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秋秋的疑问
张秋紫2017-05-30 22:013,012

  把书从秋秋手中取回之后,郝波波松了一口气。她再次翻开书籍,继续讲那个没能念完的《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

  “有一天,鸭妈妈带着她的孩子到池塘中来游水。小蝌蚪看见小鸭子跟着妈妈在水里划来划去,就想起自己的妈妈来了。小蝌蚪你问我,我问你,可是谁也不知道。”

  秋秋静静地靠在郝波波身边,不再动弹,仿佛听故事听得入了迷。

  郝波波念着书,时不时地看秋秋一眼,心中疑惑。秋秋这样,究竟算不算是在听自己讲故事呢?

  然而,在将整个故事念完之后,她得到了答案。

  秋秋抬起头,愣愣地对着郝波波,说出了一个词:“妈妈。”

  郝波波又惊又喜,她一把抱住秋秋,激动地叫道:“秋秋,再说一次。再叫一次。”

  秋秋仰着头,却不再说话。她圆圆的眼睛盯着郝波波的脖子。

  波波心中诧异,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把,却触到了一个圆润的东西。郝波波顿时想了起来,这正是当年,在米兰大教堂举行婚礼时,王子尧送给她的那个四叶草吊坠。

  是用她与王子尧去郊外采风是,王子尧发现的四叶草制成。

  这些年来,虽然波波已与子尧分手,再无瓜葛,但这个当年的纪念物,却被波波保留了下来,一直带在脖子上。

  而秋秋刚才看的,就是它。

  郝波波取下这个四叶草吊坠,将它放在手心。她的心中突然感慨万千。这个晶莹剔透的吊坠,如今竟成了那场爱情最后的纪念。

  而秋秋却不管她心中有没有感慨,她已经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这片四叶草。

  “真有趣,”郝波波笑了,她点着秋秋的鼻子说,“你喜欢这个吗?”

  秋秋忙忙地把吊坠往自己怀里拉,却没有对郝波波的问题做出回答。郝波波微微摇着头,拉着项链将吊坠从秋秋手中拉出。

  “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永远都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郝波波严肃地看着秋秋说道。

  秋秋瞪大了眼睛看着郝波波,不声不响地继续抢夺。

  郝波波把手高高举起,举到秋秋够不到的地方,然后摇着头说道:“秋秋,这样不行。”

  秋秋踮起脚,对着高高举起的水晶吊坠伸出小手,大声叫道:“要!”

  “要什么?说出来!”郝波波严肃地说道。她急切地看着秋秋,期盼着能得到秋秋的回应。

  秋秋眨巴着眼睛,依旧伸手去够那枚闪闪发光的吊坠。然而,她的年龄实在太小,郝波波只要举起手来,秋秋就无法抓到那枚在空中摇晃的四叶草。

  秋秋漂亮的大眼睛一直跟随着四叶草而转动,伸出的小手,不肯放弃徒劳无用的努力。

  终于,秋秋好像累了,她愣愣地看着半空中摆动的四叶草,小声地说道:“要这个。”

  “好,送给你!”郝波波笑了,她将四叶草小心地戴在秋秋的脖子上,长长的项链垂到了秋秋胸前。漂亮的小女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枚美丽的吊坠,伸出小手默默握在手心。

  “喜欢吗?”郝波波轻柔地微笑着,伸出手摸摸秋秋小小的脑袋。秋秋没有闪避,她全心全意地看着小手中闪烁着光芒的四叶草。对于郝波波的疑问,她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郝波波失望地看着秋秋,她十分希望在四叶草吊坠的帮助下,秋秋能对她的询问能有所回应。但现在看来,秋秋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走出来。

  她叹了口气,呆呆地坐在秋秋身边,看着一心一意把玩吊坠的秋秋。她有些挫败的感觉,但是,看着小小的秋秋,郝波波突然又觉得,这点失败,也算不得什么。

  也许,应该更努力一点,继续给秋秋讲故事,努力走进秋秋的内心才行啊!

  郝波波低头看着秋秋,指着吊坠柔声说道:“秋秋,想知道四叶草的故事吗?”

