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不是故人
唐寅才子2016-01-06 10:152,160

  “三少君……三少君……”子庆的手,在韩瑾眼前不住的挥了挥,见对方还未回神,不免轻轻推攘一把。

  这时,韩瑾才从震愕中回神。随即苦笑转身,正瞧对上了黑羽那双清雅而漠然的眸子。此刻,他正站在离自己三步开外的地方,一身血衣,犹如泣血的牡丹。风起,他薄唇轻轻开启,似带着一抹不屑的意味,将目光挪开。片刻间,留给韩瑾的,便只剩一张孤高而出尘的绝美侧颜。

  别说是一张侧颜,哪怕就是对方的一根发丝,也会让她小小的心窝,兴奋许久。

  当下,她整理好了所有思绪,唇角带出了一抹娇笑,飞快的走向那人身畔。

  “林俊……真没想到,你也来了。”韩瑾站在他的跟前,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一脸笑意的朝她说道。

  不料,对方连正眼也不多看她,只是冷冷的盯着远处入神。仿佛,方才这个还在为争夺自己用性命去博的女人,对他来说,只是一道空气罢了。

  子庆看在眼里,清俊的脸上,立即有些不悦的说道:“喂,姓黑的,我家三少君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子庆,这是我朋友,不得无礼。”韩瑾害怕子庆的过于难听,于是加重了语气斥责了一声。

  然,叫黑羽的男子,却只是站在原地冷然一笑,眼中的寒意许久未散:“现在,本公子不幸落入你们手中,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忘想,本公子能屈服什么。”

  “你……”

  “子庆,别说了。”

  发现气氛不妙的韩瑾,立即把气得脸色发青的子庆拦在身后,然绕到黑羽的跟前,眸光怔怔的望着那他,一字一句道:“你不记得我是谁吗?高中时,我们说过话的……”

  黑羽显然被对方的古怪眼神弄得莫明其妙,先是有些惊诧的退后一步,继而反而的绕开:“本公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想用任何诡计对付我,那都是没用的。”

  刹那间,僵在原地的韩瑾,犹如被人在大冬天里狠狠的泼了一盆冰水。那种寒冷彻骨的感觉,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不错,眼前这个酷似林俊的人,他并不是真的林俊,他只是……黑羽……

  就算,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貌,可是眸子里面渗透出来的意味,截然不同。

  一个,清高傲骨,冷冰无情。一个,温和似水,待人可亲,犹如三月暖阳……

  看着韩瑾以一种失望透顶,然后无比绝望的表情盯着自己,黑羽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着了什么魔,为何可以在瞬间,让那种表情的幻化,如此的不可思议。

  就在他无从适应的时候,韩瑾却冷然的苦笑一声,随即带着落漠十足的身影,朝长廊的尽头,一步一步的离去。

  子庆连忙跟了过去道:“三少君,三少君,你要去哪啊?”

  “累了,找个地方休息。”

  “可是……这个人怎么办?”子庆纳闷的朝黑羽指去,方才三少君可是拼了命从大少君那里把人给弄过来了,怎么一转眼,就当成完全无所谓的样子了呢?

  “你给他按排个去处就罢了……”

  留下这句话,韩瑾再也没说什么,就全然消失了……

  ……

  子玄阁内……

  一身锦衣的青衣女子,正倾靠在前堂的太师椅上,此时她正闭起双眸,似享受,又似漫不经心的样子把玩着手中的纯白美玉。

  然,在她的身后,依次有数位姿色尚可的白面小生,正一边为她揉捏肩膀,一边替她按摩颈子。

  一袭橘红衣裳的冷面女子,匆匆从门外踏了进来。

  “姐,你怎么能把黑羽让给那个废物,此次你下大功夫剿灭了黑风营,无非就是为得这个男人吗?”

  女子不服气的话语,同时还夹杂着无尽愤怒的朝堂上正享受无比的女人望去。

  而倾靠着的女人,先是没有说话,片刻才睁开一双愠含怒气的眸子。随即,招了招手,几个姿色小生立即会意,各自退了下去。

  “姐,你倒是说话啊,你甘心吗?”

  “哼,你当我甘愿吗?若非掉以轻心,让那个废物夺了巧,我岂会将黑羽拱手相让?”韩艺的话,带着冲天怒气,同时手掌狠狠的往桌案上一拍,手里的美玉,立即“砰——”的一声,化为碎片。

  韩瑄微惧的看了一眼,又蹙眉道:“那也不能这样白送给她啊?”

  “若不是娘亲发话了, 你当我会如此白白让她夺了去?”

  “可是……”

  “别说了,事已至此,我也无可奈何。只是不知,那废物最近撞了什么邪,可以这般不费吹灰之力,便挡下我的十招,实属意外。”

  听罢韩艺的话,韩瑄也恼火无比道:“说得倒也真是,那废物曾经蠢得跟猪一样,做任何事情都是由我们摆布。可昨儿个,我趁着她的伤病未愈,便让凤西前去引诱她,你也知道,她父亲临死前赠给她的那把紫金龙匕,可是难得的宝贝,不但有削铁如泥之功效,还经一位得道高僧注入了些许灵光,佩带在了身上,寻常的虫蚁鼠兽,都是不敢轻易靠近的。”

  “结果如何?”

  韩瑄不由甩头,没好气道:“结果被她识破,还狠狠的羞的辱了凤西一翻,你说,这口恶气我该怎么出?”

  “且不说你,光黑羽之事,我已经与她不共戴天。”

  “可是,有母亲大人护着她,我们怎么讨回这笔债?”

  韩艺沉凝了一下,黑眸陡然凝聚出一抹凶光,许久才缓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就算母亲大人,护得了她一时,也护不了她一世。”

  “可是……”

  “没有可是,过几天,女皇陛下就要为我举办一场庆功盛宴,到时候,我会让她出尽风头。废物,就永远是家里的废物,不可能,穿上龙袍,就是凤凰。”

  “好,姐,这一切就看你的了。这些天,需要我帮忙吗?”

  “不必了,老实一点,免得让娘亲大人瞧出来了,惹出事非。”

  “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