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郝波波的消息
张秋紫2017-05-30 22:013,271

  直到走出咖啡厅,毛军才笑了笑:“从孙欣和陈琳说的话来看,你和郝波波分手,确实是有人在其中捣鬼。不过,倒是挺出乎意料的,你之前猜测的在其中捣鬼人,可不是徐丽莎啊!”

  “她最多就是个负责出手的人而已。”王子尧冷笑,“如果只是做到这一步,我和波波,在最初的愤怒过后,相互验证一下也就过去了。重头戏在后面,也就是我父亲拿出来的那份资料里。”

  “前脚我和郝波波闹了矛盾,后脚,我爸就拿出了一份资料来证明郝波波是郝宋宋的亲妹妹。他们怎么可能没有配合?”

  “那你打算怎么办?”毛军问道,“如果只是让我帮你调查,寻找证据,那没有问题。但是,徐丽莎和你的父亲王海涛,都是我所不能碰的人。他们随时可以把我像一只蚂蚁一样碾死。”

  “我知道。”王子尧低头道,“后面的事,我自己来。但是,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毛军点头。

  “我想知道波波现在的情况,只是想知道而已。”王子尧轻声说,“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郝波波,告诉我她现在的情况和位置,但是不要惊动她?我要先确认她的安全,这样,才好行事。你这样的委托收多少钱,告诉我,我这就给你。”

  “什么钱不钱的。”毛军笑道,“不就是再找一个人么,两万。找人这事,我毛军从来不喊二价。还是一样,找到了通知你。”

  子尧笑了笑,拖着沉重的步伐打算离开,却被毛军叫住了。

  “你等等。”毛军说着,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呀掏,掏出两只录音笔来。

  “这是?”王子尧皱起眉。

  “红色的录音笔是孙欣的对话录音,蓝色的录音笔是陈琳的对话录音。”毛军笑道,“后面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什么,不过,拿钱办事,这个东西要提供给你。”

  “谢谢!”王子尧感动地接过毛军递过来的录音笔,由衷地说道。他突然觉得,这个拿钱办事的男人,竟然是如此的仗义,如此的可信。

  想到自己身边的亲人却在算计着自己,王子尧看着录音笔,只感到莫大的讽刺。

  毛军的效率一如既往,只隔了一天,电话就到了。王子尧接通电话,毛军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郝波波在和你分手一年之后,就出了国,出入境管理局有记录,但我并没有权限查看。而且,由于不能惊动当事人及其亲人,我没有办法进一步调查她所前往的国家。不过,通过机票信息来看,她的目的地应该是法国。”

  “在两年前出境之后,她没有再回过国内。根据以上信息推测,郝波波现在有极大的可能长居法国。至于是在法国读书还是工作,就不得而知。”

  “她也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吗?”王子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好,毕竟,当真相查出的时候,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呢!”

  “以下信息,是免费赠送的。我觉得也许对你有用。”电话里,毛军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

  “什么信息?”王子尧一愣。

  “郝波波的哥哥郝宋宋,也就是你父亲曾经的司机。在你当年出国之后一个月,就进了监狱。”

  “罪名是纵火,据说他故意放火焚烧了公司财物,造成重大财产损失,以至于被海尧集团的前身海平公司起诉。由于证据确凿,郝宋宋自己也对犯罪供认不讳,最终锒铛入狱。我不知道郝宋宋的入狱,和郝波波与你的那一场恋爱有什么联系。不过,从郝宋宋自己承认罪行的行为来看,应该不是公报私仇。”

  王子尧苦笑了一下:“就算不是公报私仇,波波和我在一起,应该也对他的判刑有影响啊!我父亲恨极了郝波波和我在一起,郝宋宋突然犯了这样的事,撞到他手上,他只有从重的可能。”

  “说的也是,这种事情,公司如果不起诉,当事人一般不会入狱。好了,所有的消息就是这样。记得付尾款,拜拜。”毛军爽快地笑着,挂断了电话。

  王子尧拿着手机发愣。

  郝波波的哥哥,进了监狱?

  他突然有了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夹杂着悔恨与悲伤。似乎,自从分手以后,两人就开始渐行渐远了呢。现在,这种情况,他还能再去见郝波波吗?

  他和郝波波,还有重新开始的可能吗?

