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纳西索斯号穿梭机
(美)蒂姆•利本 2017-06-14 11:207,959

  霍伯以前跟人造人共事过。在小行星威尔逊悬崖矿井的深处,人造人往往是第一批下去,最后一个回来。它们已经进化得非常完美了,讲道理,经得起检验。它们安静、诚实,并且十分强大,也非常安全。准确地说,不能说他喜欢它们,但它们没有任何心机,也从未对他产生过威胁。

  他偶尔会听说一些早期军用机器人发生故障的消息,有一些未经证实,说军队因此遭受了人员的损失。事实上,有些消息仅仅是谣言。它们是不同种类的机器人,被设计得富有力量,且有一个内置的有效期。人们很容易认出它们,因为它们的设计师实在不太注重美感。

  那一定是发生在诺史莫号飞船上的那件事。现在,或许雷普利的感觉是对的,人造人总是莫名其妙地跟着她,仍在利用她进行自己的既定任务。当霍伯的团队讨论他们的选择的时候,雷普利看起来很难过。她虽然也参与谈话,看着每个机组成员表达意见,但始终保持沉默。她一支接一支地吸着香烟,时不时地喝两口咖啡。

  她一定是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一定是被噩梦缠绕,他若有所思地说。她时不时地瞥向他,好像在确认他和所有这一切都真实地存在于这艘飞船上。

  因为事实证明他们将面临更严酷的厄运,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他们的计划正在慢慢形成,正如他们所面临的残酷现实一样疯狂,但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奋力抓住这一线生机。

  “你对时间尺度有把握吗?”鲍威尔问道,“距离我们穿过大气层只有几天的时间了。”

  “当然,我可以确定。”拉茜斯回答道。

  “我认为我们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卡西亚诺夫的语调略显提升,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对不起,我的占卜水晶球在碰撞的时候丢失了。”拉茜斯靠在领航员的椅子上,转过身去面对大家。大家有的坐着,有的站着,都围在舰桥的周围。这是雷普利第一次与全体八位船员聚在一起,但霍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有任何紧张情绪。如果说有什么异常的话,那就是她看起来注意力不太集中。

  “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能做吗?”卡西亚诺夫看着鲍威尔、韦尔福德和霍伯说道。拉茜斯不喜欢看到她带有谴责的眼神,好像在指责他们没有尽力一样。“我的意思是,你们是工程师,应该做点儿什么才对。”

  “卡西亚诺夫,我认为我已经把事情摆得很清楚了。”

  拉茜斯说,“我们的姿态控制系统已经损坏到无法修复的程度,制动火箭的能力下降到原来的百分之三十。几个控制舱壁也有裂纹,但有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我们启动推力就能借助辐射把自己反射回去。”他停顿了一下。

  “不过,我们肯定仍有咖啡喝。总算有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我们怎么知道一切是不是真的这样?”卡西亚诺夫问道,“这里越来越让人感到绝望。我们应该到外面去,重新核查一下所有的损失。”

  “你知道,我是所有为凯兰公司服务过的领航员中最棒的一个。”拉茜斯说,“说真的,霍伯、韦尔福德还有鲍威尔让我们所有人活了这么久,真他娘的是个奇迹。他们维修了船体损毁的部分,对飞船泄漏的地方进行重新加压。这才是我们还能保持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

  卡西亚诺夫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加西亚拽了一下她的手臂没让她再说话。霍伯觉得加西亚甚至没有抓到她,仅仅是肢体的接触就足以让这位医生保持沉默了。

  “无论我们有多么不希望,但这都是事实,”霍伯说道,“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了。我们认为现在已经有一个可行的方案了,但实行起来绝非易事。”

  “‘我们’是谁?”卡西亚诺夫问道。

  “是我,斯内登,我是雷普利。”

  “雷普利?就是刚刚从半个世纪的睡眠中苏醒过来的那个陌生人?她准备做什么?”

