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得罪小人
子德2017-07-06 06:193,202

  虽然在星云大陆上,无论男女,都以习武为尊,但总体来说,女子的资质比不上男子,能够在比试中脱颖而出的,更是少之又少。

  自东璃建国来,还从未有一位女子能够进入前三甲。是以,上官依云、姬瑶环这般的进入东璃年轻一辈高手中前十名,就已经令众人另眼相待了。

  而姬瑶光一介女流,真气全无,竟能凭实力成为东璃第二高手。光这样一件事,足以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经典谈资。更何况,她前不久还找璃王退了婚,驳了东璃第一得意之人的面子。姬瑶光这三个字,在东璃的名头更响了。

  风无邪悠闲得头枕着双臂躺在姬瑶光香闺的软榻上,将一杯美酒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他只一吸气,那酒杯就从他的胸口滑到他的下巴旁。喝完了酒,他又一呼气,那酒杯又自动回到胸口处。然后,他抽出一只胳膊,往酒杯里加满酒。

  就这么一杯一杯得喝着,玩得不亦乐乎。突然,他将酒杯取下,坐直身子,对着姬瑶光苦笑道:“瑶瑶,你的麻烦来了。”

  说罢,他便身形一闪,一道白影从窗口蹿出。他的来去就像一道风一样,不留痕迹。

  他刚离开,姬瑶光的门就被敲响,“瑶光,宫里来人了,你快快出来接旨。”姬元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姬瑶光倒有些不以为然,一来,她找璃王退了婚约,二来,她又在这次比试之中夺得第二。这两件事加在一块,东璃皇就是再忙,也会注意到的。进宫,她早已料到。

  “紫儿,为我装扮一下。”姬瑶光不紧不慢吩咐道。

  “啊”,紫儿吃惊,“小姐,这次是宫里来人,我们怠慢了……不太好吧?”

  “宫里来人又怎样?就是皇上来了,他也该照等不误!”姬瑶光不屑道,皇上他也是人,又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凭什么要她恭敬三分?

  等姬瑶光收拾完了之后,花厅的杜公公已经等得不耐烦。他是皇后宫里的一等红人,多少王公贵女争相巴结,看他的脸色行事。姬府的三小姐算什么啊?一个没用的草包,废物,那无才无德又无貌的名在帝都可是传遍了,因为之前做了那么两件事,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见姬瑶光过来,杜公公正眼也不看她,斜着脸,捏着嗓子道:“皇上口谕,姬瑶光跪下接旨!”

  姬瑶光身后的姬元殇忙下跪,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稍一抬头,发现姬瑶光还未跪下,忙扯扯她的裙角,小声道:“瑶光,快跪下。”

  杜公公见姬瑶光还不跪,声音不由拔尖,“皇上口谕,姬瑶光跪下接旨。”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的女子,竟然不将皇上的意思看在眼中,杜公公不由伸出他的兰花指,愤恨指着姬瑶光道:“大胆姬瑶光,竟然敢不尊皇上的意思。”

  姬瑶光眸中厉色一闪,身形一动,就上前探去。不过是六根不全的一个阉人罢了,敢对她如此不敬?“啪”一声,姬瑶光毫不留情扇了他一个耳光。

  杜公公何曾受过如此屈辱,他忙捂住自己的脸,愤恨道:“你放肆!”

  他的声音又尖又细,刺得姬瑶光不耐,当下又毫不留情出手,扇向他令一边脸。冷冷道:“废话少说,姑奶奶没那么多闲工夫听你啰嗦。”她周身释放出冷冷的寒意,激得杜公公一个冷战,脸上辣辣得疼,好似火烧一样,却在明显得告诉他:这个姬三小姐可能做出更过火的事情来。

  这丞相府是姬瑶光的地盘,他不能怎么着,等她进宫里了,看他怎么收拾她?杜公公盘算好之后,没好气对姬瑶光道:“皇上有旨,请姬三小姐进宫一趟。姬三小姐,请吧。”

  说完之后,便再不做逗留,直接出门,坐上自己的轿子。姬瑶光不紧不慢跟在身后,也坐上为自己准备的轿子。

  行到半路,杜公公伸手招呼过自己的心腹太监道:“一会进宫之后,咱家先去向皇上皇后复旨,你就负责将姬瑶光给领到云仙居去。”

  “哎,小的知道了。”那小太监奸笑道,“公公,您这招真是高明,那云仙居是皇上的禁地,这姬三小姐要是进去了,肯定会遭殃的。”

  杜公公拍了一下那小太监的头,“待会小心一点,别被人拿住了把柄。”

  进宫之后,杜公公便先行疾走,直奔紫宸殿去。一进殿,就跪在地上,鬼哭狼嚎,“皇上,娘娘,你们可一定要为老奴做主啊。”

  等了许久的沈月娥见自己的心腹这么一副模样,忙问道:“杜公公,你不是接姬三小姐进宫吗?怎么成了如今这么一副样子?”

