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偶然目光
宛颜素素2019-12-03 17:222,296

  “还有谁?舅舅怎么会答应……还有临胥……”唐嫣然惊异,看着若静。

  “姑娘刚醒来,怎么就这么多问题。”若静语气很温和,开玩笑道,“姑娘既然醒来了,不如奴婢带姑娘在王府里四处走走,也好去去乏,多走动走动,对身子也是很好的,我们就将饭宴安在王府后花园的春亭里,那里风景极其好,姑娘看了肯定心情愉悦,到时候,奴婢边走,边跟姑娘解释,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信。”

  唐嫣然被她逗乐了,见她那么大方可爱,也不想拂了他的意,随即也笑道,“如此甚好,叨唠了。”

  “姑娘快别这么客气。这是奴婢应当做的。”若静连忙摆手,这大礼她可不敢当,看得出来,王爷很宝贝这个唐姑娘,她一个奴婢,承了唐姑娘的大礼,万一被王爷知道了,可不知道要怎么“感激”她呢。

  正说话间,唐嫣然已经重新下了床,若静为她拿过衣服,帮助她穿戴整齐,又到镜子前,梳妆打扮了一番,她今日穿的戴的,都是王府里的服饰,听若静说,这是王爷命人早就备好了的,她心里不禁泛起嘀咕,难道王爷时常留女眷在王府过夜吗?怎么这种女子的物品这么丰盛。

  她穿的是一件浅红色的绣花长衫,一应抹胸宫装显出她的玲珑腰肢,更加显得婉转动人,乌黑墨发上的银色发钗是她自己的,一如既往地简单,但是美丽不可方物。

  若静忍不住赞叹,”唐姑娘好漂亮,果然是京都第一美人,现下,可是要连花都要羞愧了。”

  “你这小妮子,嘴竟然这么甜,是王爷亲自教导的吗?”唐嫣然心情也好了起来,打趣道。

  “奴婢怎么敢,”若静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楚楚可怜道,“王爷日理万机,若静一介俗女,怎么能如得了王爷的眼睛,能引起王爷注意的,可只有唐姑娘你一人。”

  “不要乱说。”唐嫣然收起了笑容,由着若静将她扶出了屋子,“我是临胥的未婚妻,将来的丞相夫人,与王爷,不会有任何的瓜葛,王爷是我表妹唐雪琳的未婚夫,要是说上关系,他也只能是我的妹夫,希望若静姑娘不要乱说,流言蜚语,大门之家,是没有办法承受的。”

  “是,是,是若静失言了。”若静自知理亏,也不再反驳什么。

  一路上,若静将她关于这件事的所见所闻,都一一说给唐嫣然听,唐嫣然见唐震同意了,并且临胥也被迫赞同了这个办法,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舅舅是不会让她陷入不利的地位的,如果有什么变故,她相信临胥也会在府外,暗中为他周旋。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养病,尽早恢复元气,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出了内屋,她们两人也走出了唐嫣然这一个月内,暂时居住的“绾朱阁”,要去后花园,必须经过景烨的院落,“静流斋”。

  王府里的一切景物都让她惊叹,唐嫣然从前住的唐公卿府和唐将军府简直没法跟王府比一丝一毫,这一切都太美了,如梦如幻,奢华中,透着一丝庄严的气息,果然是王爷的府邸,这气势,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就在她赞叹的惊叹的时候,一个身影忽的出现在了唐嫣然的面前。

  书房的朱门开着,一荡一荡,送来徐徐的清风。

  景烨一身紫色便服,正坐在书房的桌前看着什么书,他的眉头有些皱,阳光普照之下,他黑发间带着的紫金发冠更加光彩夺目。

  忽然,景烨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不知道是因为看的内容很是让他头疼,还是因为长时间地阅读让他疲累不堪,景烨痛苦的用手中类似书本的东西,敲了敲自己的前额,继续强忍着疲倦,看着手中的东西。

  “王爷他,一直是这样的状态吗?”唐嫣然看着有些不忍心,这一幕,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爹爹,当年爹爹虽然身居的不是要职,但各个大的官员,都贪图安逸,将他们自己的职务,都推给了爹爹,爹爹常常办公到三更半夜的时候,也是这样疲惫不堪的症状。

  当时,她特意问了能找到的所有的大夫,又把自己关在药方研究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种清神名目的明茶。

  “是啊。“若静的言语里,透露着明显的担忧和心疼,”王爷公务繁忙,经常在书房一呆就是一天,有时候接见大臣以后,还要通宵批改奏章,真是太劳累了,长此以往,奴婢怕王爷的身体……“

  ”批改奏章?“唐嫣然心中咯噔一下,一种警觉忽然升起,景烨现在为皇上批改奏章,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坐上储君之位的机会,就大了,那么临胥……

  ”是啊,自从先帝驾崩,朝中大臣们商议,让王爷批改奏章,但是没有权利独自颁布号令,必须得到摄政太后和临丞相的许可才可以,所以王爷才会那么累,经常在三者的意见之间徘徊。相比较王爷,太后和丞相大人,可就省心多了……哎呀,奴婢多嘴,怎么跟姑娘讲这些。“若静似乎刚回过神来一样,她脸色有点不好看,似乎担心唐嫣然把她讲的事情说出去,可是再看他的眸子,却一丝一毫的害怕都没有,若静讲这些话,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真正的信任她才会无意透露?

  唐嫣然心里一松,看来临胥的处境,也不是那么被动的。但她一直掩藏惯了自己的心性,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她最擅长的就是观察,观察这一切到底都隐藏着什么秘密。

  忽然,书房内地景烨咳嗽了几声,似乎极其难受,但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奏章。

  唐嫣然有些不忍,拿出藏匿在袖口中的明茶包,交给若静,吩咐道,“这包明茶能够缓解王爷的疲乏,记住每次最多只能加半钱,每份第一次出的茶水不可饮用,否则对王爷的身体不利。”

  如果没有他与临胥的储君之争,她一定会站在景烨这边,视他为为黎民苍生谋得福利的好君王,可是景烨,她是临胥的未婚妻,他们,终究要走到敌对的路途上去。

  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若静欣喜地接过她手中的茶包,欢天喜地地叫了身边的小婢女去按照唐嫣然的法子去泡了,自己则继续扶着唐嫣然往后花园走去。

  唐嫣然刚一转身,景烨的目光就直直地射了过来,他的目光急切而又沉稳。

  慢慢地静静地,绵长,又绚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