  雷普利瞥了卡西亚诺夫一眼,然后走开了,低头看着她手中的咖啡杯。霍伯等着她说话,但她仍然保持沉默。

  “这不是一个阴谋,卡西亚诺夫。”他说道,“听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医生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给自己打气,准备说点儿别的,再继续挑战他一下。不过她点了点头。

  “对不起,霍伯……对不起,伙伴们。我只是有点儿恍惚。”她和雷普利相视一笑。

  “我们都是如此,”霍伯说,“已经超过七十天了,我们一直在等待发出的救援信号被接收、确认并转播出去,之后就会有人来营救我们了。或许波频受到干扰而衰减了,我们的信号只是作为模糊的背景噪音穿过了那些可能接受到信号的设备。或者也许有人听到了我们的求救信号,但我们离得太远了,营救我们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或者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改变航向,重新规划路线,估算所需的燃料。”巴克斯特说道,“不管是谁捕捉到信号,在他们到达这里之前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没错,”霍伯说,“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我们必须要自救。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修补出现的问题,还要比以往做得更多。”

  “还要修理逃生舱,对吗?”鲍威尔问道。

  “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拉茜斯在一旁挥舞着手臂。

  “是的,”斯内登说,“这是个慢慢等死的过程。我们现在在轨道上漂移,即便我们能操控航线,更精确地控制系统资料库,尽可能靠近矿井着陆,我们还是会偏离目的地千里之外。我们会散落到一旁,变得孤独无助并脆弱不堪。”

  “然后是萨姆森号飞船。”巴克斯特之前提到过,把它作为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可以打开门,杀死外星人,然后驾驶萨姆森号飞船离开LV178星球。

  但它是一艘运输飞船,建造它的目的是在行星表面进行短途运输。它还不能用于外太空旅行。飞船没有预存的资料库,也没有回收利用环境的系统。这艘飞船没有其他延伸的用途。

  “我们会饿死,会窒息,或是死于相互残杀。”拉茜斯说道。他看着巴克斯特面无表情的脸。“你知道的,我首先会杀了你。”

  “你试试看。”巴克斯特嘟囔着。

  “是的,当然,还有萨姆森号飞船。”鲍威尔说,“我们打开舱门时,会有什么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看不到里面那些东西都在做什么。”

  “我们没法乘坐萨姆森号飞船逃离,”霍伯说道,“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萨姆森号飞船。雷普利,你觉得呢?”她看上去很不确定。然后她站起来,掐灭手中的香烟,又点燃了一支。

  “霍伯和斯内登提出了这个想法,”她说,“我们先尽力一试吧,可能会奏效。纳西索斯号是一艘救生艇,拥有太空穿梭机的功能,内含环境系统、二氧化碳回收能力。”

  “但它能承载我们九个人吗?”韦尔福德问道。

  “我们轮流待在平衡舱里,”雷普利说道,“但是那样我们会迅速衰老。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当然还有问题。”鲍威尔说道,“为什么一切不能变得容易一些?”

  “什么问题?”拉茜斯问道。

  “穿梭机的燃料电池已经衰减,”雷普利说,“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了。这远远不够。”

  “这些燃料足以让我们远离马里昂号飞船了,我确定。”卡西亚诺夫说道。

  “我已经运行数据了。”霍伯说道,“拉茜斯、斯内登,我希望你们俩去检查一下。我们需要足够的动力让超载的太空穿梭机远离马里昂号飞船,脱离轨道,全力加速,在我们老死之前把我们从外层空间边缘拽回。我计算我们至少需要满载燃料的百分之八十。如果实际速度比这快,那只证明我们还可以加速,更快到达那里。”

  韦尔福德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雷普利又开始说话了。

  “它会分秒不差地执行命令,”她说,“即便是共享平衡舱,也意味着同时有八个人,只是……围坐在一起,慢慢变老。”

  “我们估计百分之八十的能量会让我们在六年内飞越外层空间的边缘,”霍伯说,“允许小范围的误差。”

  大家都沉默着。

  “所以我必须得谋杀巴克斯特了。”拉茜斯说道。

  “见鬼!”鲍威尔说。

  “是的。”卡西亚诺夫表示同意。她的声音在颤抖。

  “韦尔福德的脚味道太大了,”加西亚说道,“拉茜斯还会放屁。这里简直是地狱般的生活,我们肯定活不过一年。”

  没人笑得出来。

  “有先例吗?”拉茜斯问道。

  “我们得先设定好这艘飞船。”斯内登说。

  这座舰桥沉默有一段时间了,他们都能够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你指的是我们仍然需要萨姆森号飞船,”拉茜斯说,“因为它有燃料电池?”