  秋秋终于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她。

  波波心中惊喜,却也顾不得其它,她笑眯眯地指着秋秋手中的吊坠:“这个吊坠里的叶子,就是四叶草。”

  秋秋懵懂地看了一眼郝波波,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吊坠,呆呆的不说话。她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想。

  “你喜欢四叶草吗?”郝波波再次看着秋秋,她盯着秋秋的眼睛郑重地问。

  秋秋愣愣地举起抓着吊坠的小手,发出清脆的声音:“四叶草!”

  “对!这就是四叶草。”郝波波欣喜地叫到。

  秋秋看了一眼手中晶莹剔透的吊坠,又疑惑地看了看郝波波,小声说道:“爸爸、妈妈!”

  郝波波愣住了,她突然想起英夫人的话。秋秋很小的时候,就被养父母带到了法国,她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

  而现在,秋秋的养父母,也早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只留下孤苦伶仃的秋秋,呆在这个孤儿院。

  秋秋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仰着小脑袋,目光闪闪地看着郝波波,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发出声音,问出她憋在心里好久好久的疑问:“爸爸、妈妈去哪了?”

  郝波波突然觉得嗓子堵得慌。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秋秋的这个问题,要直接告诉秋秋吗?还是撒谎呢?

  她伸出手,小心地抱住秋秋小小的身子,思索着。

  秋秋虽然乖乖的坐在郝波波怀里,却依旧期盼地看着她,仿佛希望这个会中文的阿姨能告诉自己答案。

  然而,郝波波却只能摇摇头,叹气道:“秋秋的爸爸妈妈去了一个特别美好的地方,有很多人管那里叫天堂。”

  秋秋亮闪闪的眸子紧紧盯着郝波波,她问:“他们不要我了吗?”

  “不,秋秋的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要秋秋呢?”郝波波急切地解释,“他们也很希望和秋秋在一起啊!只是,他们没有办法再亲自照顾可爱的秋秋而已。”

  然而,秋秋却只是低下头去继续玩着脖子上的吊坠,不再理会郝波波的话语。无论郝波波怎样试图和她交流,都没有再得到回应。

  郝波波挫败的发现,自己对于秋秋,以及她的过去其实知之甚少。几乎是逃一般地跑出育儿室,郝波波下定了决心,她要查出秋秋以及她养父母当年的情况,给秋秋一个交代。

  但是,去哪里查呢?郝波波咬着唇,站在孤儿院的院子里,看着法国冬季铅灰色的天空。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哦,亲爱的波波,你在干嘛?”

  郝波波回头,发现,英夫人正惊讶地站在她身后。她的心中一喜,迅速地迎了上去:“英夫人,您来得正好。”

  “怎么了?亲爱的波波。”英夫人疑惑地看着郝波波,觉得十分意外。

  “您知道秋秋的养父母之前的情况吗?”郝波波急切地问,“秋秋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她问我父母去哪了,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似乎,我的回答让她失望了,她不再理我。”

  “哦,秋秋开口说话了?”英夫人惊讶地叫到,“这可是个大消息!我要去看看秋秋。”

  “您还是先告诉我秋秋的家庭情况吧!”郝波波无奈地说,“我想先去查一查,这样才知道,我的回答在哪里出了问题,如何补救。”

  “哦,达令,你瞧,我都急得忘了这件事。”英夫人欢快地说,得知秋秋终于开口与人交流之后,英夫人的心情似乎非常的好,她详细地告知了郝波波,她所知道的一切。

  秋秋的养父母姓李,是社区的牙医,他们在两年前从中国领养了秋秋。据说,当时秋秋还只有三个月大。而秋秋在中国的一切,英夫人就不得而知了。一个月前,他们带着秋秋打算去海边旅游。却没想到在高速上发生了车祸,夫妻俩当场死亡。

  只剩下坐在儿童安全座椅里的秋秋,目睹了一切。

  秋秋同样受伤严重,但是,安全座椅保护了要害,使得她在这场灾难中幸存。在医院躺了两周后,秋秋就被送到了这个孤儿院。

  对于英夫人而言,秋秋是个自闭症严重,异常不好接近的孩子。她凶猛,而且攻击力强。任何试图接近秋秋的孩子或者志愿者,都受到了秋秋的攻击。

  郝波波能成功接近秋秋,并得到秋秋的回应,对于英夫人来说,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如今,秋秋主动向郝波波询问父母的去向,更是让英夫人惊讶无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