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心性大变
唐寅才子2016-08-04 09:402,160

  李绽的事,虽说不是太尽人意,不过,也算是告一段落。

  回到自己的房间,韩瑾闲来无事,便让贴身男奴子庆去书房寻了几本羽刹国的史书来看。

  不错,对于这个国家的风土民情,她了解的太少了,有些东西又不敢贸然询问,害怕旁人若是瞧出什么,那便对她大大不利。于是,这些,她也只能通过书籍来查看了。

  一边番阅的韩瑾,一边还拿出毛笔,做了些小抄,以便这些东西随时谨记。

  在侧的子庆,清雅的眉眼,似乎一刻也不曾从韩瑾身上挪开。

  许久,韩瑾才放下笔,抬头,便对上了子庆如清水般柔和,又充满好奇的眸子。

  当下,韩瑾浅然一笑道:“子庆,你一直盯着我,究竟是在看什么?”

  子庆洁净的俊颜,也闪现出一抹疑惑道:“三少君,其实子庆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觉得,现在的三少君,就好像让人有些挪不开目,怎么看,怎么不腻。”

  “那你的意思?以前我很让你发腻吗?”

  听着韩瑾似笑非笑的话语,子庆立即慌乱的摆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三少君现在变得大不样了,更让人想多看几眼嘛。”

  “呵呵,逗你玩的,你那么紧张干嘛。”这子庆,长得就是清俊而乖巧型的,这下,一紧张,倒显露出不许的萌意。

  “瞧,三少君,你现在都知道开玩笑了。”

  “是吗?难不成,以前的我,从不开玩笑?”

  子庆皱着眉点头道:“是啊,三少君以往连笑都很少笑,又岂会轻易开玩笑啊?”

  “这样啊,那你再讲讲看,以前的我,平时都干些什么啊?”

  “以往的三少君,特别喜欢诗词歌赋,平日里没事了,就爱把自己关在屋子画画练字。”

  “喜好风雅,倒挺不错的嘛。”

  “可参将大人很不喜欢你这样,而且,两位少君也老看不起三少君做这些。在这个重武轻文的国家,只有无尚强大的武力,才能让人钦佩和尊崇。像三少君做的这些,在她们看来,都是游手好闲的浪荡之人玩的。”

  听到这里,韩瑾微微怔了一下。

  不错,刚刚在书籍中她也略有翻到,发现书上还记载的一些比较出名的官吏资料,一般的武职官员颇为祥细。而文官,则是一笔代过,似不足以让人细知。

  没办法,这羽刹国乃是女尊之国,这里保卫疆土,为国效力的皆是女兵。不似它国男将,其体力方面自是拼不过别人,所以,这些女子便在武学上多下功夫。因此,在女儿国,只要有强大的实力,便足以说明一切。

  其实,她们都错了,只要文人有过人的头脑,和惊人的谋略,一样可以使得国富民强……比如,商朝的姜子牙,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还有范蠡,张良,司马懿,伍子胥……哪个,不是靠用脑子得到江山的。

  但现在,这些都是韩瑾的想法, 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说服整个羽刹国的子民。

  “三少君,你是不是生气了,还是子庆说错了什么啊?你怎么不说话了?”

  面对突然沉默下来的韩瑾,子庆略显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你没说错什么,我只是在想,可能我以前做的那些,的确有点玩物丧志,现在我要振作。”

  “是啊,三少君,最近你展现出来的气魄与胆识,可完全不比大少君和二少君差,我相信,你总有一天可以超越她们。”

  “好小子,眼力不错啊。”韩瑾一边说,一边坦荡的朝对方胸肌一拍。那一拍,挺结实的,当下不由赞道:“哟,手感还不错嘛。”以往在武馆的时候,她也经常以鼓励的方式,拍打那些师兄弟的胸膛,这一下来了这里,一时间,还改不过来。

  子庆俊颜一红,顿时有些羞涩的说道:“三少君,子庆可不跟你开玩笑了。”

  见子庆别扭着走开,韩瑾先是一阵恶寒,后来又想起,这里的男子性格,就跟在古时的女人一样,自己这样做,似乎侵犯了对方,很可能让对方以为,自己要对他起色心。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

  当下,她抬起自己的右手,蓦地有一种,挥刀砍断的感觉。

  再一抬头,子庆已经立在屋阁的另一处暗角,颀长的身子背对着自己,两手不断的揉弄自己的袖口,那小娇羞的神情,几乎让韩瑾吐血三尺之远的心都有了。

  不得不说,这里什么都好啊,就是这里的男人……太娘炮了……

  要想在这里找到一个血气方刚,顶天立地,气概十足的真正男子汉,简直就比中五百万彩票还难吧?

  “咳咳……子庆啊,你别站在那里了,陪我出去走走可好?”

  对于韩府,她还不是太熟。再次,这可不是一栋普通的府邸,这是参将大人家的,其占地面积是有多广,目前韩瑾还没估测。只知道,很多别苑,很多阁楼,还有设有的军营,练场,等等……

  “三少君,你是要子庆陪你吗?”子庆原本红晕未消的脸,瞬间,又涨得更红了。

  韩瑾尴尬的点着头道:“就随处走走,散散心。”

  “散心?莫不是,三少君还在为李公子一事心烦?”

  “何以见得?”

  “你与李公子解除了婚约,如此大事,难道三少君你就不心烦吗?”

  韩瑾听罢,淡然一笑,无比洒脱的将手一负,朝门外走去:“恰恰相反,就因为解除了婚约,我开心着呢。”

  “啥?三少君你开心?你不是对李公子一往情深,这这……”

  “那只是以往。现在,他在我眼里,就如一粒沙。”

  “沙?”

  “对,一粒卡在我眼里的沙,我恨不得立即将他揉出来才痛快。”

  “……”

  这比喻,直接把子庆弄得哑口无言。

  可来,三少君不但在胆魄气势上有所改变,连心情,也跟以往大不相同。

  这样的三少君,真如那天边的繁华星辰,让人抬头看上一眼,就迷恋得快失了方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