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落魄的混混
玲珑2017-04-06 07:292,863

  天启国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的晚,特别是北洲一带,已经是五月份了,早晚却还刮着冷厉的寒风,放眼望去,茫茫的古道两边只有松柏的苍绿,仔细瞧依稀可见地上牛毛般的草尖在瑟瑟发抖,也只有中午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和煦阳光。

  柳青站在马上远眺了一下前方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又要在外面露宿了,转回头吩咐道。

  “扎营,明日再走!”

  身边的随同丫头如尘立刻拨马向后跑去,并大声道。

  “大人有命,就地扎营,明早再走!”

  从接到朝廷任命的北洲九原府知府起,柳青就知道自己不是得罪了什么上官,就是触了霉运。

  北洲对江南江北两地的人们来说是极地的象征,冬日严寒、夏日酷暑、春秋大风,天启国哪一处比起这里都可称天堂。尽管她早有心理准备,可自从踏上北洲地界才体会到,不说别的,单是几百里几百里没人烟的荒凉,就够叫她这个江南人口稠密之地长大的女子感受颇深了。幸好知道路途遥远,除了带有上任班子人马和必要的随从外,还有近一百人的护卫,行至今日倒也平安无事。

  柳青年方二十八岁,由于中第稍晚,至今未婚,上任随行的家眷也只有一个年方八岁的弟弟。

  随着柳青吩咐,很快扎下了营,一片茂密的松柏丛林前,一条羊肠大河边,如果不是呼啸的北风,蔽日的阴云,倒也有些 “游冶水边追野马,啸歌林下应山君”闲情雅致,不过遇上这样的天气除了去做饭喂马警戒外得人,其他人都躲在营帐里生火取暖了。

  柳青同弟弟在一个营帐安置,如尘早把营帐布置好了,火也生起来,火上面烧着开水,杯盏等物清洗干净依次摆上,见到柳青进来笑道。

  “要不是咱有点家底,咱们这次可吃大罪了,大人倒没什么,小公子却吃不消。”

  柳青出身寒门,少年丧母,是父亲养大的,虽听上去有点艰苦,可实际上靠着父亲从小到大并没有受什么苦,唯一不顺的事情就是中第较晚。二十三岁才中进士,但官运不错,无根无基的她年轻轻的就升了知府,尽管前翻是一个不起眼的穷地方,这次是遥远的北洲九原,可也是知府不是?当了官也稳定下来,先后置办了几处产业,加上经营有方,几年间也算是殷实的人家了。

  听到如尘的感慨,柳青只是笑了笑,并不接口,因为父亲的缘故,对于这些她不喜欢谈起,若不是如尘从小相伴的丫头早就呵斥了。

  “小杨呢?”

  小杨是她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名为柳杨。

  柳青脱了外面的斗篷坐在火前烤着火问道。

  “小公子说太脏了,去河边洗洗,我叫如流跟着了。”如尘才意识到自家大人不喜欢谈这些,暗自后悔,忙道,“我去看看。”

  “嗯。”

  柳青并不是担心弟弟,只是想转开话题,如尘离开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望着火光蹙着眉想着心事。

  精致的五官,一双妩媚的眉眼如平添上几分姿色,使这张脸更加生动,也使平常漠然的神情淡化了不少。继承了父亲这双漂亮的眉眼的柳青却是极厌恶的,此时想到自己来北洲九原上任知府,是不是也有她那位父亲大人的手笔呢……手中的枯枝啪的一下因为用力过猛折断了。

  和柳青有着一样妩媚眉眼的柳杨,别看只有八岁,长得却是比姐姐的五官还要精致,还要漂亮,那眼神只要看一下就觉得心化成了水。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童吗?罗静怡这已经是第三次看见柳杨,可还是会痴呆一会,当然她并没有什么邪念,再好看也是八岁的孩子,她痴呆是单纯欣赏,再多的就是……这要是我的儿子该多好啊!