  杜公公立马哭道:“皇后娘娘,您可一定要为老奴做主。那姬三小姐她太不把皇上和您放在眼里了。先是让老奴在花厅等了许久,她才出来相见。老奴宣读皇上旨意的时候,姬三小姐非但不下跪,反而掌掴了老奴。”说罢,杜公公就将自己受伤的脸凑上去,让帝后二人看清楚。

  沈月娥见自己的心腹被打成这个样子,心中一通怒火。那姬瑶光原本就不是自己中意的儿媳,无才无德又无貌,怎么能配上璃儿呢?退婚之事,势在必行,可她竟然不知好歹,先找了璃儿,落了璃儿的面子。如今又打了自己的心腹,沈月娥心里这口气又怎么咽得下去?

  “皇上,这姬瑶光也太不我皇家放在眼里了,不好好教训她一顿,她便不知什么是皇家威严!”沈月娥愤愤道。

  君修意眉目间倒是淡淡得,看不出什么喜怒来。“皇后,要做什么,当见过姬三小姐再说。现在就下论断,为之过早。”毕竟,这两天的市井传言他也有所听闻,那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他也想见识见识。“杜公公,你去宣姬三小姐进来吧。”

  君修意的话刚落下,那杜公公的心腹就从殿外跑过来,一脸的惊慌之色,“皇上,不好了,姬三小姐她,她闯进云仙居去了!”

  “什么?”君修意猛然站起,那云仙居藏有他最美好的记忆,怎么能被外人给破坏?他一脸的怒气,拔腿就走。

  “皇上,”沈月娥也立马跟随着君修意而去。二十多年来,那云仙居藏了什么她都不得而知,这次,或许有机会可以一览真相。

  君俢意一路不停,直接向云仙居冲去,要是里面的东西没有破坏还好,真缺了什么……君俢意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尽管怀着怒气,可推开云仙居大门的时候,君俢意的动作无比轻柔,门缓缓推开,阳光也随之照射尽久封的宫殿之中。

  一名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带着娴静优雅,望向来人。她的周身好似笼上轻纱薄雾,回眸间圣洁光辉慢慢自她身上溢开,一圈圈变大,直传达到每个人眼底。风华绝代,此刻君俢意脑中只有这四个字来形容眼前的女子。

  “云儿。”君俢意不由出声唤道,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柔。

  随后跟着而来的沈月娥不由吃了一惊,在那名女子的身后,是一副画。漫天飘雪,一女子打着青伞自红梅林中缓缓走出,芳华万千。而画中的女子,与眼前这位紫衣女子何其相似,简直如同一人!

  原来,皇上幽闭了二十多年,不让任何人进入的云仙居竟然是为了一名女子。

  早在姬瑶光见到这副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画中的女子是她早已过世的娘亲云卿尘。只是,她并没有想到,东璃皇惦念了她的娘亲二十多年。

  君俢意目中痴痴,让沈月娥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他夫妻那么多年,她虽然是头一次知道云仙居里面藏了什么,可她从来没有小觑,这云仙居,对君俢意的意味。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宫人进来打扫过。可这的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整洁,那只能说明一点,是贵为帝王的君俢意亲自动手打扫的。

  想到此,沈月娥不由问罪姬瑶光, “大胆,见到皇上竟敢不下跪!”

  姬瑶光气色一凛,独属她的威严霸气由内而外散发出来,“叫我下跪?”她冷冷一扫沈月娥,目中无限讥诮,“就你也配?”

  就沈月娥姿色,比起她那风华万千的娘亲来,差的远了。

  她这与云卿尘截然不同的气势,让君俢意明白过来,眼前的这女子并不是云卿尘。他并没有追究姬瑶光的无礼之处,反而问道:“云卿尘是你什么人?”

  姬瑶光如实回道,“她是我娘亲。”

  “那你娘亲现在还好吗?”君俢意十分激动,手都快控制不住哆嗦起来,这么多年来,终于又得到她的消息了。

  不过,姬瑶光对君俢意的激动却是嗤之以鼻。看他这副样子,对她娘亲是跟上心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知道娘亲就是姬元殇的夫人?他是东璃的皇上,有些事情只要稍加打挺听就能探查出来。当下,对君俢意更没好气了,“皇上难道没有听说过吗?丞相夫人过世十多年了,云卿尘早已经不在了,还怎么好?”

继续阅读:第018章 璃王后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