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雷普利
(美)蒂姆•利本 2017-06-14 11:1110,394

  进度报告:

  发送至:维兰德-汤谷公司,科学部(参考:代码937)

  日期:(未详细说明)

  传送装置:(待定)

  收到遇险信号。已充分执行相关资料的转移工作。

  预计飞行到LV178星球的行程时间:

  目前的速度:4,423天。

  全速:77天。

  燃料库存:92%

  初始推力。

  她梦到了怪物。

  它们身上带有尖刺,皮肤黑黑的,硬壳质地,周身光滑,充满恶意,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然后突然袭击,在她所爱的人身体里播种——包括她的前夫,她的宝贝女儿——然后怪物幼崽从人们身体中冲出来,在一片血雨中诞生。它们迅速扩张,仿佛迅速从她难以想象的遥远距离被瞬间拉近。

  它们被描绘成在太空深处的空洞中不断成长、繁衍,由一艘船的大小,变成一颗卫星、一颗行星那么大,然后越来越大。

  它们将会吞噬宇宙,但仍会留下她去见证它们日渐消亡。

  她梦到的怪物能够掌握她的心智,甚至在她还没有记起那些人物的名字之前就把他们的样貌从她的记忆中擦除了。

  在这些梦里有一个简单、空白的阴影。但没有留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因为先是悲伤,然后就是恐惧。

  当她终于开始清醒时,雷普利的噩梦逃到了阴影里,然后开始逐渐消失。但那只是一定程度上的消失。尽管在她的梦中划过了黎明的曙光,但阴影依旧存在。

  等待着。

  “达拉斯。”雷普利说道。

  “怎么了?”

  她手捂双唇,想咳嗽一下清清干燥的喉咙。她意识到一切已经不可能了。达拉斯已经死了。异形把他带走了。

  她面前的这张脸是如此瘦小,胡子拉碴的。他的神情还有些困惑不安,甚至有些陌生。

  他看着她。

  “达拉斯?你是指得克萨斯州的城市吗?”他问道。

  “得克萨斯州?”她的思绪一片混乱。一堆杂乱的记忆不断向她涌来,有些她能想起来,有些却不能。她奋力回忆,试图把这些记忆串联起来,渴望得到线索,弄清楚她是谁,她在哪儿。她觉得她与自己的身体已经分离开来。有种游离的想法让她试图找到家,但她的身体有些发冷,而且越发的松散,无法控制自己。

  在一切的背后仿佛有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它身材巨大,阴险狡猾。

  “太好了,”那个男人说道,“真他妈的太好了。”

  “嗯?”难道是返回诺史莫号飞船上了吗?但她回忆起那艘巨型救援飞船已变成一颗耀眼的星。救援,然后呢?

  有人发现了她。穿梭机获救,并被带到了飞船上。她得救了。

  她就是艾伦·雷普利。很快,她就会和大家重新团聚了。

  有东西在她的胃里蠕动。她的大脑不断地被大量的影像反复冲刷着,同她苏醒以来受到的惊吓和被激活触觉的感觉相比,这些影像是如此的清晰生动。

  凯恩不停地抽搐着,他的胸部突然撕裂开来,那东西从里面冲了出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准备好感受皮肤被拉伸的感觉和肋骨向外断裂的剧痛。

  “嘿,嘿!”那个男人伸手去碰她。

  难道你不明白将要发生什么吗?她想喊出来,但她却失声了。她的嘴巴太干了,舌头有种肿胀的、被沙尘包裹的麻木的感觉。他抬起她的肩膀,用拇指抚摸着她的下巴。这样温柔、亲密的按摩动作让她感到十分舒服,不久后,她就不再翻滚了。

  “你有一只猫。”他微笑着说道。这笑容与他的面庞十分匹配,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仿佛他很少这样微笑。

  “乔西。”雷普利痛苦地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后那只猫从她的腹部爬到了她的胸口。它站在那里,微微摇晃,然后握紧爪子,拱起了背。乔西的爪子透过雷普利薄薄的背心划伤她的皮肤,她瑟缩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很好。有疼痛感意味着她还活着。