  一次流产叫她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开始不觉得什么,年纪越大那种痛就越深,对孩子总是有着执拗的喜欢。

  “你吃饱了吗?没吃饱我这还有。”柳杨站在罗静怡身前三步远的位置,尽管有了三面接触,可对这个人还是有着本能的戒备。

  “吃饱了,都撑着了。”罗静怡抹抹嘴巴,一指林子外面的一片营帐,“刚才那个穿墨绿色斗篷的是你姐姐吧?”

  柳杨张嘴,那个是字换成了不是。

  罗静怡嘿嘿地笑着,这个小家伙很有意思啊,告诉自己多大,也告诉自己叫柳杨,可对其他的一问三不知,其实她这几天都摸清楚了,这么说就是逗逗他。

  说了几句闲话像上两次那样叫柳杨回去。

  柳杨这次犹豫了一下道。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罗静怡闻言马上可怜兮兮地道。

  “我不跟着你们跟着谁啊,你看走这条路的也只有你们啊!”

  “你要去哪不会自己走吗?”柳杨别看自己年纪小,可也会分析问题。

  “我不知道路。”

  “你要去哪?”

  “你们去哪我就去哪。对了你们去哪呢?”

  柳杨片刻不说话,张口就噎了罗静怡一句。

  “你不知道路为何不在家里呆着?”

  “我没家啊。”

  “你开始在什么地方就呆在什么地方么!”

  ……

  罗静怡很惊异,十八楼上那一跳怎么说也都该摔死,可醒来却变成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空的人,这个时空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女子为尊,男子位卑,要不是看过影视里一些穿越时空爱情泡泡剧,都没依据解释了。

  花了两年多时间接受了现实,磕磕绊绊了解着这个时空的一切,日子过的一直都不如意。

  重活的这个人也是个混子,无父无母、无亲无故、还有点呆,混得可想而知。这里的女人要养家养男人的,找男人养少之又少,而这个人长得又不漂亮,还是在苦寒的乡野,附近连个小镇都没个,偷鸡摸狗吃软饭都没个机会,别说重操旧业了。唯独这个人力气大、年轻,靠这个才勉强活到现在。

  四个月前她再也无法忍受眼下无望的生活,离开了那个穿越来的地方,一路上手段使尽去寻找这里的大城市,结果迷路了。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迷路是相当可怕的,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天无绝人之路,十天前遇上了去九原赴任的柳青这才堪堪解决温饱取暖问题。她也不贪,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每日夜深只偷一点东西吃,夜里睡觉靠着牲口睡,倒也没叫人发觉。

  确切地说大人没发觉,叫小孩发觉了。

  柳杨是所有人最闲的人,第一次就发现了偷东西的罗静怡,本来想告诉姐姐,可后来见罗静怡只偷东西吃,还破破烂烂的样子,心一软,又有点好奇,就这样悄悄地观察着谁也没说,留意了几天终于忍不住带着吃的主动接近了罗静怡。那样子就像接近小动物一样,叫罗静怡一想起来就想笑。

  满足一个漂亮的孩子的善心和成就感,罗静怡很愿意配合……可是,今天这孩子的问题真叫她抓狂啊!

  “我想要过好日子,不愿意呆在那。”罗静怡想了想道。

  “那你呆在那个地方叫什么?”

  罗静怡说了,柳杨马上道。

  “我没听过,你撒谎。”

  罗静怡忍不住翻白眼。

  “你没听过的地方多了!”

  两人正说着,如尘和如流焦急的声音从树林外传来。

  “小公子!”

  “在叫你呢。”罗静怡往树后缩了缩,“快回去吧。”

  柳杨见罗静怡缩着肩膀,抱着自己,样子很可怜,心又软了,低声道。

  “我告诉你一个地方,晚上你去那睡,很暖和,没人去的!”说完跑了,高声应道,“我在这呢!”

  当晚罗静怡斟酌又斟酌还是去了柳杨说的那个地方,一看果然比挨着牲口睡舒服得多,还很隐蔽,便放心大胆睡上,结果半夜就被人拎到了柳青的面前。

  杨柳在一边站着,神情很平静,对姐姐道。

  “就是她。”

  事实证明,小孩子的话也不能信,尤其是漂亮的小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