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唐寅才子2016-01-06 10:151,420

  韩瑾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飘忽意识朦胧,除了眼皮有些重以外,其它部位,就好比纸一样,没有一点重力。比起以往那结实的身子骨,现在清逸得宛如脱胎换骨了一样。

  忆起方才还与腾鹰武馆那帮宵小之辈恶斗着呢,也不知道战斗结束没有。反正,自己竟被腾正那家伙用啤酒瓶偷袭,随即后脑就是一片“嗡响”,紧接着就再也没了知觉。

  腾鹰武馆与自己老爸开的永和武馆,皆以有了百年历史,两家的底蕴和实力也是旗鼓相当。本是秉持着井水不犯河水之态各自生活,但前两年,也不知道腾鹰武馆的馆主哪根筋不对,竟要让自己的大儿子腾其,和他们永和武馆联姻。而且,意欲让韩瑾去嫁给那个傻冒。

  谁都知道,腾其小时候因为练功过度而摔断过腿,后来虽然经过他爸爸这些年的全力医治,但说已无大碍,可左腿走路,还是有些突兀的外拐。最重要的是,那家伙小时候还得过小儿麻痹症,好得不全,有时后遗症发作了,便有些神智不清。说白了,他不仅是个残废,是个瘸子,还是个傻子。

  也不是说她韩瑾歧视人家残疾,只是她一个风华正茂,无论容貌,身手,心智,都格外完美的人物,岂会轻易将自己下嫁给一个已经残疾了而又神经不正常的人呢?退一步说,他爸就她一个女儿,将来还想找个体格壮健,相貌堂堂的女婿为他们家的永和武馆发扬光大呢。

  所以,这场联姻,韩瑾想也没想,就推拒了。

  然,这腾鹰武馆就不服气了,硬是认为,永和武馆这做法完全是损了他们腾鹰武馆的颜面,还说什么看不起他们武馆,继而三番五次的作怪了。

  先是时不时的从各方面打压他们永和武馆里的人,身为大师姐的她,每次看到师兄弟们回来满脸是伤的样子,虽然心中气得滴血,可老爸却总是说,万事以和为贵,武者不能以暴治人。

  这些韩瑾忍了也罢,和这腾鹰武馆的人越发嚣张可恶,现在不但出手伤人,时不时的还暗中将永和武馆的学生,拉拢到了他们腾鹰去。

  同时散播谣言,说永和武馆的人,学的都是花拳绣腿,没有其真本事,只会狐假虎威,哪里比得过他们腾鹰的,全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转眼,看着上千名的学子,眼下只剩下两百不到之余,这不仅关乎到了武馆的收益问题,也将武馆的生存之危推向了极端。

  实在忍无可忍的韩瑾总算展开了一场报复行动……

  事情在两个小时前,她们永和武馆的几名学子在“金铭酒吧”突然受到了莫明的偷袭,经鉴定,乃是腾鹰武馆的人干的。

  韩瑾几乎是怒发冲冠,当场就带着家伙招呼永和武馆里的师兄弟报仇。

  不错,这腾鹰武馆的人欺负他们永和武馆里面的人也就算了,现在连学生都不放过,这也难怪学生越来越少,经这么闹法,学子哪还有人敢来这里报名学武,眼下搞得整个永和武馆士气低落不说,连温饱也是问题。

  这个问题,士可忍,孰不可忍。

  就这样,一场暴力事件,由此展开了……

  想到这里,韩瑾的脑袋,又混沌了起来,有点疼又有点痒,想挠,又不知从哪里挠……

  突然,耳畔陡然响起了一道细微的声音,那声音极轻,极柔,像沙子揉摸在脸上的感觉。

  “三少君,三少君……”

  ”哼嗯……”韩瑾听着这样柔和的呼唤,轻轻的挪动身子,虽意识还是浅薄,但她仍企图想让自己坐立起来。

  “三少君,你醒来了吗?慢点……奴家来扶你……”

  说罢,一双柔软的大掌,便抵着她的腰,一点一点的向上攀去。

  在迷糊中的韩瑾也就顺着对方的动作,自己撑着腰杆,轻轻的往上蠕动着……

  随即,也不知背后靠了个什么软和的东西,反正让她舒适了不少,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眸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