  她伸手抚摸乔西,这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幸福感。她走出了阴影,现在她回家了,或者说离回家不远了。如果她被一艘更大的飞船发现的话,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摆脱掉那些阴影。那些可怕的、悲伤的记忆早已涌上心头,但是它们仅限于此。只是记忆罢了。

  未来一片光明。

  “他们找到我们了。”她轻声对乔西说道,小猫温柔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她感觉胳膊不像自己的,但她可以通过指间和手掌感觉到猫咪柔软的皮毛。乔西正倚靠在她身旁舒展着筋骨。她想知道猫咪是不是也会做噩梦。

  “现在我们安全了。”

  她想起了阿曼达,她的女儿,当她们见到彼此的时候该有多开心呀。雷普利错过了女儿的十一岁生日吗?她衷心希望自己没有错过,因为她讨厌不守承诺。

  在那位男士的帮助下,她慢慢坐了起来,不断地呻吟着,因为神经细胞也逐渐苏醒过来。最坏的情况是手脚发麻,这远比她以前进入深度睡眠的状况要更糟糕。她直起身子,尽量保持坐姿不动,以利于体内循环,她的耳鸣最终也消失了。

  那个男人开始说话。

  “事实上……说实话,你并非十分安全。”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是救援船。当你出现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你是救援船呢。我们原本以为你会回复我们的呼救信号,谁会想到……”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雷普利抬起头,看到他身后还有两个人也在她狭窄的穿梭机里。这两个人背靠墙站着,警惕地盯着她和休眠舱。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其中那个女人开口说道。

  “住口,斯内登。”男人伸出了手,“我的名字叫霍伯。你能站起来吗?”

  “我在哪里?”雷普利问道。

  “这肯定不是你想去的那个地方。”霍伯身后的男子说道。他个子很高,瘦瘦的,面容有些憔悴。“小姐,你还是睡觉吧。做个好梦。”

  “这是鲍威尔。”霍伯说道,“别理他们。让我们带你到医务室吧,让加西亚帮你清洗身体,再做个全身检查。看样子你也需要补充点食物了。”

  雷普利眉头一皱,马上又感到口干舌燥。她的胃在隆隆作响。她感到头晕目眩。她抓住休眠舱的一侧,慢慢地抬起腿跨过舱门边缘,然后试图站起来,霍伯扶着她的胳膊。他的手温暖得令人难以置信,这种真实的感觉太美妙了。但是他说的话仍然困扰着她。

  乔西依偎着返回休眠舱的底部,仿佛渴望再睡一会儿。

  也许猫咪真的什么都知道,她沉思着。

  “这是哪儿?”雷普利又问了一遍,然后穿梭机开始旋转起来。当她晕过去的时候,阴影也再次迫近。

  加西亚是一个小巧玲珑、极具魅力的女人。她有一个习惯,说完每句话都会温柔地笑笑。雷普利并不认为这是害羞的表现,事实上,这位飞船医师很是紧张。

  “你现在是在马里昂号飞船上,这是其中一艘轨道矿业货船,我们服务于凯兰矿业公司。这些货船归普罗斯派克提亚所有,是圣丽公司旗下的一个分支机构,都归属于维兰德-汤谷公司。”她耸耸肩,笑了起来,“建造我们这艘飞船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核心矿床。飞船的货仓巨大,位于机舱下面,并配备有四个伸缩牵引式的甲板。我们开采的是特莫耐特矿石,它是人类已知的最坚硬的物质。它比钻石坚硬十五倍,这是极为罕见的。我们现在开采到三吨多一点。”

  “这艘飞船出了什么问题吗?”雷普利问道。她依然很疲惫,感到恶心,但她的思维又恢复了。她能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地方十分不正常。

  加西亚向旁边瞥了一眼,几乎沉默了。

  “一些机械故障。”她伸手再拿一些消毒凝胶,然后在雷普利的小臂上涂抹起来。

  “我们要回家吗?”

