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弃天下
九皇嫂2017-05-29 15:011,671

  太后绝对是个好婆婆,因为帝后恩爱则谣言散,她只会尽力地撮合他们。

  南宫煜的眸子也移到她的手上,心中隐隐作痛,他虽然知道她的伤不是因为自己,可还是因她流血而痛心。

  蠢女人,都不会爱惜自己。

  由此可见,皇帝陛下已经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上官婉也放下碗筷,恭敬地回复:“臣媳让母后忧心了,以后定当注意。”

  一日找不到咸辰木,她这手上的伤口就一日不会愈合,这是摆脱不了的事实。

  用过膳,帝后二人与太后告别,出了千寿宫。

  这回没有景嬷嬷盯着。

  但皇帝还是认真地握起她那只受伤的手,眉心微皱,脸上交织着很多感情,“朕会宣一个最好的太医给你瞧瞧。”

  “皇上……是喜欢我了吗?”她却不搭架地问出了这样一句话,只是想考证一下,昨晚的牺牲值不值得。

  南宫煜愣住,手腕不自觉加重力道,导致她的手因为伤口紧缩而有点疼痛,不过强忍着。

  “怎么可能,朕是在做戏,你不明白吗?”既然她心有所属,他又岂敢表明心意,不是添乱么。

  上官婉颔首,将手抽出,讪笑:“我懂了。”随后起步离开。

  连她都看的出来,他已经假戏真做,而他却不承认,怎么?承认喜欢自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罢了,她原本不属于这里,也不该在这里留下什么,还是继续陪他做戏,找到咸辰木为止。

  他看着她的背影,很瘦小,风一吹就会倒的模样。

  现在,她已经能轻松地驾驭正装,她的演技越发精湛,她的性格变得沉稳,她一切的一切,全都符合做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

  所以,出于私心,他希望她留下来。

  恰时,小林子过来禀报:“皇上,大将军求见。”

  南宫煜微讶,靖离回来了?玄掖到南燕,来回半个月那是快的,而靖离只用了几天,显然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

  靖离不仅是玄掖的大将军,更是他的心腹,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做事一向很稳妥。

  主仆二人踏着艳阳,向御书房走去。

  “皇上,这是南燕公主的画像。”楚靖离将一卷画轴送到南宫煜面前。

  皇帝愣了愣,缓缓伸出手接了过来,却迟迟不打开。

  楚靖离不解,今儿觐见皇上,却见他满脸的心事,比上次离别时更多。

  “皇上,怎么了?”

  南宫煜瞳仁一缩,俊美的脸上浮现自嘲一般的笑容:“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他转身,将画轴放在桌案上。

  真真假假,不必执着。

  她不是南燕的公主那又怎样?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做玄掖的皇后。

  原本,他不需要皇后,他要的是天下。

  可是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他甘愿放弃天下。

  楚靖离不勉强,也不会贸然相告画中人是否和宫里这位长的一模一样。

  “皇上,若是无事,微臣先回府。”楚靖离抱拳行礼。

  “嗯。”想来他近日奔波劳累,让他早点回去歇着,也好。

  楚靖离走后,南宫煜起步于龙椅上坐下,盯着面前的画轴。

  整整一个时辰,眼睛都没松开。

  小林子很怕皇上走火入魔,便想壮着胆子替皇上把那幅画打开,可他毕竟是个太监,胆子壮不起来。

  再之后,南宫煜阑着眸子,轻声吩咐:“拿出去,烧了。”

  一切都不重要了,她是不是上官婉、她进宫是不是另有目的,都不重要。

  那个女人,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小林子垂着脑袋,很听话地将画轴拿上退了出去。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太监也不例外。

  左右瞅瞅,没有外人,便将画轴拉开,果然,是个美人。

  他得意地笑了笑,随后,乐呵呵地将它烧了。

  与此同时,黎北传来急报。

  皇帝迅速传召大臣来处理相关事宜,君臣一同讨论到了半夜。

  凤归殿里,巧心伺候自家主子沐浴。

  “娘娘,听说黎北发洪水,死了好多人。”巧心一边说着,一边为上官婉搓背。

  这件事对朝廷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因为如今是春季,还没有秋收,国库并不充盈,没有太多的钱财和物资用于赈灾。

  上官婉趴在桶壁上,下颚枕于双臂,原本揪着的眉心舒展开来:“既是自然灾害,人也该尽最大的努力去补救,过会,我去找皇上商量商量。”

  巧心不解,商量?商量什么?

  但又不好多问,便只点头,伺候主子洗好了,为她换上干净的衣服,简单梳了下青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