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食醋者
九皇嫂2017-05-29 15:011,603

  用过晚膳,上官婉便出门找咸辰木,没让任何人跟着。

  凤归殿附近的木材她都验证过了,现在,继续去别处找。

  唉,真不知是哪个天杀的把皇宫修得这样大。

  太阳隐去,玉蟾渐现。

  上官婉认真地“描血”,右手手心隐隐作痛。

  她知道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别无他法,有些事,急不来。

  也许,世上根本就没有咸辰木这样东西,也许,即使有,它不在玄掖皇宫。

  可是,人活着不就是要抱着一丝希望吗?妖也如此。

  夜色袭来,天空中繁星点点,皎洁的月色撒在地上,如铺上一层白霜。

  不知不觉,她找了两个时辰,不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

  “该回去了。”她轻声呢喃,转身正走,撞到了一个人。

  进宫这些日子,她没有遇到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而今天,她很走运,来了故人。

  这个故人的名字叫容修,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当初告诉她有关于咸辰木之事的人,是他。

  “落落,你还好吗?”幻化作人形的容修,清秀俊朗,举手投足温文儒雅,谦谦君子的模样。

  落落是他小时候对她的昵称,原本以为长大后会改口,殊不知早已习惯。

  “很好啊!”在他的面前,她可以暂时做回云落。

  “对了,姐姐怎么样了?她身体可还好?你应该劝她多走出去晒晒太阳。”姐姐云幽因为脸上的胎记,极少出去见人,几百年来,她出狐狸洞的次数屈指可数。

  容修莞尔,“她很好,是她要我来看看你,担心你出事。”

  其实,他也担心她来着,一直都很担心。

  他曾经后悔过,后悔告诉了她世上有咸辰木这回事,他知道她会义无反顾地为云幽找到,她们姐妹二人的感情,真的不是一般的深。

  三百年来,她从未离开过青丘,这次玄掖之行,于她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人心险恶,他不忍心看她受苦,却又无可奈何。

  云落朗笑,圆圆的眸子在月色下更显清澈,“放心吧,你回去帮我转告姐姐,我真的很好。”

  容修注意到她手上的绷带,原本温和的笑容逝于双颊,用血去找咸辰木,她怎么会好?

  正要开口说什么,不远处传来某人的呵斥:“上官婉!”

  云落回眸,只见南宫煜气冲冲地向这边奔来,盛怒之下,脚底生风。

  容修很识趣地离开,他岂会留下给她添麻烦。

  须臾之间,南宫煜来到她的面前,一张俊脸分外狰狞,周身寒气逼人,冰冻人心。

  她马上恢复上官婉的身份,对着他微微欠身:“参见皇上。”

  原本所有的好心情,都因为他的到来而烟消云散,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个扫兴之人。

  南宫煜负手而立,朗月下的双眸阴狠愤极,声音冷肃:“上官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背着朕偷人!”

  荒谬,简直是荒谬至极,她好歹也是一国之母,虽然他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也不能给他戴绿帽子,这完全就是让他难堪!

  “我没有。”上官婉回答得很平静,对付他,大声说话不一定会赢,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听,所以懒得费心解释。

  “你当朕的眼睛是瞎的吗?”该死的女人,又在挑战他的极限。

  他可以原谅她所做的任何事,可是偷人这件事,他决不能忍,因为他是皇帝,他是一个男人!

  上官婉对上他的眸子,不卑不亢:“还是那句话,我希望皇上凡事不要只看表面。”

  说来可笑,都道皇帝是明君,有一双慧眼,可他这位皇帝就不太称职,总会被表象所惑。

  “你在用上次的事反驳朕?”南宫煜冷笑,的确,上次太后哑症之事,是他糊涂,可是这回不一样,他是真真切切地看到她与一个男人花前月下聊天,自己赶过来时,那个男人就不见了,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

  “皇上,我累了。”上官婉说完,起步离开。

  南宫煜看着她的背影,一愣一愣的,怎么?做了坏事就这样走了?轻飘飘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的确像她的风格。

  可是转念一想,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反正她可能不是真公主,也就是说,她连自己名义上的妻子都算不上,现在这样怒气冲冲的,算是什么鬼?

  皇帝回到欢沁殿,辗转难眠。

  从不经风月的他,哪里知道吃醋是什么滋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