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紫苓膏,皇室
鹤顶红2016-01-11 18:031,629

  北墨染也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遂将绿言手中的衣服拿了过来,缓了缓语气:“我想自己来。”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俩,出去!”

  北墨染的语气不算重,但她说话之时本能的就会带上一股不容置喙的铁血气势,绿言和红石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红石还好,绿言竟是小跑着出去的。

  北墨染松了口气,饶是这具身体本不是她自己的,她也不习惯被人看了身子,因为浑身是伤,加上腿脚不便,北墨染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衣服解开,可这时候她怀中却掉出来了一个小药瓶。

  瓷器掉地的“叮当”声在寂静的小院很是突兀,门“砰”的一身被人推开,红石绿言两人一脸焦急地闯了进来:“小姐,你怎么了?”

  北墨染这个时候想要赶人也来不及了,索性摇了摇头,示意绿言将地上的药瓶捡了起来。

  北墨染接过药瓶轻轻嗅了一口,却是一滞,这种药,正是那个小贼之前给她抹的那种伤药。想起那个男子,北墨染的眸光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见到北墨染出神,红石忍不住开口:“小姐,你怎么了?”

  北墨染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想了想,还是让红石和绿言来伺候她更衣,同时替她把药抹上,红石爽快的依言而行,绿言看着北墨染的目光却似有疑虑。

  北墨染不怕她打量,反正这个身体是正品,她也不怕给人看出破绽来。

  绿言抹了一会儿药,却是突然道:“小姐,这个药,可是紫苓膏?”

  北墨染没有听过那个东西,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北墨染皱了皱眉:“紫苓膏是什么东西?”

  “紫苓膏是一种皇室才有的疗伤圣药,有止痛并且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能力,不过小姐,你之前已经涂抹过一次紫苓膏了是不是?”

  北墨染瞪大了眼,皇室?

  正欲开口,蓦的,北墨染想起原主的母亲乃是前朝皇帝收的义妹,封为晋华郡主,也算是皇室的人,红石和绿言也都是她母亲的人,绿言所说应该不假,于是北墨染换了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涂过一次了?”

  “紫苓膏涂抹第一次后半个时辰之内要将之洗去,否则就会让污血滞留在皮肤内,我看小姐身上的伤口上血污已经除得差不多了,所以才会有此猜测,不过如果小姐没有涂过的话,那一会儿奴婢待会儿去给你打水来。”

  北墨染摆了摆手:“不用了,之前确实涂过。”

  绿言没有多问,北墨染也没有继续开口,她陷入了沉思,这个紫苓膏原来这么讲究,所以小贼扔她进水潭其实是为了帮她洗去污血?

  那个小贼……

  红石和绿言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做好了一切,北墨染想起红石会武的事,于是问了一句:“红石,你是有武功的?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红石闻言“咚”的一下就跪地上去了,倒是把北墨染吓了一大跳:“小姐,奴婢不是故意隐瞒,这是夫人的命令。”

  北墨染摆了摆手,示意红石先起身,红石却没有动,而是继续道:“夫人失踪之前,特意叮嘱奴婢隐藏会武功的事,让奴婢可以暗中保护小姐的安全,奴婢今天见小姐落水性命危急,一时心慌所以才……”

  北墨染想了想,这左相府这看似人丁不多的一家子其实水深得很,便有些理解红石的做法,遂点了点头,让绿言把红石扶了起来,接着道:“红石,今晚过后恐怕你会武的事情就会暴露了,你以后自己小心些。”

  红石一愣,小姐,这是在关心她?

  以前小姐虽然对他们也不错,但一向是顾影自怜,很难看得到别人的,怎么如今……

  北墨染没有发现红石的异常,转头对着绿言道:“绿言,你去将笔墨纸砚拿过来。”

  “啊?”绿言一愣,“小姐,现在都寅时了,天就快亮了,你拿那些东西做什么?”

  红石也道:“小姐,你身体不好,还是先上床休息吧!”

  北墨染挥了挥手:“拿来吧,我有用。”

  听到北墨染这么说,红石和绿言便没有多劝,他们两人,红石长于武,绿言长于智,但都是分得清轻重也是忠心侍住的人,所以哪怕北墨染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她们对于她的命令也通常是令行禁止的。

  绿言很快将东西备好,北墨染便开始着手画了起来,她如今不良于行,若是用手走路,除了颇为惊世骇俗之外,她这身体素质也撑不下来,所以,她得另作打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