  “回哪个家?”加西亚问道。

  “太阳系的地球。”

  医师突然惊讶起来。她摇了摇头。

  “霍伯说要给你治疗,仅此而已。”她接着给雷普利治疗,嘴里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以掩盖她焦虑紧张的心情,雷普利并未阻止,就这样一直听她说。如果这样做能够拂去加西亚那些糟糕的感觉,让她可以放松的话,那雷普利就这么静静地听她絮叨也未尝不可。

  也许,在她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之前,她应该花点时间去休息一会儿。

  “你需要静脉滴注一些生理盐水。”加西亚说着,拿起一根针头。“这是东半球的药物,但它会帮你恢复身体的水分,半小时后,你会感到精力充沛,只会留下一个小针眼儿。”她熟练地把针头插入雷普利手臂上的静脉里,然后用胶布贴好。“我建议你先吃少量流食。你的胃已经好久没有消化食物了,内壁变得十分敏感。”

  “很久吗?”雷普利问道。

  她停顿了一下,莞尔一笑。

  “一会儿给你喝汤。对于他这样一个玩世不恭的家伙来说,拉茜斯却能做得一手好汤。他现在正在厨房。”加西亚走向橱柜,带回来一个白色的袋子。“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些衣服。我恐怕不得不处理一下你的内衣。”

  雷普利掀起覆盖在她身上的床单,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正一丝不挂。这是故意的吗?也许他们不想她一起来就到处乱跑。

  “多谢,”她说,“我现在就穿上衣服。”

  “先不要穿衣服。”加西亚把袋子放在床下,就在她的脚边。“你的身体还需要进行多项检查,我还要检查一下你的肝肾功能。你的脉搏看起来很好,但你的肺活量似乎减少了,可能是飞行这么久的休眠模式导致的……”她再次转身对着医疗台,“我给你准备好了你要吃的药丸。”

  “是治疗什么的?”

  “帮助你更好地恢复。”

  “我没有生病。”雷普利看向加西亚,顺便扫视了一下整个医务室。它很小,只有六张床位,有些配置看起来有点原始。但这里也有一些她不认识的高科技设备,例如房间中央有个大型的自动医疗舱,其侧面有一个徽章,上面的名字似曾相识。

  雷普利心中突然打了个寒战。

  我是可以被牺牲掉的,她想。再想到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后,出于一种骄傲的自尊心,她有些恼火。

  “你没有说你们实际上是维兰德-汤谷公司的飞船吧。”

  “你说什么?”加西亚盯着雷普利,“哦,好吧,我们不属于那儿。我刚才告诉过你,我们公司的名字是凯兰矿业公司,是圣丽公司的子公司。但是维兰德 -汤谷公司生产了很多用于进行外太空探索的设备。很难找到一艘飞船没有应用到其生产的设备零件。说实话,他们的自动医疗舱是我见过最好的,可以做到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情,我们曾经有一名矿工——”

  “那是个大公司吗?”

  “是规模最大的公司。”加西亚说道,“事实上,他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太空区域。母公司拥有无数个太空区域,而圣丽公司只是被其收购了……谁知道呢,也许这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凯兰公司木卫一的总部工作,还没有任何太空飞行经验。也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执行各种任务却大大地开拓了我们的眼界,拓宽了我们对整个宇宙的认知。”她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一边准备药品,清点药片,雷普利一直在听她说。

  “你知道吗,他们现在正在搞外星环境地球化的投资?