  王子尧看着天空,碧空如洗,天地仿佛都清明了起来。他收起手机,走进了王海涛的书房。

  这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子尧已经不记得自己来过多少次。每次来,都带着一丝的畏惧与不情愿。

  而这一次,他终于抛弃了这样的感情,无所畏惧地站在了王海涛面前。

  “怎么了?进来半天不说话。”王海涛并没有发现王子尧的异常,他一如既往地抬头看了王子尧一眼,然后立刻低下头,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

  “我有事要问您。”王子尧发现,当一个人下定决心要面对这一切的时候。说出自己的观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

  “说吧!”王海涛没有抬头,他就如往常与儿子谈话一般,心不在焉地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等着王子尧说出自己的想法。

  “两年前,我和郝波波发生了矛盾,您还记得吗?”王子尧平静地问着,这一刻,他觉得仿佛灵魂与感情都从躯壳里抽离了。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再也没有了心痛的感觉。

  王海涛一怔,他似乎终于发现了儿子有些不对。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王子尧,语气却十分漠然:“我当然记得,她怀着目的接近你。你们不是分了吗,都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要提那个扫兴的女人?”

  “因为我最近,发现了一些证据。”王子尧看着王海涛的眼睛,一字一顿,认真地说,“通过这些证据可以证明,我的父亲王海涛,和徐丽莎一起,自导自演了一部戏。”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们怎么可能害你!”王海涛反应激烈,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着王子尧怒吼。

  “你们当然不会害我。”王子尧扯动嘴角,笑了笑,“不过,你们会打着为我好的幌子,替我做出选择啊!”

  “你是不是又听了谁的瞎话?”王海涛看了王子尧一眼,疑惑地道。

  “不是瞎话,”子尧悲哀地说道,“父亲,我知道你不喜欢波波。但是,你这种做法,却让我完全无法接受啊!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做呢?我知道,你希望我娶了徐丽莎。可是,我一直以来最爱的,依旧是波波啊!”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王海涛看了王子尧一眼,神色漠然。

  “是你让徐丽莎出手,在我和波波之间形成了误会。”王子尧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中一直想要说出的话,全都说了出来,“让我以为,郝波波并不喜欢我,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

  “还有呢?”王海涛冷漠地看着王子尧,继续问。

  “然后,您就趁着我深受打击的时候出手了。”王子尧轻轻地笑了笑,“说得多好听啊!郝波波的哥哥郝宋宋是您的司机,她根本就是知道我的身份故意来接近我。”

  “你觉得我说得不对吗?”王海涛依旧平静异常,他用鹰隼般的目光紧盯着自己的儿子。

  在王海涛凌厉的目光注视下,王子尧不由得瑟缩了一下。然而,想到当年发生的那些事,子尧又鼓起了勇气。他用极大的声音叫到:“当然不对,就算我是你的儿子,我也有追求爱情与自由的权利。”

  “你那算什么爱情?”王海涛不怒反笑,“用尽全力算计你的平民女孩被你当成宝,反倒将身边真正的宝贝弃之不顾。徐丽莎认识你多久了?她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吗?王子尧,你摸着你的良心来说一说,徐丽莎对你不够好吗?”

  “是!徐丽莎是很好,但是,她并不是我的爱人。”王子尧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叫着,“我的爱人是郝波波,以前是,以后也是。”

  “好啊!好啊!没想到,我王海涛的儿子,还是个痴情种子。”王海涛冷笑着点头,“只是你这眼光,真是不怎么样。门当户对又痴心的好女人你不选,非要选那种出身低下不知道打着些什么主意的女人。”

  “无论你信不信,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你既然调查过了,应该知道,我说的没有一个字是谎言。郝波波的哥哥确实是郝宋宋,而且,这个郝宋宋还手脚不干净,因为一点事,就故意纵火烧了公司的仓库。你觉得,他是为什么动手?”王海涛定定地看着王子尧,冷冷地说,“你回来给我过生日,我很高兴,而且这事过去太久了,我也就没跟你提。郝宋宋烧公司仓库的时间,就在你出国之后一个月。你以为他是因为什么动机来烧这个仓库?”

  “什么动机?”王子尧心中,突然想到了一直可能,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猛地后退一步,他不敢相信,却又不甘心地问了出来。

  “你觉得呢?”王海涛笑了,“我的儿子啊,你还太嫩。他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勾搭你不成,于是恼羞成怒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