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所以,她也不需要内疚了
欧小元2018-03-27 12:273,096

  余子腾一句话还没问完,便被林蔓毫不留情的打断。没有回答,没有铺垫,就那么直接的,一字一顿朝着余子腾说着。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余子腾微微一个怔楞,深邃的黑眸之中,随即闪过一抹狡黠:

  “可以!不过……”

  说着,林蔓突然间感觉到了一只从被子里伸出的手,大力的将她拉向了床、上。下一秒,余子腾已经重重的将她压在身下,居高临下宛若看着一只猎物般盯着她:

  “让我替你做事,总要有报酬!你知道的,我不缺钱!”

  说着,余子腾随即俯下身,凑在了林蔓的颈窝,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白皙精致的肌肤之上,却带不出半她点情欲。

  林蔓眼中依旧是那种让人几乎窒息的冷静,面对余子腾的挑、逗戏谑,她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反而是极为淡定的启唇:

  “这里是余家,我是你大嫂!”

  又是那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余子腾高大的脊背猝不及防的一个僵硬。

  TM的,这个女人,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虽然他也不是真的要把林蔓怎么样,可是每次看见她,就忍不住想要调戏一番。

  从前,她虽然也不喜欢,但都咬着唇莫不作声的忍受了下来。可是从昨天开始,余子腾就清楚的发现,这个林蔓,和从前那个,判若两人。

  缓缓抬起身子,直视着林蔓的眼睛,余子腾想要看出些什么,却一无所获。

  “你……真的是林蔓?”

  被人做了那样的手脚还能保持那么冷静的状态,恐怕换了他,都不一定能做的到!

  同样的问题!

  林蔓唇角轻轻一勾,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知道的,我之前出了车祸,撞到了脑袋。这话我跟你大哥也说过,所以脑袋出了点问题!”

  虽然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根本不足以让人信服。但是就算她把实情说出来,也不见得会有人相信。人总是这样,面对自己无法理解接受的事情,宁愿去相信一些荒唐的解释,也不愿去相信那些事实。

  闻言,余子腾默不作声的静静看了林蔓两秒,终于从她身上不舍的抽离开来,吊了郎当的倚在了另外一边,随手点燃了一只烟: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获得自由的林蔓缓缓起身,重新站在余子腾的床头,面对着他一字一顿:

  “白洁!找个人睡了她,我要视频!”

  林蔓冷冷的说着,看不出一丝情绪。以至于余子腾看着她怔楞的半晌,连烟从指间滑落都察觉不到。

  “卧槽!烫死老子了!”

  感受到烟头灼热的温度,余子腾不禁爆了一句粗口,粗暴的将香烟打落在一边,抬眸看向林蔓:

  “好!”

  “不问理由?”

  林蔓眉心轻轻一蹙,余子腾这么痛快,也着实有些出乎了她的意料。

  “不问!反正白洁那个女人我也不喜欢!”

  面对林蔓的些许惊诧,余子腾倒是表现的不置可否:“只是,你知道的,白洁是我妈的侄女,而且她对我大哥的心思……要知道,你不在的这一个月时间,她都住在家里!”

  “然后呢?”

  她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明白,白洁为什么会那么做!

  不过,明白是一回事,接受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她曾经想过,若是白洁安分守己不去招惹她,或许两个人真的会相安无事。

  毕竟,余家长媳的这个位置,她也没打算做多久!

  可是昨晚……

  某人真正的惹到她了!

  看着林蔓一脸毫无违和感的理所当然,余子腾薄薄的嘴唇上下翕动了半晌,终是没有吐出一个字,半晌,只好无奈的低低叹息了一声:

  “好!我帮你做!

  只不过,林蔓,你要记得!我是为了你!所以,你欠我一次!”

  林蔓没有回做声,得到了余子腾的答复,她也没有兴趣在这里多呆,潇洒的一个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余子腾的房间。

  欠就欠吧!反正余二少什么也不缺,真要有什么要她还的,也要等以后再说了!

  以后……

  太过遥远的事情,她现在没有精力去想!

