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幼儿园园长平凡
张秋紫2017-05-30 22:013,382

  跟着老人重新回到小楼里,老人熟门熟路地带着郝波波与秋秋来到一间白色的小门前。

  “这就是园长的办公室。”老人郑重地对郝波波和秋秋做着介绍,接着轻轻敲响了这扇门。

  “谁呀!”门后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郝波波带着秋秋凝神听着。她突然觉得,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平园长,我是老刘。有一位女士想让她的女儿来咱们幼儿园读书,找您办理入园手续。”老人对屋里说道。

  “刘伯伯,您稍等,我这就来。”门后的声音似乎有一些慌乱,但是很快,那扇白色的小门就打开了。穿着整洁的休闲服装的平园长出现在三人面前。

  “请进,”他爽朗地笑着,抬眼看向秋秋和郝波波。紧接着,这位平园长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郝波波有些莫名其妙,一瞬间,她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这个园长这种表现,不会是看到秋秋觉得不正常吧?她心里想着。

  然而,下一刻她就听到了平园长激动的声音:“你是,你是郝波波吧?”

  “嗯?”郝波波惊讶地抬头,看到了一张激动得近乎扭曲的脸。她努力回想,终于灵光一闪,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平凡?你是平凡?”波波大声叫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看起来满脸死气一心只想一了百了的平凡,如今却是这间小幼儿园的园长。想起当年她捉弄平凡,故意激怒他的时候,郝波波不由得莞尔一笑。

  “真是没想到啊,这间幼儿园的园长,竟然是你。”波波感叹着,“我还记得当初你在山上跟我一本正经地争论的样子呢!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已经是成功人士了。”

  “哪有!”平凡羞涩地摸摸头,急忙把郝波波往里让,“快进来,进来说话。”

  几乎被两人同时遗忘的刘教工适时开口,他笑着说道:“没想到平园长和郝女士竟然是认识的,那你们好好叙旧,我先回去干活儿了。”

  “麻烦您了,刘伯伯。”平凡笑道,他已经恢复了之前极为有风度的样子,笑着和刘教工挥手道别。

  在将郝波波让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之后,平凡终于看到了一直被波波牵着的秋秋。

  秋秋一直低着头,默默地不说话,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平凡爽朗地笑了,他毫不介意秋秋的冷漠,主动给秋秋端来一杯牛奶。

  “小朋友喝牛奶好。”将牛奶摆在秋秋面前之后,平凡笑道。他又看向郝波波,笑着说,“波波你要喝茶还是咖啡。”

  “喝茶吧!”郝波波笑了笑,也不跟平凡客套。

  平凡轻快地来到一个巨大的柜子前,从中取出一套完整的茶具,又掏出一罐极为精致的茶来。郝波波好奇地看着平凡极为熟练地洗茶、泡茶,心中依旧惊讶不已。

  她从未想过,在这样一所小小的幼儿园里,还能遇见平凡。这个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让她记忆极为深刻的男孩子。波波仍然记得,当年平凡在山下的农庄里为她炖的一碗汤落泪的样子。那样脆弱的男孩子,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有担当的男人似乎截然不同。然而,又似乎在哪里有着相通之处。

  平凡用一个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竹制托盘,将整套茶具和沏好的茶水一起端了过来,摆在郝波波面前。又自己主动动手,为郝波波斟了一小杯茶。

  “我好不容易弄到的一点祁门红茶。”平凡给自己也倒上一杯,笑着说道,“平时也不知道该找谁一起喝,正好你来了。倒正是不辜负这好茶的意思。”

  郝波波也笑了,她取杯子饮了一口,轻声说道:“虽然你这么吹捧我,可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根本就是个不懂茶的粗人。你用这么有名的好茶招待我,倒是有些牛嚼牡丹了,我也就当个水喝,根本就品不出什么道道来。”

  “没关系,”平凡急忙摇头,“喝茶不是非要懂茶,茶水本就是用来喝的,那些茶道的东西,也不过是后人强加的。喝茶,重的是心境,救命恩人多年不见。今日重逢,我心中高兴。”

  “我又哪里当得起救命恩人几个字。”郝波波微微一笑,正色道,“刚才刘伯伯已经跟你说了,我来,是想让我的女儿进这个幼儿园就读。”

  “女儿?”平凡一愣,端着茶水的手一颤,险些将茶水泼到衣服上。

  “对,女儿。”郝波波轻轻摸了摸秋秋的小脑袋,向平凡介绍道,“这是我的女儿秋秋,今年四岁。”

  平凡的脸上,瞬间血色褪尽,变得苍白起来。他看着低头闷不吭声地喝着牛奶的秋秋,用一种极为飘渺的声音问道:“你结婚了?”