  霍伯摇摇头,再次望向雷普利。

  “它无法给我的穿梭机提供动力,”她说,“我的穿梭机是完全不同的系统设计。马里昂号飞船的燃料电池也许可以,但霍伯告诉我,它已经损毁了,而且非常危险。他说矿井深处还有更多,但储备物资存储得比较深,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我们得让萨姆森号飞船下降,靠近星球表面。这样我们可以带回一些备用的燃料电池,改装并修复纳西索斯号穿梭机。我们要竭尽所能让穿梭机带回更多的物资,然后在你们的飞船燃烧之前,让穿梭机发射升空。”

  沉默良久。

  雷普利笑了。“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副牌而已。”

  “一块蛋糕。”拉茜斯说。

  “是的,”鲍威尔的声音充满惶恐,“没问题。很简单!”

  “嗯……”霍伯说道,“还有更多。”

  鲍威尔喃喃自语,卡西亚诺夫抬起手。

  “什么?”拉茜斯说,“还有问题?别告诉我航天穿梭机是奶酪做的。”

  “似乎是雷普利遇到了一些电脑故障。”霍伯说,“让她来告诉你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雷普利举起手中那杯已经凉掉的咖啡,摆出干杯的姿势。霍伯抱歉地耸耸肩。对不起,他高声说道。她用手指示对不起,他高声说道。她用手指示意了一下。

  他喜欢雷普利。她如此强壮,极具吸引力,自信而且谦虚,像露西·乔丹一样。

  该死。

  “艾什,”雷普利说道,“他是我飞船上的一个人造人。”

  她把整个故事讲了出来,其中一些情节让人感觉非常不真实。不是故事本身让人感到陌生,而是她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知道所有这些都是真实的。公司决定让艾什一直跟着雷普利。它曾表达过同情,帕克烧伤了它的脸,但那时它一定已经迂回地潜入航天飞船的电脑里了,以防诺史莫号飞船出现故障。它是如何做到准备得如此充分的呢?它究竟被写入了何种偏执的程序?

  她在谈论它,好像它能听到每一个字。她唯一遗憾的是,它不会感到羞愧。

  “据我所知,它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她总结道,“除非我带回一只那种可恶的异形生物,否则它不会开心的。”

  “真他妈的想得美!”鲍威尔说道,“所以我们清理出一艘飞船,这艘飞船像巨大的怪兽的肋骨一样布满沟壑,这样我们可以坐另一艘飞船逃生,由精神病人造人来驾驶。太棒了。我的人生太完整了。”

  “我认为这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雷普利说着,又点燃一支烟,从喉咙里吐出烟圈。那是浓烈的俄罗斯香烟,是卡西亚诺夫带来的。在马里昂号飞船幸存的船员中,只有医生吸烟。“是艾什的原因,我才被困在这儿,不能回家。我没能获得详细的飞行日志,但是……可能它只是让我四处飘浮。它在等待另一个信号,这些异形仍然在我们周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选择让你活着?”斯内登问道。

  “因为需要有人作为宿主,让怀孕的异形能够产卵寄生。它看到了这种生物成熟后有多暴力,它绝不可能带回一只到维兰德-汤谷公司。所以纳西索斯号穿梭机上也不会有异形。”她吐出烟雾,用手挥舞着将其赶开。“不管怎么说,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们不能阻止那混蛋所做的一切。

  但当时的情形是,它是移动的,也有触觉。该死,我们都认为它是人类。它干涉我们的决定,通过它的秘密安排来操纵我们的决定。当事情无法控制的时候,它就暴跳如雷。”

  “现在……它真的不在这里了。它只是代码,虚无缥缈。”她又抽起了烟,但这次没有赶走烟雾。“我们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它。”

  “所以我们只是关闭了雷普利飞船上的电脑,直到我们准备好出发。”霍伯说,“在我们准备起步,启动主推力之前,我会竭尽全力从系统里清除艾什,至少把它与某些驱动隔离开来。”

  “上帝知道你会不会有足够的时间。”鲍威尔说道。

  “没错,”雷普利说,“总会有人醒着,监视航天穿梭机飞行程序的任何变化、接收到的一切信号,以及其他全部情形。”

  “所以艾什只是一直在挣扎,”斯内登说,“执行之前写入的程序,但没有一个计划。”

