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怀表
玲珑2016-01-06 10:172,440

  实在没想到罗静怡郑重其事求的竟然是易师,柳青很不解地问道。

  “你找易师干什么?”

  罗静怡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我这几年就不顺,想找个易师给我算算,什么时候运气好些,在不算算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了。”

  这话说得叫柳青和如尘都有点啼笑皆非,小孩子不大,还挺迷信的。

  罗静怡不知道这里虽然也有寺庙、道观,人们也供奉什么神、菩萨,这样那样的信奉,不过却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上,以至于这里的算命的很少,因为生存不下去,哪有罗静怡这样的,不算算就活不了的。

  柳青本想劝说几句,可看到罗静怡巴巴的神情又咽了下去,对如尘道。

  “你打听一下,九原哪里有易师。”还是由这孩子去吧。

  罗静怡立刻道谢。

  “还有一件事。”

  “你说。”柳青表现出一副很好的耐心来。

  罗静怡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来,很小的,过来放在柳青的桌案前打开,里面是一个木制的小玩意,如果现代人看到一定会惊讶,这不是怀表吗!

  是的,这是罗静怡做的上发条的木质怀表。

  罗静怡喜欢过那种随心所欲精致的小日子,具体地说,就是没有必须的应酬,没有必须做的家务,没有必须受的委屈,没有必须忍耐永远买不到的商品……在现代三十岁的时候这些都实现了,可一跳跳到了这个世界,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转变,没有上下水、没有煤气管道、没有电灯电话,没有外卖……有卖小吃的,可兜里没钱。

  她从小在都市生活,只是旅游去过乡下,小时候回了几趟乡下爷爷家,在乡下生活的日子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月,没过新鲜感就离开了。来到这个世界从惊恐到好奇,从试试看的态度到厌烦,最后还是离开了那里,踏上了寻找大城市之路。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别说受不了每天抱柴烧火做饭、面朝黄土背朝天顺着垄沟找豆包的生活,就连洗个澡用惯了热水器自来水,再用这里的木桶,自己拎水烧水都受不了。

  可没想到这条路竟然这么难走,到最后还差点被打死!

  挨了六十板子也把她打清醒了,终于意识到这里是古代,是和现代完全不同的古代,她那点本事在古代行不通的。打个比方,在现代一张银行卡能储存百万千万,甚至上亿,这个世界呢,偷了也没地方放啊。当然有银票,可是这里的钱庄和现代银行不一样,在现代她只需一部联网电脑就能通过软件达到目的,不然也不会被通缉。她可不是普通的小偷,她是盗亦有道的大盗!难道没钱了就去小偷小摸一趟,再没钱了再去……天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么个走法还不淹死?再说了她赚钱是享受美好的生活,可不是想当勤奋的屌 丝者,她想要的是,一次赚的不说够十年花的,也要花三五年,显然在这里这有点想当然。

  最主要还是害怕板子,这是真打啊!在现代即使被抓只要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还是可以的,而且技术性的犯罪还能得到相对的尊重和追捧,这里呢,不由分说先打一顿,然后死了也就死了。她还不了解这里的钱庄、银票就去偷盗那不等于找死吗。她可不想死,她还没活够呢,十五岁的年纪,还是花骨朵,她要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青春。

  可用什么方式既安全又能叫自己过得好些呢?养伤的这段日子天天想这个,她知道出苦大力、按时定点上工实现不了她要的生活,钱赚的少还没有时间。她希望有一份稳定的、长期的,还不需要每天都工作的收入,然后再赚点外快。前者是保证基本生存,后者是留作积蓄,保证出了大事不至于在经济上伤筋动骨,如果运气好的话再赚点能够小小挥霍的意外之财,那样就更完美了。

  从这样的生活标准来看也就明白了,她为什么会选择大盗的职业,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还不想做苦 逼,正经八本的奋斗,估计实现了也是一身的老年病外加满脸抽抽褶子,拿什么享受生活?

  听上去有点异想天开,可罗静怡却一定要将异想天开变成现实。把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这才叫成功不是?

  养伤这几个月琢磨来琢磨去,最后定下走技术路线,可做什么产品呢?把她能的那几样摆了摆,雕刻、开锁、破解密码、跳舞、唱歌、打人、花样调酒、泡男人等等,还别说会的还挺多,只是没啥亮点,想了一个多月看到桌上放的沙漏,电光火石的一闪,有了!做钟表!

  钟表外形很简单,难在时间的精确,她不是做玩具,而是做能用的钟表。小时候做过闹钟,对做钟表过程并不陌生,唯一担心的是这个世界没有想要的材料。还好,近三个月的时间摸索,托蓝云出去打造需要的零件,终于成功了,唯独遗憾的是,无法精确到秒,只能精确到分钟,还是五分钟跳一个格,不过这边时间一个时辰相当两小时,相比之下她做的手表也比沙漏精确多了。

  想到“送钟”“送终”不太吉利,才改做手表。

  她就是打算用这块手表以技术股加入白山矿,来实现保证自己的基本生存。她相信白山矿三方经营人都需要时间精确,因为这更方便管理。

  由于内部的零件不是很精细,以至于表盘做的很大,一端的发条也有点长,手表的话戴在手腕上很蠢,只好该做怀表,带盖的,看表的时候轻轻一错,表盖错开,露出了表盘,只有时针分针,这边用得是阿拉伯数字,表盘上上下刻着12、6数字,左右刻着9、3,中间刻着刻度,五分钟为一格。为了美观,表盖上刻着暗花纹,还有两句诗: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在表盖一端留了孔,可以挂点装饰物,链子什么的,这也是和电视剧学的。

  普通的木质,不小巧,但绝对精巧,足够惊艳!

  柳青和如尘都惊奇地看着这个小玩意,听着罗静怡讲解怎么上发条,怎么看时间。

  “我和沙漏对了几次时间,相差不到五分钟,完全能用。”罗静怡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满足,这和小时候做钟表不一样,这次更加有成就感,毕竟这给她带来的是生存保障,而非单纯的玩乐。

  等柳青听完罗静怡想用这个如白山矿股份,对怀表的惊奇转到了罗静怡身上,不是这么大的孩子不该想到这些,而是罗静怡这样的孩子不可能能想到这些,可偏偏罗静怡不但想到了还提了出来,这不能不叫她重新认识,这孩子如此灵透,那份痞性应该是没人教养的缘故,这次调罗静怡的户籍了解到罗静怡儿时就失去了双亲,完全是放养长大的,若是好好教导,将来也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