君奚双手撑着软榻,一步步向花怜影逼近。

  无奈之下,她只好在床榻上步步后退,最后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像个小毛球似的缩成一团。

  她惊恐的瞪着那张过分好看的容颜,心里一阵歇斯底里:不要啊!她绝对不能失掉自己的身子啊!

  哪知道……

  那箫君奚只是越过她,唇角勾起,拿起了安放在床头摆放整齐的床单。

  “这花好月圆的良辰美景,要是在房中度过多没意思啊!不如王妃与本王去花园寻、欢,在花园纯天然的美景中享受蚀骨的快乐,如何?”

  箫君奚扬起他那英气纤长的眉峰,淡然的眉宇间充斥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他的一句话让花怜影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靠,这王爷还真是思想很奔放,很前卫,居然都知道打。野.战。不去当狐狸精都是屈才了!

  他坚实的手臂上一只手揽着床单,另一只手轻轻抱起她。

  “啊——我要掉下去了——”这显然没有刚才那个横抱稳固有力,她娇弱的身体悬挂在他身上,一阵摇晃——

  “怕掉下去,那就把本王抱紧些……”他在她耳边轻柔的说着,娇艳的唇瓣瞬时捕捉上了她如精灵般小巧可爱的耳垂,轻轻的吮咬。

  “啊——”花怜影一阵战栗,忽忽的喘着粗气。

  要知道,耳垂可是她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

  只要他细碎的吻一落到她的耳垂上,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就都会为之颤抖,被撩拨得无法自已。

  与此同时,她的双手也更加圈紧了箫君奚的脖子。

  箫君奚似乎对她这个亲密的举动很是满意,微微一笑,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迈去。

  王府的花园中,果真如他所说,花好月圆,良辰美景。

  一轮皎洁明月高挂当空,静如止水的月光倾泻而下,如银色的瀑布一般纤柔美幻。

  碧绿的草坪此刻在黑暗之中呈现出一种宁静致远的暗绿,和着风,裹挟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草香。

  娇花此刻含羞怒放,微垂着它们那娇艳的花枝,仿若天宫下凡的仙女。

  晚上的寒露甚重,花怜影身上只穿着一件被她撕扯的不成样子的嫁衣,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箫君奚早就知道她会畏寒,早已贴心的准备好了一件薄衫,披在她身上。

  此刻轻薄的月光下,美人含羞垂首,一身轻纱裹挟着里面的艳红嫁衣,竟真的让他有些不能自已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劫:妖妻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劫:妖妻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