  雷普利耸耸肩,她不确定。艾什一向狡诈,在诺史莫号飞船上诡计多端,现在她不能低估它的能力。但无论艾什的哪一部分幸存了下来,它都不能再干扰他们的行动了。至少肉体上不能。

  很快,她就会回到纳西索斯号穿梭机上寻找更多的线索。

  “那么,这就是全部的计划了。”霍伯说,“拉茜斯,我需要你绘制出马里昂号飞船环绕行星的轨道,让我们知道什么时候会最接近矿区。但是飞船的速度必须足够快,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要这样。鲍威尔、韦尔福德,我需要你们搜集到尽可能多的采矿设备。我们需要等离子体喷枪和筛沙器,还有你们能找到的一切。”

  “还有月面结构特性探测器。”加西亚说,“他们使用这些探测器向松散的砂岩的深处发射电荷。”

  霍伯点点头。

  “我们真的可以在萨姆森号飞船上使用这些仪器吗?”

  巴克斯特问道。

  “我们没必要使用炸药,”韦尔福德说,“用螺栓代替,

  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而且你有个非常不错的射弹武器。”

  雷普利看着她手里那杯已经凉掉的咖啡,听他们讨论,试图消化他们的全部谈话。但她的思绪却飘到了别处。那些黑暗的角落会让人患上幽闭恐惧症。她曾在充满蒸汽的走廊里潜行追踪,那里的光线不停地闪烁,死神的悲叹在倒计时,异形躲藏在任意一个角落里窥探着她。

  “那里有多少只异形?”她问道。谈话的声音太大了,没有人听到她的提问。她又试了一次。“嘿!”叫声让他们安静下来。“萨姆森号飞船上有多少只异形?”

  “我们认为有四只。”霍伯说道。

  “都是成年的吗?”

  他耸了耸肩,环顾四周。

  “上次看见它们的时候,它们看上去已经很大了。”巴克斯特说道,“我们只看到了影子,说真的。它们仍蹲在乘客舱的后部。”

  “也许它们已经死了。”卡西亚诺夫充满希望地说。没有人回应她。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好运。

  “它们的血液中含有强酸。”雷普利说道。

  “什么?”斯内登问道。

  “达拉斯,我们的船长,他说那是某种分子酸。在酸血的效果衰退之前,它能穿透两层甲板。”

  “哦,伙计!”鲍威尔难以置信地笑了。“它们的屁股上是不是也喷火?它们是不是还有原子能?还有什么,嗯?”

  “雷普利,那是……”斯内登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雷普利抬起头,正看见她瞥向其他人,眉毛挑了起来。

  “我不是在胡编乱造。”雷普利说道。

  “没有人这样说你。”霍伯说。

  “霍伯,快过来!”斯内登说,“这是酸血吗?”一时间,舰桥上沉默了良久。雷普利抽完了她的最后一支烟,把烟蒂扔进了咖啡杯。烟蒂发出嘶嘶的响声。她越来越迫切地想要回到纳西索斯号穿梭机上去,独自一人回去,找到自己的空间,与艾什对话。她不确定它是否能解决问题,但或许它能让她更容易接受别人的背叛。

  她向阿曼达承诺过她一定会回家。

  闭上眼睛,她强忍住泪水。

  她已经哭得太多了,现在的任务是坚强地活下去。

  “如果你想要利用萨姆森号飞船,那么在杀死它们之前,最好能把它们抛出舱外。”她说,“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

  “我们将按照计划行事,”霍伯说道,“与此同时——”

  “很好。我要回到我的航天穿梭机上。”雷普利站在那里,科学官挡住了她的去路。

  “先等一等。”斯内登说。她比雷普利矮了六英寸,但她坚持自己的立场。雷普利尊重她。“我们当中没有人了解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为我们讲述了那些狡诈的人造人和体内充满酸血的异形怪兽的事,然后你就想回到你的穿梭机上了吗?”

