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求不得
九皇嫂2017-05-29 15:011,747

  “娘娘,微臣……”

  上官婉报以一笑,行至御医面前:“本宫知道这件事让您为难,所以,本宫也不勉强,只要御医心里有数就好。”

  她只是为了利用他,有一个人替自己说几句好话,应该会让那个叫做南宫煜的男人的坏脾气收敛一点。

  南宫煜在欢沁殿听了御医的一番言词,心中暗讽。

  女人,又说谎了,你当真以为朕不知道你的手是自己故意割破的么?想来是为了寻找那样东西,呵呵,那咸辰木究竟有何用,值得你这般寻找?

  朕派一位太医过去,不过就是为了试探你,逼你说实话,而如今,你却用什么破花来糊弄朕,好大的胆子。

  南宫煜冷着脸,眸色沉沉。

  小林子进来,双手持一封书信,呈至皇帝面前。

  “皇上,这是国师派人传来的,请皇上圣览。”

  南宫煜内心疑惑,国师这个时候应该回朝,可是却传来书信一封,难道有变?

  他还指望着国师能为自己解惑咸辰木究竟为何物,上官婉有意隐瞒,肯定非比寻常。

  他急忙打开书信,读完之后才知晓,国师身体抱恙,估计要迟一点才能回来。

  他放下信纸,伸手抚额头,原本顺利的事情变得不那么顺利了。

  如果可以,他想替她找到咸辰木,让她不那样辛苦。

  呵呵,说来奇怪,一方面因为她欺骗自己而生气,另一方面,又因她受伤而心疼。

  女人呐女人,你叫朕拿你怎么办才好。

  蓦然,他起身,离开龙椅,沉着嗓子:“摆驾,凤归殿。”

  上官婉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因为御医肯定已经对他说了那件事。以他的性格,不来问一问才怪。

  果然,皇帝陛下抿了一口茶,就开口了,“用血养花,朕是闻所未闻。”

  如今大殿无其他人,她也就不用做戏,表情随意一些,笑到:“皇上没有听说,不代表没有,南燕与玄掖相距甚远,那里的习俗,陛下您又知道多少?”

  南宫煜食指“咄咄”地叩着桌面,不禁点头,面带微笑,“皇后越发牙尖嘴利,朕是自愧不如。”

  皇帝的心情似乎很好,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毕竟皇帝陛下的演技与自己不相上下。

  “皇上不必羞愧,臣妾既然嫁给您,那臣妾的一切就当是夫妻共同所有,还分什么彼此呢?”

  这番话很有道理,可在他听来,感情不那么真实。

  夫妻,夫妻之间何必要在做戏时才琴瑟和鸣?这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他假戏真做,恍若一场梦境。

  南宫煜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只是面带犹疑问到:“皇后果真思乡?”

  为了圆谎,上官婉自然只能点头,痴呆着眸子看向那盆栽,语气带着感伤:“皇上一直身居皇宫,不知道背井离乡是什么滋味。”

  南宫煜失笑,他并非像她说的那般一直居在宫中,以往,他也曾御驾亲征,与楚靖离在沙场上并肩作战。

  那个时候,他有想过家,可是为了扩大疆土,实现霸业,不得不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

  “朕明白了。”南宫煜颔首,一双狭长的凤眼盯着她入神。

  今日的她穿了件淡粉色的长裙,衬着她原本白净的身子越发透亮,五官小巧精致,倒有点像不施粉黛的邻家姑娘。

  她并不是那种一见就倾倒世人的女子,不过,如果你看她看久了,会觉得她越发漂亮。

  上官婉回眸,却对上了一双炽热的眸子,含着款款深情。

  她不自觉地抿唇,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老天作孽,皇帝陛下爱上狐仙。

  天道早有规定,凡人与狐妖不得正果。

  这份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该如何让他淡忘。

  “皇后陪朕出去散散步。”南宫煜说完,起身离开龙案,英姿飒爽的模样。

  上官婉却摆首,眼底波澜不惊:“臣妾心里不舒服,怕是不能陪伴圣驾。”

  还是与他保持距离得好,免得越陷越深,到时候,情况恐怕会变得异常糟糕。

  他当然不知道她是这般想法,只是轻笑:“心里不舒服?为何?”

  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要什么,自己给她什么,甚至默认了她与那个青梅竹马在一起,做这个皇帝,还真是窝囊。

  若是换做别人,那个男人肯定活不到今日,可是他却不得不放一条生路,是因为怕她伤心。

  上官婉叹一口气,一阵失落涌上心头,“因为得不到,求不得。”如大海捞针一般寻找东西,艰难可想而知。

  来皇宫这么久,她毫无头绪。

  南宫煜知道她说的是何事,心里犹豫片刻,才缓缓开口:“你说的,可是咸辰木?”

  上官婉闻言一惊,他知道咸辰木?

  原本以为,咸辰木是千年古木,只出现在传说中,知道的世人少之又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