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父子之间的争斗
张秋紫2017-05-30 22:013,262

  黑色的豪车开进了上海市郊区的一处别墅里。这座别墅占地极为光大,进门,还有一个漂亮的花园。

  王子尧从车上下来,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感慨万千。

  这是王家的老宅,从小,王子尧就在这里长大。然而,自从独自去上海大学读书,他就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这里了。

  石管家在前边引路,子尧熟门熟路的向王海涛的书房走去。

  一直以来,他与王海涛就在这里见面。王海涛工作极忙,子尧也只能偶尔在书房里见到自己的父亲。

  小时候,王子尧受母亲照顾,然而,自从母亲病逝之后。他的生活就彻底孤寂了下来。

  凭心而论,王海涛并不是一个好的父亲,他太过于关注儿子的成绩,对子尧的生活掌控太严。却忽略了子尧的感受。

  但是,在这片孤寂的老宅里,依旧有着欢乐。那是平凡和徐丽莎到来的时候。三个小孩子,会在这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别墅里探险。

  只是现在,当他们都大了以后,却开始天各一方。

  子尧默默的推开书房的门,王海涛在书桌前正襟危坐。他并不像王子尧所想的那样正处理公司事务,事实上,王海涛的书桌上虽然堆积了大量的文件,但他却一份都没看。

  王海涛,正专程等待着子尧的到来。

  见到子尧走进了,王海涛冷漠地指了指面前的一把椅子:“坐。”

  子尧默默地走上前,拉开椅子,坐到了父亲的面前。

  “把你的事情好好的重新说一遍。”王海涛冷冷地道。

  子尧瑟缩了一下,他十分反感王海涛的这种做法。然而,王海涛多年的积威让子尧在面对父亲时,不敢有任何异动,老老实实地把郝波波的情况,以及他们一直以来的情况说了一遍。

  王海涛一言不发地听着,脸色越来越阴沉。待子尧说完,他砸了一个杯子。

  “父亲!你这是?”被吓了一大跳,他跳起来惊恐地看着这个王海涛。这个杯子,原本是王海涛的爱物,一直以来他都不肯离手,却没想到在这里被砸得粉碎。

  “好哇!好哇!”王海涛怒道,“你真是出息了。说什么要出去上学,涨涨见识,说什么想要学自己喜欢的计算机。我当初就不该心软让你去上海大学学什么计算机。”

  “你看看你自己,学成了什么模样!”王海涛对着王子尧怒吼,“你的学习,就是去谈了三年恋爱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知不知道,你是要娶徐丽莎的?”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是谁!”王子尧也怒了,他怒吼道,“父亲,我已经成年了,我有自己的判断力,我知道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和我在一起。徐丽莎很好,但她不适合我,我对她没感觉。”

  “结婚哪有什么感觉不感觉,你说的那个郝波波,我没看出来她多喜欢你。但是徐丽莎呢?人家哪次来不是给你带你喜欢的东西,你说句什么,她能惦记一年。”王海涛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很多,“子尧,听父亲一句劝,郝波波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你,无论是家庭,还是出身,都注定了她帮不上你任何的忙。”

  “你们所谓的三年感情,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的磨难。就算她真的如你所想,不是为了你的钱而来,你们也不合适。”王海涛叹息着,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不,父亲,你没有见过郝波波。像你这样,对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做出评论,是不合理的。你不知道郝波波有多好,也不知道,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开心。”王子尧坚定地说,“我早就决定,这一辈子只娶这一个妻子。其它的人,徐丽莎也好,或者你挑选的其它名媛也好,她们都不是郝波波,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王海涛猛地抬头睁眼,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紧盯着王子尧。

  子尧吓得缩了缩头,然而,他想起自己的坚持,又努力地挺起胸脯,坚定地回看着自己的父亲,绝不让步。

  王海涛看了很久,终于沉沉地笑了:“看来,你是不打算放弃这个郝波波了?”

  “我绝对不会放弃!”王子尧坚定地回答。

  “那么,你还要继承权吗?”王海涛冷冷地笑着道。

  王子尧愣了愣,然后迅速地反应过来,王海涛的意思是,如果他要娶郝波波,就会失去父亲公司的继承权。

  一股愤怒从子尧的胸腔中升起,他拍案而起:“父亲,在你的眼里,我王子尧,难道就是每天盯着你手里的公司,想着自己还有多久才能继承家产的那种纨绔子弟吗?”

