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反将一军
唐寅才子2016-08-04 09:412,055

  美男怎么也没想到,方才还恶言相向,拳脚相加的三少君,怎么突然又会冒出这样无头无脑的一句。

  陡然间,美男子迟怔的僵在地上,一双美眸,瞪得比天上的星辰还要亮。

  这种装无辜以及扮萌状态,虽说韩瑾看了不少,尤其也觉得有些反感,不过这个男子施展出来,倒挺让人欣赏的。

  当然,她才不会被这张看似漂亮的皮相误导,她永远会记得,他是腾正那家伙请来的蜜色间谍。

  “听见没有,不是要卖么?不脱你怎么达到目的?”

  听着这话,男子先是打了个冷颤,这才颤颤巍巍的从地面爬起来,那贱贱而又悲伤的样子,就好像韩瑾已经把他凌辱了千百遍似的。

  韩瑾不由在心中暗衬,干这行的男人,难道被人肆虐习惯了?就算皮囊好看,但一点阳刚之气也没有,刚开始看看还可以,看久了,就有些心生烦意了。

  “看你一副小受的样子,估计不拔你的衣服,还准以为你是个女人。”

  男子一听韩瑾这样形容他,眼眶只是陡然发红,一滴晶莹在里面打转。

  “哟,还挺有自尊心的吗?有自尊心那又干嘛来做这一行?”

  “三少君你不懂,我生来是奴,又有何办法?”

  “呵,有手有脚的,什么叫生来是奴?我看你是好逸恶劳,靠着这张脸就不想自食其力。一个男人,做到你这地步,也真是丢人了。”

  经韩瑾这样说了,对方不再言语,只是憋着唇,眼中有隐忍的泪花。

  这又让韩瑾备感无语,虽说是一柔骨女子,可在武馆长大的她,又受老爸严格管教,几乎从懂事起几从不轻易落泪。而眼前这位,已经在她的折腾下,来回哭了不止三次,真是要命啊……

  这腾正也真他妈的没意思,找了个这样的男人来勾引自己,她真有一巴掌想拍死对方的冲动了。

  碍于这是个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所以,她忍住了冲动,只是加强了语调道:“还磨磨蹭蹭个啥,脱还是不脱?”

  “脱……”

  这次,对方终于有点血性了,咬着牙回答。

  随即,闭起眼,一脸隐忍而耻辱的转过身去,看着对方颤抖的背影,韩瑾不由在心中冷笑, 这个小受难不成是第一次吗?做得如此壮烈,就好比她在逼良为娼似 的。

  本来是抱着逗逗对方的心态,岂料,小美男背着她在胸前窸窸窣窣的鼓捣了一会儿,随即竟将腰前的束带满是悲伤的利落一扯,整个淡青色的长袍,哗然就落了满地,那如瞬间枯萎的花骨朵一样,皱成一团。

  刹那间,韩瑾看着一樽如玉般结实颀长的裸体出现在了她的眼现。

  那人衣衫落地,一身光滑,除了一头黑发以外,几乎无一可以避羞处。

  幸好,那人是背对着自己,由此,可以看到他均匀而曼妙的背脊,以及那,微挺而傲人的臀部。

  长这么大,除了在电视上看到过男人的裸体以外,在现实生活中,韩瑾还是第一次。

  于是,在她愕然瞪大水眸片刻之后,继而不可思议的用双手捂着唇,心脏剧烈起伏的跳动不已。

  “啊——”一声尖叫过后,仍旧无法平息内心的震憾与悸动。

  天啊,她都干了什么?看了男人的裸体……那男人还是在她的要求和威胁之下脱的衣服,这要让她家教甚严的老爸知道,那么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杀了这个男人,要么……嫁给这个男人……

  杀人……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可若是嫁……

  她可是个鸭啊,而且,还是那种软趴趴的小受,动不动就跟娘们似的挤眼泪……生平她最讨厌的就是泪人了,要让她嫁给那种男的,不如杀了她吧……

  听着韩瑾的惊呼的颤动,男子也受惊的转过身来,脸上还有一丝未干的泪痕。

  “三少君,你怎么了?”

  原本还想着,只见了个背面,应该还不至于以身相许的地位,可这一刻,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似能听到她的内心一样,还来了个急转……

  所以正面部位……柔滑的胸肌……平坦洁净的小腹……

  尼玛啊……

  受不了……

  在下一刻,韩瑾几乎是疯了一般冲到那人身边就骂道:“这你个变态,你脱什么衣服啊,你丫的要玷污老娘的清白啊!”

  明明她刚刚只是恶作剧一下,想羞辱一下这家伙,可是,她真没想到,他真脱,而且还脱得这么快……

  这些,她倒也能原谅,问题是,这家伙干嘛不穿内裤啊……

  就这么一眼,就山穷水尽了……

  靠靠靠……

  在韩瑾暴怒的时候,某人一脸哀怨的吓得瘫软下去,然后慌乱的拾起地上衣物遮羞。

  同时,眼中闪过一抹委屈之色道:“三少君……奴……奴家都是听了你的话才……这样的啊……”

  “尼妹啊,你咋不穿内裤啊,挂空裆很凉快吗?”

  “内裤……”某人一阵迟疑。

  “老娘是被你毁了,瞎了我的眼啊……”

  韩瑾几乎是仰天长叹,悔不当初。

  “三少君……你……你……别这样……”

  “三尼妹啊,阴阳怪气的家伙,阴阳怪气的打扮,还有这阴阳怪气的头话!”说着,韩瑾当心怒火无处发放,只有揪着对方的头发出气。

  这次彻底完了,要她老爸知道这么一幕,估计只有挺尸了。

  “啊啊……疼疼……三少君,你饶了奴家吧,奴家求你了,求求你了……”

  听着身下杀猪般的哀嚎声,以及那怎么也扯不下来的墨色长发,某人手劲陡然一松,刹那间,不可思议的喝道:“妈的,不要告诉我,你这头发是真的?”

  这不是头套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