  他们在合适的星球上建立了大规模的大气改造工厂,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对大气采取一定的措施,净化空气,治理空气。

  我只是个医师,这方面我不太懂。这项工程预计需要数十年的时间。然后就会有物资筹措,用来勘探、采矿。我也听说他们已经造好许多巨型舰船,足有数英里长,能够捕捉和牵引小行星。同样,他们也已建造好很多研究工作站。他们需要大量的医师、科学家和军人。维兰德 -汤谷公司在许多领域都有所经营。”

  也许时代的变迁并没有改变太多,雷普利心想,然而对于“时代”的估量依旧困扰着她。她坐了起来,抬起一条腿伸出床外,推了一下加西亚的侧身。

  “我感觉很好。”她坚称。床单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加西亚立马把脸转了过去,场面有些尴尬。雷普利借此机会站了起来,伸手去够床下包里的衣服。

  “哦……”一个声音说。她抬起头,霍伯正站在医务室的入口处,他盯着她赤裸的身体足足有几秒钟之长才看向别处。“见鬼,太对不起了,我以为你已经——”

  “你就是想让我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就安全了吗?”雷普利问,“难道你就没有什么问题想问问我吗?”

  “请别这么说。”霍伯没有转过身去。他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但是雷普利又躺了回去。事实上,她在跌倒之前就这么做了,因为她仍然觉得自己像个废物。她支撑着枕头,用胳膊夹着床单把身体盖住。

  “现在你可以安全地看我了。”她说。

  霍伯笑了笑,走过去坐在她的床尾。

  “你现在感觉如何?”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做出判断。”

  霍伯瞥了一眼加西亚,她点了点头。

  “是的,她现在很好。”医师确定地说。

  “看到了吧?”雷普利说。很好,除了还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

  “好吧,”霍伯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差一点儿就救不到你了。十五个小时前,我们在雷达里发现了你的穿梭机。你处于被控制的状态。”

  “被谁控制?”

  霍伯耸了耸了肩。

  “你一直飘浮在太空中,曾环绕马里昂号飞船运转,然后与我们留下的一只对接臂对接。”说话的同时,他的脸上有一丝神情闪过。

  雷普利想,如果他不主动说出来的话,那么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我得问问他,比如对接臂是怎么一回事。

  “穿梭机设定了与邻近设备自动对接的程序。”她说。

  “自动对接?”

  “如果它这样设定的话就会如此执行。”

  “好的,那么,现在我们碰到了一个学术上的问题。我们现在的状况,当然也包括你在内,是……十分严峻的。”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思绪。“十一周前,我们的飞船遇到一场严重的碰撞事故。与此同时,我们失去了很多同伴。我们被撞得偏离了地球同步轨道,现在飞船运行轨道在不断衰减。预计还有不到十五天的时间,飞船就会在大气层中烧毁。”

  “什么星球的大气层?”

  “是地表覆盖岩石结构的LV178星球。”

  “你们开采特莫耐特矿石的那颗星球?”雷普利说道,她觉得霍伯看加西亚的表情很有趣。“别紧张,她什么也没告诉过我,任何重要的事情。”

  霍伯伸出双手。

  “当前就是这种状况。我们的天线阵已经损毁,所以我们无法发射任何长途遇险信号。但是,在碰撞发生之后,我们通过高频发射器发送出了求救信号,而且现在也仍在反复循环地不断发送。希望在可营救范围内有人能够接收到它。”他眉头紧皱,“难道你没听到吗?”

  “对不起,没有。”她回复道,“我当时正在小睡。”

  “当然。”霍伯看向一旁,揉搓着双手。又有两个人进入医务室,他们两个人都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她认出了卡西亚诺夫,那个深肤色的飞船医师给她进行了最初的体检。

  但她并不认识另外那个男人。他身材矮胖,带着些许悲伤的神情,垂着脸,胸签上写着巴克斯特。他坐在另一张床上,盯着她看。

  “你好。”她说。他只是点了点头。

  “那么,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霍伯问道。

  雷普利闭上了眼睛,一阵记忆涌上心头——那个星球,凯恩,异形的诞生、快速成长,然后就是她逃进穿梭机之前的恐怖和诺史莫号飞船的损失。那是一场与恶魔的最后对抗。回忆令她大为震惊,它们的暴力,它们的直接。好像过去的事情比现在更真实。