  子尧愤怒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骄傲地昂起头:“我王子尧,虽然现在还是个一文不名的小辈,但我不是纨绔。”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学习计算机吗?”子尧骄傲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那眼神,仿佛睥睨世界的王者,“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靠你手中的公司过活。父亲,那是你的成功,不是我的。我王子尧的战场,在互联网。我会创办自己的公司,成为这个世界的传奇。”

  “我希望,人们提起我的名字的时候会想起的是王子尧,而非王海涛的儿子。”王子尧高高地昂着自己的头颅,向门外走去,“父亲,你根本就不懂我。我并不在乎能不能继承海尧集团。就好像我要娶郝波波一样,这是不会转移的意志,是我最后的愿望。”

  “如果,您不同意我和郝波波结婚。那么,我会离开老宅。我会和郝波波一起创建我们的事业。”子尧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向他做出了告别,“那么,再见了父亲。虽然,我还是希望您能够认可并接受郝波波。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我们谈判的时候。”

  王海涛坐在高高的红木靠背椅上,紧紧握着拳头,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否则,王海涛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在这一刻勃然大怒。

  石管家默默地走了进来,捡起地上的茶杯碎片。

  “别捡了,老石。这些事让下人处理就好,你陪我说说话吧!”王海涛长叹一口气,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样。

  “老爷,您不必太过忧心少爷,他还年轻呢,什么事儿都没有经历过。”石管家默默地说道,“在少爷的眼里,结婚就是,他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却不知道,什么样的,才是对他最好的。”

  “三年时间,好个三年!”王海涛阴恻恻地笑了,“我真是没想到,在我觉得,我的儿子是时候放出去自己飞的时候,竟然会被这样有心机的女人给盯上。”

  “郝波波!”王海涛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名字,“老石,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既然她敢对我的儿子下手,那么,我自然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是,老爷!”石管家点头应下。

  王海涛看着石管家接受任务而去,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揉了揉脸,很快,那满脸的厉色就变成了和蔼的微笑。

  取过书桌上的手机,王海涛亲自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王伯伯,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您这个长辈居然亲自给我这个小辈打电话。”电话那头迅速接通,一个爽快而带着一丝魅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她正是徐丽莎,上海徐氏的千金,世界顶级的超级模特。

  “哪里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哟!”王海涛慈祥地笑着道,“我就是想问问,在米兰的时候,子尧有没有去看你。”

  “子尧?”这个徐丽莎顿了顿,带着一丝疑惑与惊讶,“他来做什么?难道他在米兰。”

  王海涛长叹了一口气:“这个事,说起来也是子尧的错。伯伯也觉得十分对不起你,子尧前几天,确实在米兰。”

  “什么?子尧哥在米兰?”徐丽莎惊呼,“那他怎么不和我联系?哦,没关系,伯伯,子尧哥只是没来看我而已,倒也说不上对不起我。也许他不知道我来了米兰呢。”

  徐丽莎尽力安慰着王海涛,在她的心里,这个从小就和蔼的伯伯,就犹如父亲一样可亲。她不希望王海涛有一丝一毫的失望。

  “不,不是这个原因。”王海涛叹道,“子尧今天回来,告诉我,他谈了一个女朋友,要和这个女朋友结婚。”

  “什么?”徐丽莎发出一声惊叫,“他真的这么说?是谁家的女孩?”

  “是他的一个同学。”王海涛沉重地说道,“那个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迷了子尧的心窍。子尧现在只要和她在一起,还非闹腾着要跟这个女人结婚。”

  “这可不行!”徐丽莎叫道,“王伯伯,您知道我的想法,您一定要帮我。”

  “放心吧!我们王家承认的媳妇就只有你徐丽莎一个。”王海涛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同意你以外的任何人嫁给子尧。但是,现在子尧太过激动,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把他们分开。”

  “我这就回来,王伯伯,您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再商量对策。”徐丽莎焦急地说道。

  挂断电话,王海涛露出一丝微笑。王子尧,无论你是否愿意,你能娶的女人,也只有徐丽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