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疑点
云哲2019-10-28 09:122,196

  信鸽很快消失了踪影。

  道宣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向后退了半步,眼中渐无波澜。

  外围脚步声逐渐靠近。

  再抬眼时,大理寺的卫士已将玄风观包围,一名穿着红袍十一跨的少卿一手扶刀,一面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记得这个人,是大理寺的秦卫羽,秦少卿。

  面对重重包围,道宣平静地将手置于身前,却不见往日的笑容。

  ……

  当秦卫羽步入审讯室的时候,道宣像是看不见也闻不到室中那些慑人的刑具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正稳如泰山地在地上打坐。

  秦卫羽和过去一样,先拎了一个案几放在两人中间,然后跟着道宣一起席地而坐。

  道宣闻声缓慢抬眸,神情十分冷漠,甚至带了些许的敌意。

  秦卫羽翻了翻手上的文书,决定单刀直入,“关于赵荣、霍玉、谷达凶杀案,以及柳一才的杀人未遂案,道宣师父有什么要说的吗?”

  “如果秦少卿是想问凶手的话……是我做的。”道宣稍抬下颌,整了整下摆,“那些人该死,所以我便杀了他们。”

  秦卫羽没料到道宣竟然一口就认了罪,他指尖悬了片刻,这才在册子上写下了道宣的话,又道:“说一下在入玄风观之前的事。”

  道宣盯着秦卫羽身后那整齐挂做一排的刑具,回忆了片刻,娓娓道来:“我出生洛阳,本是一户平头百姓人家的孩子,后来朝廷动荡,天下几度易主,家父因告发斜封官而无意间得罪了安乐公主,结果被官衙之人殴打重伤,没多久就死了。为了避祸,我便跑到了长安拜子清道长为师,没多久,陛下兵变登基,我也不用再过提心吊胆的生活,潜心修道至今。”

  “既然潜心修道,之后又为何要虐杀他人?是否与凤宛有关?”

  “凤宛?”道宣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侧头说道,“算是有些关系吧。”接着又笑了一下,“少卿何必一句一句往外渗透,既然已经将我带到了大理寺,难道不知道贫道与凤宛的关系吗?”

  “凡事都讲求一个确认不是吗?”秦卫羽随之笑了几声,但接下来,秦卫羽忽然肃穆,一双眸子透着股不允造次的凌厉,“请道宣师父,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一阵压迫的气势在审讯室中沉了下来。

  道宣沉默良久,终于道出五个字:“我爱慕凤宛。”

  “所以,为了凤宛,便杀了赵荣等人?”

  “对。”道宣直视秦卫羽,没有半点犹豫。

  “既然如此,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包括作案的每一个细节。”

  “杀人细节……”道宣略微皱眉,陷入了更深的沉默,过了许久,才幽幽而道:“作案之时,我有点混沌不清。现如今,竟然很难想起什么……缓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于是我便将他们的尸体处理干净。我承认,人确是我杀的,我去过旅店,也进入过苏二娘家,听凭发落。但细节我真的记不清了,所以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道宣说完,恢复了打坐的姿势,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秦卫羽安静地望着面前的道宣。

  指尖一挑,将笔重重扣在案上,笔尖儿的墨在案上溅开一片。

  ……

  “大理,道宣对审讯结果出来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秦卫羽就返回了议事堂,并将审讯簿子交到唐玄伊手上。

  唐玄伊接过簿子时看了一眼秦卫羽,他此刻脸色十分不好,一点没有平日的意气风发。唐玄伊当即便明白了,必是道宣的审讯遇到了什么阻碍。

  他只手翻开细细看着上面记录的内容。

  果不其然,其上除了坚定不移的认罪之外,其余内容寥寥无几。

  秦卫羽同时解释道:“道宣一直强调自己与凤宛的关系只是他单方面的倾慕,与凤宛并没有特别的关系,也不知道凤宛的去向。”秦卫羽似是憋了一口气,忍了忍,悄然吐出,然后接道,“这个道宣一个劲儿的说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最难办的就是这种。”

  唐玄伊仍在斟酌册子上的每一个字,“通常希望直接定罪的,要么有所隐瞒想赶紧结案,要么就是杀人愧疚想要赎罪,再要么就是生与死都无所谓,觉得人生百无聊赖。秦少卿看,道宣像哪个一种?”

  “反正不像是有所愧疚。”秦卫羽又补充了一句,“游刃有余的很。”

  “游刃有余……”唐玄伊喃喃重复着秦卫羽的话,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见道宣的样子,确是可以想象他受审的样子,不过也是因此,才更让他有所怀疑。

  唐玄伊将簿子合上了,稳稳放在案上,“他急着定罪,我便偏要寻到凤宛,在找到凤宛前,我绝对不会下任何定论。”

  “可……人海茫茫,如何才能寻到凤宛?需要发布告吗?”

  唐玄伊抬手示意不可行,“布告是把双刃剑,如果凤宛不愿出来见人,很有可能打草惊蛇。”想了想,又接道,“卫羽,你先派人暗守玄风观,但凡有风吹草动,马上回来报。”

  “是,大理!”秦卫羽回身准备离开了政事堂。

  “啊!!!!”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尖锐的叫喊突然窜入耳鼓,混乱声乍响!

  “好像发生什么事了!”秦卫羽惊讶地望向外面,“卑职去看看!”

  唐玄伊扬手拦住秦卫羽,扬袍亲自朝外走去。

  秦卫羽神情凝重,随之而去。

  ……

  因着之前沙尘的关系,夜里不见星辰,整个长安城仍是云烟雾罩,大理寺外面亦是黑云一片。唯有门前零星的灯火,还能将这夜点缀得不至漆黑。

  几名大理寺护卫皆扬刀围在什么人的侧面,但与平日的威武不同,今日的他们各个神情惨白,甚至都不敢正眼去瞧被他们围住之人。

  直到唐玄伊带着秦卫羽从正门出来,护卫们才如得了救一般,可即便如此,他们仍然举刀晃脚,连动也不敢多动一下。

  “怎么回事?”唐玄伊沉声而问,眯眸透过护卫看向中间那抹被夜雾遮住的人影。

  唐玄伊眸子一颤,秦卫羽更是微变了脸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