  “对呀,为什么要回到你的穿梭机上去?”鲍威尔问道,“霍伯,我们不能让她就这么随意走动。”

  “什么?你们担心我会毁掉你们的完美小飞船吗?”雷普利问道,“我的天啊,我不会乱涂乱画的。”

  “大家都冷静一下!”霍伯说。但斯内登却血气上涌。

  “你到底想回去干什么?”她质问道,“你刚跟霍伯从那里过来。”

  “欢迎你一起登上我的飞船。”雷普利说道。她低下头盯着斯内登。她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直到这个矮个子女人避开她的目光,然后笑了。“我只是想回去喂喂我的猫。”

  事实上,乔西并不饿。雷普利留了一些人造鸡肉给它,它从平衡舱里爬了出来,嗅了嗅,对这些饭菜嗤之以鼻。它抬起鼻头,愤愤然走了。但它仍然留在穿梭机里。

  也许它能嗅得到他们就在外面,雷普利想,或许它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他人知道得更多。

  酸血的事一直困扰着她。她目睹的一切只是冰山一角,艾什和达拉斯试图切断包裹在凯恩脸上的抱面虫时,酸液就从那东西身上溢了出来。她不知道发育成熟的异形体内是否也流淌着这样的血液,或者说,是不是伤了其中一只异形也会有类似的后果。事实上,她知之甚少。虽然她经历的一切已经很可怕了,但在她休眠的时候,异形早已变得更巨大、更恐怖。

  她思索着,这个噩梦已经做了三十七年了。现在我醒了,噩梦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她在狭窄的空间里移动着,再一次思考着这九个人究竟他妈的如何在这里生存。即便是一个人在平衡舱,其他人几乎连坐下来休息的地方都没有。设备柜后面有个小型浴室,至少还有个私密的地方可以上厕所或进行有限的洗漱活动。

  但这样一起过上几天,大家就会焦躁不安了。

  那么,几个月呢?几年呢?

  她终于在一个储物柜中发现了乔西,它舒服地依偎在伊娃的一只大靴子里面。连哄带骗的,它终于喵呜地叫着爬了出来,让雷普利抓住并抱在怀里。它是雷普利与过去的联系,也是过去所发生的一切的有力证据。事实上,她根本不需要这样的证据。她很自信,何为现实,何为噩梦,她完全分得清楚。即便如此,这只猫咪仍然是她的心理安慰。

  “来吧,你这个小坏蛋。”她说,“你要帮我吗?”她把猫抱起来,看着它的眼睛。“那你为什么没发现艾什是个混蛋?你这只飞船上的坏猫。”

  她坐在领航员的位置上,乔西趴在她的大腿上。她把手指放在键盘上,却没有动。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艾什曾试图杀死她,但它只是一个机器。准确地说,是一台人工智能机器。它被创造成可以自主思考、处理数据及做决定、按照写好的程序做出相应反应,并根据实践中学到的经验编写制定新的任务程序。但它终究是一台机器。这种人形机器人由维兰德-汤谷公司设计制造出来,在实验室中被赋予生命。

  突然间,雷普利的心中生出一股仇恨之情,她恨这个公司。他们决定了她和她的船员都可以无条件地牺牲,并且四十年后,他们仍在任意操控她的生活。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你好,艾什。她在键盘上敲击出这几个字。这几个字出现在她面前的屏幕上,是闪烁的绿色。光标持续闪烁着,似乎是一种回应。她其实并没有期待会有回应,她认为这个人工智能机器人试图用彻底的沉默来掩饰自己的存在。相反,这一次几乎是马上就有了回应。

  你好,雷普利。

  她坐回座位上,抚摸着怀里的猫。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被监视的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对马里昂号飞船发出的求救信号的回应,就是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吗?

  是的。

  船员还是像937号特别指令那样可以无条件牺牲吗?

  你是诺史莫号飞船的最后一位船员了。

  回答我的问题,艾什。

  是的。船员可以无条件牺牲。

  “很好。”她无声地喘息着。乔西在她的大腿上发出咕噜声。但我知道你现在在哪儿,艾什。你无法再掌控任何事了。你没有目标了。

  我已经竭尽全力做到最好了。

  雷普利看着这些话,思考着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在飞船上,因为艾什默认的事,诺史莫号飞船的船员们被残忍地杀害了。她数十年沉睡在梦魇中,远离女儿和家庭。

  去你妈的,艾什!她打字骂道。

  光标眨了眨眼。

  雷普利一拳打在电脑上,又向后靠回到椅背上。乔西直了直身子,让雷普利给自己挠痒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走出阴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走出阴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