  “我曾经在一艘拖引船上,”她说,“所有船员皆在事故中殒命,整艘飞船已经灰飞烟灭。我是唯一死里逃生的幸存者。”

  “诺史莫号飞船?”霍伯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我访问过穿梭机的电脑。我记得我读过有关你的飞船的资料,事实上,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它已石沉大海,随着‘无法追踪’的档案一起被封存起来。”

  雷普利眨了眨眼睛。

  “我在外面漂流多久了?”她早已知道答案对她来说一定是个艰难的事实。她从加西亚的反应中看出了些什么,然后又看向霍伯。

  “三十七年。”

  雷普利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以及前臂上的针头。

  我一点也没变老,她想。然后她想起了可爱的女儿阿曼达,她对妈妈要离开十七个月去执行任务这件事很是抗拒。雷普利紧紧地抱着女儿并对她许下诺言,等妈妈这次完成任务回来,生活就会恢复正常。看,这里。她指向阿曼达的电脑屏幕浏览着日历表。你十一岁生日那天,我会回来的,给你买最好的生日礼物。

  “接下来告诉她萨姆森号飞船上的情况吗?”巴克斯特问道。

  雷普利环顾整个房间。

  “谁是萨姆森?”

  没有人答复她。

  巴克斯特耸了耸肩,然后走到她的床边,把一台平板电脑放在床单上。

  “好吧,”他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以这种方式向你介绍更直接一些,便于你理解。”他敲下一个图标。

  “萨姆森号飞船被锁定在我们另一个尚存的对接臂上已经有七十七天了。它现在是密封的。这些东西在里面,它们也是造成我们窘困现状的原因所在。”

  他滑动着屏幕。

  在那一刻,雷普利疑惑起来。事实上,她是醒着的。

  床单接触皮肤的感觉,还有手臂上有针刺的痛感,这些都说明她的的确确存在于那里。她对自己幸存下来的想法表示怀疑,并希望这只是她临终前的噩梦。

  “哦,不。”她轻声说道,房间里的气氛马上就变了。

  她开始颤抖。而就在眨眼的一瞬间,噩梦再次向她袭来,那些有阴影的怪物如星星那般大小,身材巨大。她想知道,这仅仅只是一场梦吗?一场噩梦?她看着这些她不认识的人,顿时恐慌起来,想知道他们从何而来。

  “不,”她喊道,她的喉咙干燥得快要燃烧起来,“不是这儿!”

  卡西亚诺夫叫喊着什么,加西亚扶她坐了下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再次袭向她的手臂。

  但是,即使一切都消失了,也再找不到片刻的安宁了。

  “她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霍伯说。

  他们返回到舰桥上。卡西亚诺夫和加西亚留在医务室观察雷普利的状况,如果她有什么异动就马上通知霍伯回来。

  霍伯希望那个时刻能在她身旁。她曾遭受过如此残酷的折磨,现在虽然她醒了,但情况似乎更加糟糕了。

  除此之外,或许她能帮上忙。

  “也许她知道如何杀死它们。”巴克斯特说道。

  “可能吧,”霍伯说,“也许不会。但至少,她从那里认出了它们是什么东西。”他对着监控器点点头。他们保存了从萨姆森号飞船内部的摄像机中获得的最终的影像资料。

  然后他们就与之失去了联系,就在三十天前。

  琼斯早已过世。那些东西把他拖拽回客舱,杀掉了他。

  它们会长大成黑暗的、带有阴影的身形,没有人能够解释这种现象。它们的身材有一个成年男子大小,甚至更大些。

  那四个形状一直保持不动,加上糟糕的影像,他们更难看清楚了。

  巴克斯特向后滚动查看着三号舱,他们已经如此熟悉那里所有的图像了。韦尔福德和鲍威尔搭设起来的三个摄像机和之前显示的图像一样——没有运动,没有任何干扰的信号。门仍然紧锁着,很结实。麦克风没有杂音。虽然他们看不见萨姆森号飞船内部的影像,但至少他们可以继续观察。

