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临胥的话
宛颜素素2016-01-06 10:112,533

  临福寺的叩拜礼仪极其繁复,更何况此次来的,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全寺上下空前惊动,忙前忙后繁忙不已,所有来叩拜的百姓皆与景烨一行分隔开,随行而来的随从都在门外守护,一有风吹草动,就算身手再高,也能将来人拿下。

  唐夫人手拿三支青香缓缓向堂中的菩萨拜去,她的身后站着风韵犹存的薛姨娘,也学着她的样子拜下。

  叩拜黄垫摆满了寺堂,此刻却只有这两位中年贵妇虔诚祈福,景烨和临胥站在右侧,一个紫衣华贵,另一个青衣洒脱。

  唐雪琳睨了一眼身边的唐嫣然,语气确是如闺秀般的羞涩,“临胥哥哥真是好看,竟和天朝第一男子景王不相上下。”

  “哦?是么。”唐嫣然一颗心全然不在这里,只是附和地应了声。身边这位“雪琳妹妹”就算再嚣张跋扈,看在舅舅的面上,她也不好太让唐雪琳难堪。

  自己毕竟是寄住在唐府,除了感念舅舅的恩情,她还身负爹爹的重托,六年前爹爹被朝中佞臣陷害,落得了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唐嫣然正想着,抬头看了一眼景烨,景烨正平视着佛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自己观察了六年,这位权倾朝野的景王深沉多谋,如果爹爹的冤案能够让他重新着手审理,那么当年逍遥法外的佞臣,必定逃无所逃。

  只是,景烨生性多疑,怎样才能让他帮自己……

  “喂。你敢无视我?”唐雪琳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心中一怒,大小姐脾气又冒了起来,“唐嫣然,你以为你是谁,我才是唐府真正的嫡出大小姐,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我何时说过,我是唐府嫡出大小姐?”唐嫣然受惯了她的蛮横,漠然笑道,“我从来都是爹爹唐公卿的嫡出女儿。”

  “哼,不就是一个奸臣么?六年前要不是我爹可怜你,你早就被卖到雪颜楼了!”

  不等唐嫣然开口,她又冷哼一声,似乎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却足够让身侧的人都能听到,“真不知道临胥哥哥怎么还愿意娶你这只山鸡。总有一天你会容颜老去,被临胥哥哥抛弃。”

  景烨耳力极好,虽然隔着很远,但还是将她们谈话的内容,尽收耳中。他略微皱了下眉,下一刻已将情绪全遮掩,似乎前一刻的不悦, 从来没有出现过。

  唐嫣然面色不变,嘴角依旧挂着笑,“妹妹这次怎么这么关心姐姐的婚事,临胥娶不娶我,愿不愿意,那都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妹妹还是先想出法子让景王爷喜欢上你吧,我看他连看都没看你一眼。”

  “妹妹的婚事,还轮不到姐姐操心,倒是临胥哥哥,我真替他可惜,这世上的女子何其多,他却因为当初长辈的一句话,误了自己的红颜情路。”唐雪琳咬咬牙,藏于衣袖中的手撰着紧紧不松。

  “你倒是对临胥体贴得很,他生性风流,即使我嫁入丞相府,对他也丝毫不会束缚,姐姐就先谢谢妹妹对自己姐夫的关心了。”唐嫣然将‘姐夫’二字咬得很重,眸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谁说临胥哥哥是我姐夫,他是我……”

  “我不是你姐夫,难道还是妹夫不成?”

  唐雪琳话未说完,一声男声打断了她的话,那声音戏谑玩味,细听下带着桀骜不驯。唐雪琳扭头,脸色在下一刻变成苍白,临胥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们身后,想来是绕过寺堂从另一侧拐了过来。

  “我,我……”唐雪琳呆了一呆,开始语无伦次。

  唐嫣然早就看见临胥的动作,故意激唐雪琳发怒。

  如今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随即挽住临胥的手臂说道,

  “临胥,雪琳是舍不得我这个姐姐嫁人吧?雪琳你说是吗?”

  临胥果然对她的主动很受用,伸手将嫣然垂落的发丝挽好,对唐雪琳说道,“雪琳,你是景王未成婚的王妃,也该多亲近亲近,你看他一个人站在那儿多孤单。”

  临胥早就知道自己对他心有所属,此刻这么一句似乎不着边际的话,却也正好间接告诉唐雪琳,她的夫婿,永远只会是景王景烨。

  景烨如今在朝堂很受众臣子拥护,万一惹恼了他,唐门就可能受灭顶之灾。

  “我不……”唐雪琳亟待解释,小脸憋得通红,却只好站在原地跺脚,她还能说什么,难道说自己要嫁临胥吗?这要是传出去,让 唐府,景王府颜面何存。

  唐夫人此刻已经叩拜完毕,对着一旁的唐雪琳说道,“琳儿快过来,别让景王久等了。”

  临福寺一直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有婚约的男女,不论成婚与否,必须成对在送子菩萨面前跪拜,以博得子孙满堂的彩头, 除此之外,叩拜顺序也有讲究,先是女方长辈献香,待青香燃烧殆尽,再有婚约“夫妻”一齐叩拜,若是有多对“夫妻”,则按身份尊卑顺序依次进行。

  唐嫣然见唐雪琳已走,轻轻松开了挽着临胥的手,语气平淡轻松,“多谢配合。”

  临胥眼眸深了几许,双手抱臂,反问道,“一句简单的道谢就能把堂堂丞相给打发了,不知天下爱慕本公子的闺秀们该作何感想。”

  “想要什么?说吧。”唐嫣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个满嘴戏言的花花公子,纵然她满心计谋也拿他没有办法,况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未来的夫君。

  一双手蓦然揽住了她的腰,临胥粗壮的手臂将唐嫣然整个圈在自己的怀中,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嫣然大惊,奋力想要挣开,却无奈他的力气极大,只好瞪着一双水润明眸看着正对自己“非礼”的“暴徒”,临胥疯了吗?就算是天朝民风开放,允许男女在公众场合 亲亲我我,可他们两人的身份一个是当朝丞相,一个的刚正不阿大将军的外甥女。

  这传出去,像话吗!

  正在叩拜的景烨身形一顿,又在下一刻恢复自然。

  围在寺外的百姓们纷纷唏嘘不已,有人羡慕,有人直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嫣然毕竟是个女儿家,就算经历过家破人亡的惨剧,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议论是非,总掩不了几丝小女儿情态。

  临胥全然不介意这些,他将嫣然的“恼羞”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却更加大了,“我未来的夫人,为夫想要的,可不止是这些。既然夫人有意答谢我,那晚夫人如此美妙,不如我们……”

  他将“我们”的尾音拖得很长,声音又在后半句出奇地变大,白白引起围观百姓的种种猜测。

  人群中开始出现“嗡嗡”的议论声,有些胆大的,已经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哇,这临胥丞相果然风、流,这丞相夫人还未过门,他就将唐小姐拿下了哈哈。”

  “临丞相威武。乃尔等学习的楷模啊。”

  “没想到这一对未婚夫妻如此开放,看现在这架势,难道他们真的已经……”那人咽了咽,双目夸张地瞪到最大,“已经圆房了?”

  唐嫣然终于怒不可遏,从衣袖中拈出一枚银针,厉声说道,“放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