  郝波波摇摇头,想了想觉得不合适,又点点头。

  “孩子的爸爸是谁?他不来看看女儿即将就读的幼儿园吗?”平凡只觉得胸口仿佛堵了个什么,吞不下又吐不出,难受得很。

  “孩子的爸爸去世了。”郝波波低头叹道,她想起位于巴黎的那两座坟墓,语气中,不禁带上了淡淡的忧伤。

  平凡却不知道郝波波心中所想,他定定地看着郝波波,气氛一时凝重了起来:“所以,你现在是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吗?”

  问出这个问题,平凡莫名觉得心中一痛。面前坐着的,是郝波波,当年在悬崖边拦住他,将他带回喧嚣俗世的郝波波啊!

  他一直以为,这样好的女孩,应该得到最美好的幸福。可是,为什么现实总是不如人意呢?为什么,这样好的女孩,却要经历这样的苦痛呢?

  看着显得十分平静的郝波波,平凡心中却十分的不是滋味。

  然而,波波却没有发现平凡的异常,她回答着平凡的问题:“现在秋秋和我相依为命,不过,我有一个自小的好闺蜜有帮着我一起照顾秋秋。”

  平凡的心中又是一痛,他低头想了想,说道:“你想把秋秋送到我们幼儿园来读书,我非常乐意。我们也算是有缘,你现在又独自带着孩子,如果我有什么事能帮上忙,请跟我说。”

  “谢谢,”郝波波笑了笑,又想起秋秋曾经去幼儿园的经历了。她正色道,“但是,我有个问题需要和你说明。”

  “什么问题?”看到如此郑重的郝波波,平凡也不由得严肃起来,他十分慎重地等待着郝波波说出她的问题。

  “秋秋患有自闭症。”郝波波说。

  “什么?”平凡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下意识地叫了起来,“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怎么会有自闭症?”

  “是之前一场车祸导致的。”郝波波叹息道,“秋秋的自闭症至今仍未好转,而且前几天她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导致自闭症变得更加严重了。如果她真的到这个幼儿园来读书,我担心会增加老师的负担,这样会有老师不愿意。”

  “没关系。”平凡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自己的震惊彻底隐藏。他用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地说道,“这所幼儿园,是我的母亲所建。”

  “啊!伯母的幼儿园?”郝波波震惊道,她突然想起当年平凡打算自杀的原因,立刻向平凡道歉,“对不起。”

  平凡摇摇头:“你不用道歉,我跟你说这个,只是为了说明一些东西。”

  说着,平凡双手合拢,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我的母亲,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当年父亲在外打拼,建立公司,好久不回一次家。母亲独自照顾我,吃了不少苦。后来我渐渐大了,她觉得,像她这样的女性,应该还有很多。所以,她将她名下的一处房产改建成了幼儿园。就是现在这所。”

  提到母亲,平凡的嘴角泛起了淡淡的微笑:“母亲建立这所幼儿园的初衷,其实也很简单。当年我年幼,母亲照顾我时,也希望能够交给一所负责任的幼儿园。然而,符合她理想的幼儿园却遍寻不得。最终,母亲选择了由自己来完成所有母亲的梦想,建一所负责任的幼儿园,让孩子们的父母能够安心工作。后来,她就把这里当成了家。”

  “我小的时候,就是在这所幼儿园里长大。耳濡目染了很多道理。后来母亲去世,我接手了这个幼儿园,但是母亲建园的理念,我却不会也不愿意去改变。”平凡淡淡地说着,仿佛在说一个极为平常的事情,“这所幼儿园,就是为了解决家长们的烦恼而建,又怎会因为区区自闭症就将家长送来的孩子赶出去呢?”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我,幼儿园不会因为自闭症将秋秋赶出去?”郝波波问道。

  “不。”平凡摇摇头,认真地向郝波波说道,“我只是不想你误解,以为我是因为你的救命之恩,才收下秋秋。”

  看着认真的平凡,郝波波不禁露出了微笑:“原来是这样。那么,秋秋就拜托你了。”

  “你放心,幼儿园的老师和教工都经过我的亲自挑选,是负责人的好人。”平凡在这一刻,显得格外认真,“他们不会因为秋秋的病就歧视她。”

  “那我就放心了。”郝波波笑着,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从之前自己的亲眼所见来看,这所幼儿园确实如平凡所说一样,无论老师还是教工都是认真负责的好人。而且,有平凡的保证,看来,秋秋可以放心了。

  而郝波波,并没有注意到,平凡的手在桌子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似乎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