  如果这些鬼东西真的冲破大门,涌入对接舱怎么办?他们想好了一个计划,但他们都对这个计划没有十足的信心。

  “我去看看鲍威尔和韦尔福德弄得怎么样了,”霍伯说,“如果医务室有什么事就大喊一声。”

  “你觉得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巴克斯特问道。

  “我并不确定她是否知道。”霍伯拿起随身携带的等离子体喷枪,把它挂在肩膀上,然后离开了舰桥。

  这支等离子体喷枪体积不大,是一款手持型的,在采矿中通常用于熔化和硬化砂沉积物。他们那里最大的一支可以在铁路上运行,熔化砂石,形成新矿井外部坚固的外墙,并用于爆破砂石,使其熔化,再次形成坚硬的厚达十英寸的岩石板。小型等离子体喷枪可由矿工用来修补一些小漏洞。

  或者,霍伯想,用它们来赶走一些不速之客。

  他不知道这是否可行,随后他看到了效果,有一只异形从黛利拉号飞船中被排放出来了。在马里昂号飞船更大规模的范围内,其中任何一只出现在他面前,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斯内登还在科学实验室里工作着。现在她在那里已经待了太长时间,有时候霍伯去拜访她都感觉自己打扰了她的工作。她一直是个安静的女人,安静并富有魅力,霍伯很喜欢与她谈论他们工作中有关科学的方面。

  她曾经为维兰德 -汤谷公司工作,那时是在围绕比邻星运行的其中一个研究基地中。虽然她不再直接服务于他们,但该公司仍然为许多飞船上的科学官提供科研资金,并为任何需要他们的分支机构提供资金支持。公司提供的资金十分丰厚,通常会用大量资金去资助他们完成一项任务。

  霍伯喜欢斯内登,喜欢她对工作的奉献精神,以及她对这份工作溢于言表的热爱。在那里,她可以尽情地享受工作带来的乐趣,这种感觉奇妙而又美好。他说有一次他问她希望找到什么,她的回答是,一切皆有可能。

  现在,斯内登天真无邪的想象力受到了打击。

  与此同时,霍伯儿时的梦想也必须面对现实。

  他到达科学实验室时,斯内登坐在大型中央岛的一条板凳上。在她面前有两块平板电脑和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她双手抱着头,手肘撑在柜台上。

  “嘿。”霍伯说道。

  她抬头一看,吓了一跳。

  “哦。没听到你的脚步声。”

  “一切都很酷吧?”

  斯内登温柔地笑了起来。“不去理会我们正逐渐濒临死亡,终将碰撞在一个无生命迹象的地狱般的砂岩星球上这一事实吗?是的,一切看起来都很酷。”

  他苦笑着。

  “所以,你怎么看待雷普利?”

  “很明显,她见过这些东西。”斯内登眉头紧皱地回复道,“在哪里见到的,怎么见到的,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会遇到这些怪兽,我毫无头绪。我想和她谈一谈。”

  “如果你认为这会有帮助的话。”

  “帮助?”斯内登一脸疑惑。

  “你懂我的意思吧。”霍伯把等离子体喷枪轻轻地放在板凳上。

  “嗯,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她笑着说道,“我知道现在由你掌控全局,而且我也很确定,这几天你一直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吗?”他打趣道。他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现在这个阶段太缺少笑容了。

  “逃生舱。”斯内登说,“也许试着校准一下他们的导航计算机,使得着陆的时候彼此的距离以及到矿井的距离都在步行范围内。”

  霍伯用手敲击着板凳。

  “我们一起到那儿去,那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日常用品,足够我们用上几年。”

  “带着这些等离子体喷枪一起过去吗?”