  ……

  一楼的客厅内,唐慧云已经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报纸,白洁乖巧的坐在她身边。两个人看起来,真有那么点和谐的意思。

  林蔓微微敛了敛眸光,随即提步,缓缓的走了下去。

  “妈!早!”

  “嗯!”

  唐慧云闻声微微抬眸,视线从林蔓脸上一扫而过,虽然还是有些冰冷,可是明显比昨日初见时缓和了不少:

  “怎么脸色这么不好?昨晚没睡好么?”

  唐慧云意有所指,昨天在慈善晚宴看见了那样一幕,后来又发现两人同时不见,任谁都会想入非非。

  林蔓自然明白唐慧云的心思,昨晚她和余振霆,虽然没有真的冲破那最后一道防线,不过……

  那个疯狂的吻,直到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有些,心跳加快!

  齐世旻从前也吻过她,只不过每一次,都好似绅士一般,有礼有节,在关键的时刻适可而止。和余振霆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白皙的脸颊,就那么不由自主的红润了起来,看在唐慧云和白洁的眼里,自然多了一分暧昧的意味。

  碍于唐慧云在一旁,白洁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可是那双眼眸里,分明赫然的写着对林蔓的怨毒和嫉妒,垂在膝盖上的双手,也随之用力攥起。

  林蔓心底一个冷笑,白洁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唐慧云见到脸红的林蔓,脸上就那么自然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早饭马上就好了,等一会吃过饭,你再回去睡一会。反正你刚出院也没什么事情做,养好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养好身体,才能给余家传宗接代!

  “我知道了!谢谢妈!”

  林蔓乖巧一笑,眼神却若有似无的朝着一旁的白洁瞟了过去。

  后者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很不好看!

  这个时候,佣人刚好通知可以开饭了,白洁陪着唐慧云,林蔓跟在身后,旋即朝餐厅走去。半路微微一个抬眸,二楼扶梯处的一抹身影,刚好就那么赫然的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林蔓其实知道,从她出现在客厅,余振霆就一直在二楼观看着。甚至于,她从余子腾的房间出来的时候,这位余大少就已经看见了。

  没有说话,确实也是想看看,这位余大少究竟对自己这个妻子能够放任到什么程度。

  果然!

  所谓的相安无事、互不干涉,真的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

  看见自己的妻子一大早穿着家居服从亲弟弟的房间内出来,都丝毫没有动容?

  麻痹的,余振霆这厮,到底是不是男人?

  心中暗忖着,余振霆此时已经从二楼下来走到了林蔓跟前。微微凛了凛心神,她刚想要走进餐厅,便听见耳边传来了一个低沉冰冷的,宛若来自地狱一般的声音:

  “我相信子腾的体力!”

  一句话,说的不留痕迹。

  林蔓有些错楞的看着面无表情从自己身旁走过,坐在桌子旁开始吃早饭的余振霆,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相信子腾的体力?

  意思是,她从进到余子腾的房间到出来,余振霆这丫的就在帮她掐算时间?

  果然,她就知道,余振霆这丫就是一个最腹黑的!

  余长恩是最后一个出现在餐厅的,余子腾坐在林蔓对面,神情慵慵懒懒的,看不出什么端倪。林蔓心中不禁冷笑,豪门圈子中的人,就算在洒脱如余子腾这种,也早就善于不动声色的伪装。

  一顿饭,吃的安安静静。除了余长恩和余振霆偶尔会交谈几句关于公司的事情,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传出。就在林蔓以为她在余家吃的第一顿饭会平平静静的过去时,坐在正座的余长恩突然间开口,阴沉着声音说道:

  “下一周,文豪会从美国回来!”

  文豪?

  林蔓仔细的搜索记忆,却发现并没有关于半点这个人的信息。再看向其他几个人,余振霆面无表情,仿佛在听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余子腾和白洁倒是有些惊讶,但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相反的,一向大方有礼的唐慧云,一听见这句话,明显有些激动。

  “长恩,你居然要让那个贱人生的儿子回来!”

  语气,分明带着毫不掩饰的指责。

  林蔓心下一动,看来,余家就算没有她,也太平不到哪里去!

  所以,她也不需要,内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悍妻养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悍妻养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