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有趣的小丫头
凉允2018-03-29 14:541,689

  花怜影睁大了眼睛,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到她的脑袋终于转了过来时,却见那抹淡远的蓝衫早已飘远了……

  真是丢死人了!她的脸涨的通红……

  原来刚才那是箫啊,也难怪人家一个字都不说,心里肯定是觉得她这个人没头没脑,神里神经……

  不过他开口说话了诶……

  声音好冷,跟他的人一样冰凉冰凉的。

  想到这,她不禁环抱住了自己早已蜷缩成一团的身体。

  一阵风吹过,真的是越来越冷了……

  她抬了抬眼,正好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湖对面,满脸忧心,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咦?那不是三王爷吗?

  “三王爷,我在这!”她将手捂成喇叭状,大声呼喊着。

  远远的,那抹白影耳朵一动,听到了她高昂的声音。

  习武之人,眼力,耳力自是很好。

  箫君奚隔着湖,就已经看清她满身狼狈、吐着小舌头的样子,心里莫名得紧张起来。

  情急之下,居然就轻提起身子,直接从湖面上飞了过去。

  靠,水上漂吗?

  花怜影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白衣男子直接从水面上飘了过来,洁净的靴子居然没有半点沾湿。

  “你怎么了?怎么会弄成此等模样?”箫君奚一飘过来,就急急的朝她走了过来。

  方才沙哑的声音也蓦然变得清润澄澈,煞是好听。

  “我……我不小心掉湖里去了……”花怜影都不敢对视他的眼睛,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到处乱跑吗?”箫君奚难得的涌起了怒气,俊眉琅琅皱紧。

  在花怜影眼中他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笑若春风的,没想到他这个好脾气的人还会有生气的时候。

  “阿嚏——”花怜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然而这下,却将箫君奚眼里的愠色彻底给击退了。

  真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女人。

  他脱下自己的外衫,笼在花怜影身上,揽在她腰间的手臂缓缓收紧,将她的头强压在他的胸膛。

  这种姿势暧昧得箫君奚的脸都红了,却丝毫动弹不得。

  ……

  湖边的一棵垂柳后,一双含笑的眼紧紧的盯着这一幕,那一张清朗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三王爷,你是在装病吗?、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该出招了。

  一双清亮的眼瞳缓缓收紧,然而攒在手中的玉扳指却早已化为了灰烬……

  “宽衣——”箫君承面无表情的走入大殿。

  濡湿的长衫已经紧紧的贴在他壮实的胸膛上,勾勒出健硕的线条。

  “皇上,您这……”李公公尖尖细细的声音响起,挑起的眼睛诧异的看着皇上浑身湿透、狼狈不已的模样。

  箫君承狠狠睨了他一眼,单是这一眼,便充盈着睥睨天下的尊贵与傲然,吓得李公公半个字都不敢多说,赶忙拿着龙袍跟了上去。

  一袭飘逸蓝衫卸去,换上了精致的龙袍,外加一条金玉腰带盘于腰间。

  衣袖轻摆之间,尽显皇族威慑。

  箫君承冷酷的坐在龙椅之上,手指轻旋,开始批阅奏章。

  但是注意力却始终无法集中,脑海中都是那双清亮的大眼睛,仿佛聚集了天地之间所有的灵慧之气。

  一想起他告诉她那是箫而不是笛子时,她那一脸吃瘪的可怜相,他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笑出声来。

  这下……

  李公公的脸抽动个不停,活像中了风似的。

  皇上居然笑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畅怀的大笑着,不由得望痴了。

  他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他笑,如今是一次!

  真的很惊悚……

  “皇上……”扑通一声,李公公瞬间就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叫着,“皇上要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老奴说啊,千万不要憋在心里……”

  敢情他以为箫君承是积郁成疾,变得有些疯癫了……

  箫君承有些不悦的扬起浓眉,但是他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并不准备与他计较。

  “李公公,你见过箫和笛子都分不清的女子吗?”

  “老奴罪该万死,老奴有生之年从未见过……”李公公仍跪在地上,眼神飘忽,惊恐万状。

  他觉得今日的皇上甚是怪异,问的话也是没头没脑。

  箫君承不自觉的眯细了眸子,一双澄澈的黑眸中波光流转。

  看她的气质与谈吐,还有没上没下的态度,多半是宫中新招来的宫女。

  有意思……

  他情不自禁的又摸了摸下巴,说不定她能成为他这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一个新乐趣呢!

  有机会,一定要去弯月湖再会会这个有意思的宫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劫:妖妻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劫:妖妻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