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徐丽莎的手段
张秋紫2017-05-30 22:012,527

  当王子尧赶到徐丽莎口中的布朗酒吧时,徐丽莎早已在一处卡座里就坐了。

  见到王子尧,徐丽莎举起手中的长岛冰茶,笑着道:“好久不见子尧哥了,我要和你喝一杯。我先干为敬。”

  王子尧微微皱眉:“女孩子,还是少喝长岛冰茶。这酒后劲大,在酒吧喝多了可不安全。”

  “这不是还有你么。”徐丽莎毫不在意地说。

  王子尧想了想,笑了:“这倒也是!”

  “这次你也在米兰,却没有来看我,我要罚你。”徐丽莎举着酒杯,慢慢摇晃着杯中的酒液,看着王子尧笑道。

  “行啊!子尧哥向你赔罪。”王子尧爽快地拿起桌上已调配好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徐丽莎看着王子尧喝下这杯酒,嘴角泛起意味深长的笑。

  一杯酒喝下,王子尧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直冲头顶。他摇晃了一下,坐倒在徐丽莎对面的沙发上。

  “这是什么酒?好猛烈的感觉。”子尧用力摇晃着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他的作为无济于事。子尧的眼前渐渐模糊,目光也越来越迷蒙。

  徐丽莎放下手中的酒杯,微笑道:“这个啊!是失身酒。”

  王子尧愣愣地看着徐丽莎,却说不出话来。下一秒,他一头栽倒在桌上。

  徐丽莎笑了笑,把王子尧的脑袋扶正,按铃叫来了酒吧的服务生。

  “帮我把他扶到车上。”徐丽莎扔下一沓百元大钞,冷冷地吩咐。

  很快,昏迷不醒的王子尧就躺在了徐丽莎的车后座。徐丽莎回头看了一眼人事不省的王子尧,驱车开向子尧的工作室。

  当郝波波完成论文答辩,疲惫不堪地回到工作室时,她发现门竟然反锁着,她的钥匙打不开工作室的门。

  “王子尧到底在搞什么鬼?”波波皱起眉,伸手敲门,“子尧,开门,我是波波。我回来了。”

  没过多久,门锁咔嗒一响,大门被打开了。

  郝波波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美丽女子,在她的身后,王子尧裸露着上半身躺在床上,正睡得极沉。

  “你是谁?”郝波波紧盯着这个高挑而美丽的女人。

  显然,这个女子极为美丽。她的美貌,犹如清冷的月光,高高在上,却又极为诱人。而此刻,她的穿着更是让人想入非非。她穿得一点都不暴露,但是,那设计完美的睡衣,却将她的身体曲线展示得玲珑毕至。即使同为女人,郝波波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女子冷冷一笑:“我还想问你呢!你是谁?”

  “我是王子尧的妻子。”郝波波理直气壮的回答,她狠狠地瞪了这个女子一眼,愤怒的叫道,“你私自闯进别人的家里,还、还……”

  郝波波看了一眼仍在床上打着呼的王子尧,一股愤怒之情直冲胸口。

  这就是那个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要疼她一辈子的王子尧吗?这还是那个星夜在宿舍楼下讲诉着梦想的王子尧吗?

  然而,女子却根本没在意郝波波的态度,她冷笑一声说道:“别人家?真是有趣啊!你知道王子尧是王家的少爷吗?”

  “我当然知道。”郝波波怒道。

  “那就好。”女子慢慢踱步到沙发上坐下,抬起头,嘲讽地看着郝波波,“那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徐丽莎,徐氏基金的继承人。王子尧的,未婚妻。”

  徐丽莎将未婚妻这三个字一字一字地重重说出,令郝波波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子尧从来没提过他有未婚妻。”波波后退一步,紧紧盯着徐丽莎,她突然想了起来,“你是,你是那个国际著名的超模徐丽莎。”

  “没错。”徐丽莎轻轻笑了起来,“这是我一点玩票性质的业余工作。”

  她轻轻翘起脚,玩味地看着郝波波:“你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这位女士。”

  然而,郝波波却完全没有听到徐丽莎在说些什么,她不可置信地摇着头,大声叫道:“不可能,子尧不可能有未婚妻,他都在米兰大教堂和我举行了婚礼。他说过,我就是他的妻子。”

  “米兰大教堂举行了婚礼?”徐丽莎嘲讽地笑道,“姐姐,我该说你单纯可人吗?这种婚礼,我一年能跟你举行十次。”

  郝波波愣住了,她看向徐丽莎,轻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就是个蠢蛋。”徐丽莎嘲讽道,“子尧和你玩玩,你居然还当真了。米兰大教堂的婚礼,那就是个花钱就能办的仪式。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他带你见他的父亲王海涛了吗?他把和你恋爱的消息公开了吗?他和你,拿结婚证了吗?”

  郝波波连退两步,怔怔地看着徐丽莎。

  “不会的,不会的!”郝波波疯狂地摇头,试图反驳徐丽莎的问题,“子尧说过,回国他就带我见他的父亲。”

  “那你见到了吗?”徐丽莎冷笑,“你也不想想,子尧是国内最大的服装集团的少东家,他怎么可能和你这种出身普通,长相也不出挑的人结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是说的你这种人。”

  “我的未婚夫和你玩玩,你就真以为他喜欢你了?”

  “这不可能!”郝波波发出凄厉的叫喊,她冲向床榻上仍然睡得死沉的王子尧,用力摇晃着他,“子尧,子尧,你起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睡梦中的王子尧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咕哝,然后,不耐烦地拨开了她的手。

  郝波波怔怔地看着自己被子尧甩开的手,说不出话来。

  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徐丽莎坐在沙发上轻笑:“姐姐,告诉你吧,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子尧他已经和你玩腻了。你还是好自为之比较好。”

  郝波波猛地抬头,看向徐丽莎。她的眼眶发红,她哽咽着道:“我不信。”

  “哪里不信?是不信他跟你玩玩呢?还是不信我这个他未婚妻的身份?”徐丽莎冷笑,“虽然作为子尧的正牌未婚妻,我并没有自证的义务。但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打电话给王伯父,也就是我未来的公公,让他为我作证。”

  “如果你是还抱着子尧是真的想和你结婚的希望,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徐丽莎嘲讽地看着郝波波,“你们回国时间也不短了吧?他如果真的想娶你,怎么不和你去领结婚证?他是不是还说他的父亲反对,所以你们暂时只能保持这个关系啊?”

  “那是自然的,有我这个正牌未婚妻在,王伯伯怎么会容忍你的存在呢?”

  郝波波再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的泪水滚滚而下。

  是啊,回国以后遇到子尧家的石管家,对方确实说明,王父不愿见她啊!这么久了,子尧并没有给她什么承诺。

  没有长辈承认,没有亲友祝福,也没有结婚证。除了米兰大教堂的那个婚礼仪式以外,什么都没有。

  郝波波含着泪转身,走出了这间小小的屋子。

  她再也不想回到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