  “有备无患。”霍伯说道。

  “带着吗?”斯内登轻轻推了一下等离子体喷枪,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那下面可能不会有更多的那东西了。它们可能都上了黛利拉号飞船。”

  “也可能有十几只,或者更多。”斯内登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一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它们从矿工的体内孵化出来。我们看到了过程。就那么……从他们的体内冲出来。可能是那些东西附着在他们脸上的时候往他们的身体里产卵了。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假定剩下的人可能都已经被感染了。”

  “黛利拉号飞船上有十六个人,萨姆森号飞船上有六个人。”

  斯内登点点头。

  “这么说的话,有十八个人留在了矿井里。”霍伯说。

  “我宁愿待在马里昂号飞船上,”斯内登说,“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但现在看上去并不需要。”

  “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没有,但是或许我会以另一种方式来思考问题。”

  霍伯皱了皱眉,并伸出手去。

  “然后呢?”

  “她的穿梭机。那是一艘外太空穿梭机,用于短途转移人员,或是作为长期的救生艇来用。”

  “一个休眠舱装我们九个人。”

  “没关系,”斯内登说,“看。”她把其中一个平板电脑拿到霍伯身边。起初他并没有真正理解他所看见的究竟是什么。这是一艘十分老旧的救生艇。最初它从海上失踪,后来漂回到陆地上,里面挤满了幸存者。他们用衬衫和断桨做成船帆,这些可怜的人悬在船的一侧,有的在吃鱼,还有的从匆忙支起的船帆集水器中挤出水来喝。

  “今天我有些愚钝。”霍伯说,“是的,现在由我负责。但恕我愚钝,请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详细地讲给我听。”

  “休眠舱中有我们九个人,”斯内登说,“但是我们还要尽可能多地在穿梭机里塞满物资。我们的目的是飞向地球,或者至少是飞向外围星系。点燃飞船引擎直到耗尽最后一滴燃料,尽我们所能,接近光速飞行。然后……我们轮流

  待在休眠舱中。”

  “轮流?”他说,“她已经在太空中休眠三十七年了。”

  “是的,但这是十分不正常的现象。虽然我还没有检查,但是穿梭机的电脑一定发生了故障。”

  “我们检查它的飞行日志时并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霍伯,你研究得还不够深入。问题在于,我们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幸存下来。一次需要六个月,我们其中的一个人处于休眠状态,其他八个人……努力存活下来。”

  “六个月都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穿梭机的最大载客量为五人,而且只能用来短途飞行。用来承载我们八个人?

  最终我们会互相残杀。”他摇摇头,“你能计算出它能飞行多久吗?”

  斯内登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嗯……几年吧。”

  “几年?”

  “到达外围星系也许需要三年,然后——”

  “这不可能!”他说。

  霍伯看着斯内登再次敲下平板电脑的屏幕。她显然已经做足了功课。有实例在屏幕中逐一显现,例如海上救生艇事件和受损轨道上的搁浅事件,这都是空难史上飞行人员奇迹般地存活下来的典型例子。虽然斯内登的描述中没有一个完整的时间表,但这些事件都证明了一个道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恶劣状况,人们在逆境中的求生信念都无比强大。

  无论多么绝望。

  “我们需要检查穿梭机的系统,”他说,“燃料电池,还有生命保障系统。”

  “而且你也是首席工程师,难道不是吗?”

  霍伯笑了。“你是认真的。”

  “是的。”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想否认她灌输给他的他们还有一丝求生希望的想法。因为他无法承担这沉重的希望背后所需要担负的责任。

  “救援队伍还没到达,霍伯,”她说,“没有及时到达。”

  “是的,”他说,“我知道。”

  “所以你会——”

  “霍伯!”卡西亚诺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对讲机中。

  “雷普利有些激动。我能让她再次安静下来,但我真的不想

  再给她注射任何满剂量的药物了。”

  霍伯跳到墙边,按下对讲机的按钮。

  “不,不要。她已经睡得足够多了。我马上就下来。”

  他向斯内登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我会和雷普利谈

  谈,然后得到她的访问代码。”

  当他离开科学实验室,前往治疗舱时,飞船的廊道似乎

  比之前要明亮得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走出阴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走出阴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