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林大夫说
宛颜素素2016-01-06 10:112,141

  进了里间,临胥将唐嫣然轻轻放到榻上,随即转身坐在床榻的下首,空出一个位子,好让林大夫把脉。

  他的神色很是平静,俊眉有些微皱,要是不注意,没有人能看出他此刻的焦虑。

  景烨自从进房内,目光一直稳稳锁定着临胥和唐嫣然,见到临胥这副故作镇定的神色,心中已经了然。

  他上前一步,走近林大夫,问道,“林大夫,唐小姐可是中了什么毒?”

  林大夫抚着胡子,沉吟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唐小姐体内寒湿过重,这几日肝火有些旺,刚才可能是受到了刺激,动了过多的怒气导致。”

  就在众人以为,唐嫣然是由于肝火太盛,导致昏迷的时候,林大夫又摸了几把胡子,仍就用一种缓慢地语气突出两个字。

  “只是……”

  众人被他的两个字提住了“胃口”,一口气将放不放,都直直地看着林大夫,等待着下文。

  临胥被他的大喘气带得一愣一愣的,心想着死老头,一把老骨头了还这么能折腾人,直接把话说完不就行了么。看那老头的反应,肯定不是什么善类,万一银针的事情被他识破,那就早死早超生吧!

  “只是,唐小姐最近体质在迅速变弱,难道是整晚熬夜所致?”林大夫说完,别有深意地瞄了一眼临胥。

  “我,我没有见她。”临胥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只好举手投降,“我临胥虽然在外花名远扬,但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嫣然迟早是我的妻子,我又怎么会这么急切。”

  “哧……”

  不知是谁,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带动着全场地人,也大声哄笑了起来。

  临胥一脸无辜的样子,真是很可爱。

  林大夫抚了抚自己花白的胡子,口气轻快,“老夫只不过是疑心唐小姐可能整晚熬夜,临大人这么猴急做什么?莫不是做贼心虚?”

  “我……荒谬至极。”临胥一时语塞,站起身子,扭头就走。

  里间内,只留几声哄笑送走他的背影。

  “唐夫人,敢问唐小姐今日是否过度劳累?”林大夫见临胥被“气走”,当下也不再计较,抬头只看着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唐夫人问道。

  唐夫人心中犯难,她眼中一直只有自己的两个嫡出女儿,平日里只关心大的那位在宫里受宠如何,小的那个,脾气有没有收敛一点,哪里还有其他精力去管一个远亲夫妹的“野丫头”。这时见林大夫这么问,只好扭头去看自己一直看不起的薛姨娘。

  薛姨娘心有七窍玲珑,看到唐夫人给她使脸色,马上会意,上前几步回答道,“我们家嫣然,这几日是很劳累,这不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吗,我们嫣然就想给自己做一身,飘飘亮亮的嫁衣,她还说呀,别人做的,她不放心,穿着也不舒服。你看看,多么好的姑娘,只是想不到就这么给累着了。”薛姨娘说完,偷偷看了几眼景烨的脸色,退到一边。

  “原来是这样。”林大夫点点头,拿起狼毫笔在单子上刷刷飞快写下几笔,接着露出笑容,“无妨,只是气血不调加睡眠不足,调养几日就好了。”

  “小翠,还不快拿着药方去抓药?”唐夫人这才放下心来,吩咐身边的婢女下去帮着抓药。还好唐嫣然没有大碍,否则她这个爱外甥女如命的丈夫,还不知要把她怎么样呢。

  这六年来,她一直在思索,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唐震这么照顾唐嫣然,竟还有几分视如己出的意思。每年唐公卿以及林清玄的忌日,不管多忙,他都要准时出现在他们合葬的墓前,饮酒说话,弹琴舞剑。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唐震对这一家人这么愧疚?

  小翠接着药单出去了,薛姨娘上前一步,假装关心地抚着唐嫣然的额头,温柔道,“嫣儿,还好你没事,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和你弟弟怎么活……”

  唐夫人一见薛姨娘的惺惺作态就很不耐烦,见唐嫣然也没什么大碍了,径直便走了出去。

  是非之地,早走为妙。

  “林大夫真是妙手医术,在下佩服。”景烨身形不动,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大夫。

  林大夫不自然地咳了几声,这才答道,“王爷如此称呼在下,真是不敢当,叫草民林不医就好。”

  景烨的眸子似一汪深潭,叫直视的人,沦陷进去,慢慢放弃挣扎,只好任他宰割。

  他的深紫衣袍镶着条条金龙,乍一看,仿佛是一条活龙活现的真龙,环绕在景烨周身,翻腾,跳跃。

  唐嫣然在混沌中慢慢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景烨这双,深邃地几乎能把世间一切都吞噬殆尽的双眼,她忽然有些恍惚,这双眼睛,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但为什么感觉,会是这么地熟悉。

  脑海中景烨与临胥的身影在脑海中,出现又幻灭,她动了动身子,只觉得一种忽冷忽热的气在血液里流窜,唐嫣然想要摆脱开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是无奈动弹不得。

  “我……”她的手指动了动,喉咙里终于发出一个字音,这声音连她自己都觉得沙哑得不可思议。

  景烨发觉了她的动作,低头睨着他,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从他的眸子中划过,他动了动嘴唇,“怎么了?”

  “临……临胥……不要……”

  破碎的字语自唐嫣然的红唇中传出,下一秒,她又陷入了昏迷。

  景烨的眸子瞬间暗淡下去,原本伸到一半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她,竟然对临胥有情吗?他原以为她是一个如此淡薄不起不浮的女子。他也知道,这样的女子,一旦动情,轻易是没有办法改变她的初衷的,她的倔强,她的自尊,她的坚持,他一直都知道。

  坚持的霸占,只会让她离自己越来越远,那么他的计划,还要继续吗?

  计划?

  景烨忽然抬头看了眼仍旧“发呆”的薛姨娘,见到她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笑道,“薛姨娘有什么话要说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