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英雄
张秋紫2017-05-30 22:012,266

  做出出国深造的决定之后,郝波波就开始选择学校。服装设计专业最适合留学的两个城市,分别是意大利的米兰和法国的巴黎。

  然而,米兰早已是郝波波的伤心之地。她抚摸着脖子上的挂坠,最终选择了巴黎这个被全世界称为时尚之都的城市。

  在一番努力后,郝波波考取了巴黎ESOMD学院的研究生,并以极高的分数获得了ESOMD学院的全额奖学金。

  在得知获得奖学金的那一刻,郝波波松了一口气。

  服装设计专业从来就是一个极为烧钱的专业,获得奖学金,不但是学院对她成绩的肯定,也彻底解决了她学费不足的问题。

  于是,在一个春日,郝波波正式告别了自己的母亲沈家琳与陈美媛,登上了前往巴黎的飞机。

  沈家琳看着波波搭乘的飞机飞上蓝天,慢慢地红了眼眶。

  这些孩子啊,一个一个就像小鸟一样,在长成之后,就会离开父母,独自去飞翔。

  陈美媛看出了沈家琳的悲伤,她主动地抱住了沈家琳的胳膊:“沈姨,您别担心,波波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不是还有我陪着您吗?我可是从小就立志要当您儿媳妇的人。”

  沈家琳被陈美媛搞怪的态度逗乐了,她笑得指着陈美媛说不出话。一时间,离别的悲伤也被冲淡了许多。

  郝波波所搭的,正是夜班飞机。因此,当美媛与沈家琳离开机场回到市区时,夜幕已经降临。陈美媛陪着沈家琳向家里走去,上海的夜晚虽然车水马龙,但沈家琳却居住在位于弄堂里的老屋。

  这个地方,陈美媛当年也曾住过,异常熟悉。

  只是,车和人都非常的少。

  “也不知道波波多久能到巴黎。”沈家琳拉着陈美媛,正念叨着郝波波的情况。

  突然,路边的小胡同里,挑出几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

  “打劫,把身上的钱交出来!”这几个年轻人统一穿着深色的服装,在深沉的夜色中看不清轮廓。他们用口罩和帽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手里还拿着尖锐的匕首,沈家琳和陈美媛吓得动都不敢动。

  “钱我给你们,给你们。”沈家琳带着哭腔,抖抖索索地去摸钱包。

  就在这时,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突然亮起了异常明亮的车灯,伴随着极为响亮的鸣笛声。

  “有人,快跑!”这几个抢劫的小混混顿时惊慌了起来,他们连沈家琳手里的钱包都顾不上了,扭头就跑。

  很快,这几个抢劫的混混就一个也不剩地全部消失了。

  沈家琳和陈美媛惊惶未定地看向那辆汽车,只见,那是一辆褐色的雪弗莱,车身已经很旧了。然而,却被车主擦得十分干净。

  明晃晃的车灯照着,她们根本就看不清车里的情况,只能勉强看到,车里挂着一个金色的铃铛,正悠悠摆动。

  沈家琳心中突然一动,她只觉得这个铃铛异常眼熟。可是,一时之间她竟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这个铃铛了。

  “美媛,我们一起去向车主道谢。”沈家琳定了定神,扶着陈美媛的手道。

  “我正是这么想的。”陈美媛笑道。

  于是,两人一起向这俩救了她们的车走去。然而,就在她们即将靠近这辆车时,车主突然开走了汽车,只留下目瞪口呆是沈家琳和陈美媛站在原地,默默地目送着车子离开。

  “看来这个车主并不想接受我们的道谢啊!”陈美媛看着这辆车消失,苦笑着说道。

  “别人既然不愿,我们也就不强求了。”沈家琳摇头道,“先回去吧。”

  陈美媛连连点头,两个被抢劫者吓到的女人,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

  然而,沈家琳却一直若有所思。

  沈家琳可以肯定,自己见过这个金色的铃铛,但是,在什么时候呢?

  一时之间,她竟然想不起来了。

  郝波波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与闺蜜所经历的这一场惊魂。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航行,她所乘坐的飞机终于降落在了巴黎国际机场。郝波波拖着行李箱,站在陌生的城市。

  一切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她第一次前往意大利交换的时候。

  只不过,那时候,有一个王子尧,会在第二天追到意大利。而现在,只有郝波波自己。

  从今天开始,就要习惯异国的生活了呢。

  郝波波深吸一口气,拖着箱子走出了机场。

  巴黎ESOMD学院,全世界最顶级的艺术类学院。其中的服装设计学院,更是重点中的重点。

  郝波波在入学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这个学院的强大之处。

  刚进入学院的大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尊思想者的雕塑。郝波波拖着箱子,好奇地看着这个她即将就读的学校。

  慷慨激昂的思想人士。看起来怪异无比的艺术家,还有各种设计风格完全不同的建筑,这一切,构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艺术类高等学府。这是艺术家的殿堂,也是服装设计师们的圣地。

  在报到处报名完毕,郝波波得到了一把宿舍的钥匙。这是全额奖学金获得者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而对于郝波波来说,更是雪中送碳。

  拮据的经济,令她没有足够的资金去租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而这间对于国外的学校来说异常罕见的学生宿舍,彻底地解决了她的居住问题。

  安顿完毕,郝波波数着手中数量已经不多的欧元,开始忧愁起来。

  全额奖学金虽然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是,对于一个艺术类学生来说,即使是全额的奖学金,也不过够交学费而已。

  而学习时所需的颜料,自己的生活费,则全都需要靠打工来挣得。

  可是,郝波波如今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困境,却是语言方面的问题。她并不懂法语。

  “要先上语言学校,然后才能去打工啊!”郝波波整理完手中少得可怜的欧元,看向窗外明亮的欧洲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生活,果然是不容易啊。

  要靠手上的这点钱完成学业,她必须在一个月内从语言学校毕业,然后,在一周内找到合适的兼职。

  郝波波默默地握了握拳,不怕,这算什么。当年在国内,不也一样是靠自己打工来挣得学费和生活费的吗?

  继续加油,就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