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承欢否
九皇嫂2017-05-29 15:011,686

  南宫煜坐在床边,侧身饶有趣味地看她,她闭着眸子,脸颊小小的,画着精致的妆容,隐约透着明艳动人。

  美人计?哼哼,蠢女人,这招或许其她女人好使,而你,朕会稀罕?

  他伸手捏她的脸蛋,就像是捏一只软柿子,得意地讥诮:“你也有今天。”

  这话听着,好像两人本是十多年的宿敌。

  床上的人睡得很死,面对他如此挑衅,纹丝不动。

  南宫煜很满意,女人,连反抗都不会了?是被自己不可挑战的皇权征服了么?

  可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恐惧。他清醒地意识到,她好像……没了呼吸?

  她死了?真的死了?他颤抖着右手去试探鼻息,果然,断了气。

  他的心里,仿佛被一块巨石压住,透不过气。

  这个蠢女人死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啊,这该死的难以掩饰的失落算是什么?

  他疯了般将她抱进怀里,眉头紧蹙,此时清风侵入,烛光摇曳。

  他紧紧地抱着她,明明怆然的语气变得霸道:“上官婉,朕命令你不许死!你给朕活过来!听到没有!”

  “听到了。”某女睁开双眼,笑嘻嘻地回答。

  南宫煜大吃一惊,连忙松开她,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尖呵斥:“蠢货,你敢欺朕!”

  上官婉对他吐了吐舌头,“皇上,兵不厌诈。”

  这下子,她当初怎么死而复活,就说的通了,上官婉也是有心计的,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洗清妖精附身的嫌疑。

  南宫煜气厥,千算万算,没算她会来这招,可恶!

  “上官婉,朕不会饶你!”皇帝脱下外袍,向床上的某女扑去。

  再之后,某女反过来将他压在身下,对他吹了一口气,皇帝陛下,便昏睡过去。

  狐狸精,自然要有点防身的本领。

  在所有人的热切期盼下,帝后过了非常“友好”的一夜。

  翌日清晨,南宫煜一觉醒来,身边无人。

  掀起被子看了看,还好,贞洁还在。

  昨晚他是太过气愤,才会不顾一切对她扑过去,现在想想,是自己鲁莽了,那样的女人,配得到恩宠么?

  小林子进来服侍他更衣,小声到:“皇后娘娘昨晚的叫声,真是好生销魂……”

  南宫煜咋舌,右脚不自觉后跌一记。

  那个该死的女人,做了什么导致自己昏迷了一夜?又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如何“兴风作浪”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皇帝像往常一样去金銮殿上朝,只是这回有点不同,心情异常糟糕。

  全程黑着脸,如墨汁一般,周身寒气袭人。

  文武百官知道圣主心情不佳,进言的声音小了又小。

  “皇上,封后大典刻不容缓,还请皇上拨些银两,微臣也好操办。”礼部尚书颤声,垂着脑袋,不敢直视南宫煜的面色。

  南宫煜本就因为那个女人而心烦,到了朝堂之上,所议之事还是与她有关,不免愈发烦躁。

  “先帝在位时提倡节俭,朕如今要效仿先帝遗德,故此,封后大典,能省就省。”冕旒下一双好看的眸子,透着刻薄。

  礼部尚书有点糊涂,又低声问到:“那圣上之意,该省哪些?”

  当然是全部省下最好。南宫煜心里恨恨,为那个女人花银子,他这个一国之君心疼得很。

  “爱卿自己斟酌吧。”许久,皇帝憋出了这样一句话,随后甩袖离开。

  礼部尚书闻之苦笑,自己斟酌?他要是自己能拿主意还会在朝堂上提起?唉,伴君如伴虎,为君分忧不容易呀。

  退了早朝,官员们陆陆续续地出金銮殿,一团雪白的东西在人群中乱窜。

  不远处传来银铃般的声音,清脆动听,却含着威严:“都小心点,不许踩到本公主的汤圆!”

  不用说,这肯定是那位淘气的戚和公主。

  果然,须臾之间,一位华服女子轻盈地跑了过来,蹲下来将那团东西抱进怀里。

  “如果再乱跑,本公主就打断你的狗腿。”戚和轻轻地拍了一下它的小脑袋。

  怀里的东西似乎比主人更高傲,索性不理她,缄默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望向别处。

  “见过公主。”官员们欠身行礼。

  戚和这才站起来,嘻嘻笑道:“没什么事了,各位都回去吧。”

  转眸间,戚和注意到一个人。

  “古大人看着心情不太好,可否与本公主说说?”戚和有两个爱好,一是狗,二是闲事。

  她很喜欢管闲事,无论什么事都想管,听到哪家官员府里妯娌之间有争斗,便像苍蝇一样侵入别人家里,悉心调解,虽然结果是越来越糟,她乐此不疲。

  人生爱好,没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娘娘又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